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8章 音色饱满洪亮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蝶梦谷,对面厢雅间内,太子赵翰面色淡淡地瞟了眼忠勇伯爵关跃海。

    关跃海此刻,瞳眸瞪的滚圆,心里呼呼呼咆啸不止:家门不幸,家门不幸啊!他可不可以现在就掐死这个白眼狼,这天下哪有女儿和父亲一起逛红楼的道理?

    心似被丢见油锅,直炸的吱吱直响,疼的他筛糠般哆嗦,背后汗珠似潺潺溪水流个不停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他是想当国丈,但他可不想当北延国的国丈。她到底想做什么?他好不容易抱上太子这颗大树,难道这天,真要亡他伯爵府?

    “爷,爷,我,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,一起,咱们过去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是,爷。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眨巴眨瞳眸,丫的,这么快就从楚馆里面出来了?

    人才哈!

    看来,逮着机会,还能再卖两次。

    眉眼瞬间弯弯成月牙,看着身着红袍的骚包男一脸的关公色,满眸兴味将人上下打量一遍。

    “成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果断接话茬,“黑心烂肺,吸人血的狐狸精。”音落,翻白眼,吐舌,做鬼脸,看着成灿一脸的便秘表情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,脑袋轰隆隆,嗡嗡直响,吸人血的狐狸精是怎么知道,他私下里这么编排她的?

    “贾公子,不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眉眼弯弯轻笑两声,“嗯,跟你说,这位你到是可能考虑一下,本公子觉着他,正是你需要的菜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不好男风!

    成灿: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你,又憋什么坏?”

    “咬我!”

    音落,无视身后两人,以及楼下的众人的眸色,脚步轻移,默念这骚包男,会选什么地点发彪?

    到时,她又能争多少银子?谁让他整天在害人精混蛋面前说她坏话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楼梯口簇拥姑娘一看,切!

    没戏,歇菜,一脸不高兴的重新下楼,继续招呼客人,不过,战场却是转移到了门口。刚刚那两个贵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走掉了,真正是叔叔可以忍,嫂嫂也不能忍。

    别说,功夫不负有心人,后面还真等到了,呵呵······不过,是吓的肝胆俱裂的冷面混世魔王。

    关跃海唇角直抽抽,这死丫头,搅事精,他怎么一点也没看出她有何好?这一个个都上赶着心悦她?

    温太子桃花般的眸色犀利一眯,脚上步子骤然一宽,轻言调侃道:“贾公子看到没,你可是跟你家父亲大人一起来逛红楼,嗯嗯·······你家父亲大人脸色可全都黑了,以后没了去处,可别忘了子安随时都在等着娶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是闻言,轻叱一声,关跃海真是让人倒胃口,果断佯装不认识啊!省得帝城又多了一份谈资,影响蝶梦谷花魁争银子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她可是有分红滴。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跟她这里摆父亲大人的嘴脸,不觉得太迟了吗?

    “贾公子,好兴致啊!”

    关锦听音,倾城小脸瞬间色彩缤纷,身子发僵一瞬,眸珠子滴溜一转,樱桃粉唇一扬,小腿叭啦叭啦一划,抬臂抱拳行礼道:“世子爷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行礼的手儿微抬,讪讪摸鼻尖,“世子爷贵脚临地,所为何事而来啊?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自来人精一枚,您说说,本世子来这里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小脑壳急急转动,“世子爷,这身穿得可真帅!”

    雅间内

    上官长鱼带着一帮世家公子一听,‘噗’的一下笑出了声,“贾公子,夸人真能夸出花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吐气,流年不利哈,银牙贝齿倒扣,轻咬唇畔,气势外溢,“出来!”敢不出来,她要怎么祸水东流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闻言一噎,垂首,玩手指,装死中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眸圆,瘪嘴,

    “世子爷,您看,竟然有人觉得你穿这身衣袍不好看,咱们······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竟想把他的怒火拐到上官长鱼身上,他这次可没这么容易就给她拐了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抿了抿唇畔,唉,默吐糟:计划失败,卖力抱狗腿求放过。

    “赵世子,真是失敬,失敬!”音色饱满洪亮啊,洪亮啊!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一桃,“原来是北延国太子,幸会,幸会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两人对话,顿时觉着过路神仙保佑,立马端正态度,“自来有传,温公子甚爱红装,这一到帝城就迫不及待地逛起红楼了,定是北延国的红楼楚馆风光看遍,觉得没意思,所以一到齐帝城,这就忙急忙慌的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,话不可如此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打什么茬?

    正所谓:死道友不死贫道!没见,她还没哄好人呢,你可不要怪本小姐,可是你自己和你妹,亲自找上本小姐的,所以,她这叫一报还不一报。

    坏心眼儿,算不上,只是想看看男人与男人之间,掐嘴架的场面。

    温太子眸见唬往某个见风点火的小女人,唇角忍不住一扬,嘠嘣脆道:“这男人风流花心是再正常不过了,倒是赵世子似乎最近有点不太对劲,本人可是听人说世子你就连通房都打发了出去,不会是那·······嗯!不行了吧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面色一沉,男人们吵架原来是这么‘有’趣的紧哈,比什么不好,比这个?

    心里瞬间发堵,是呀!

    臭混球可不是有两个通房丫头的,因为她吃醋,所以都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狭长的瞳眸瞬眯,拔拓子安真是可狠,哪壶不开提那壶,他知道小东西一直,都很在意那件事情。要不然也不会说从她口中蹦出,他是个二手货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此刻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上涌男儿的血气方刚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手臂一抬,拉住正在爆走边缘的男人,龀牙咧嘴一笑,腹诽:你大爷的孔雀男,本小姐跟你没完,你离开齐国国界的时候,不打的你满脸开桃花本小姐就不姓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