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7章 一起去逛红楼了
    蝶梦谷

    人声沸腾,一串串悦耳的调笑似风铃般潺潺倾洒而出,姑娘们个个身披云纱舞衣,雪肌隐约可见,指间香帕随意甩动,发出阵阵惑人的香味,撩起一众买春的客人们,心底最深处的**,发出意味显明地火辣辣的眸光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从他们由侧门踏步而进,竟然一个姑娘也没顾上招呼她们。忍不住啧啧的两声,心道,怪不得古语有云,婊子无情,戏子无义,一切向钱看,这是以为他们没银子啊!

    思罢,垂首暗自打量自己一翻,虽然着了一身黑袍,但自认也是风流倜傥的很啦,更何况腰间垂下的这块翡色玉佩可是极品的老坑玉,通身清洁的贵重啊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一群乡巴佬,不识货!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蝶梦谷是哪个爱敲鼓棒害人精混蛋的,所以说,这样的情景,他经常见,他······

    温太子桃花般的眸子清炯晶亮,春风满面地跟在关锦兰身后,一路缓缓地向二楼走去,心道,难道前面这小女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逛红楼的?

    瞅着淡定的神情,闲庭赏花的样子,实足的常客?

    关锦兰若有所感,转身斜‘睨’一眼,语泛酸意挖苦道:“男人还真是奇怪的动物,什么好处都想沾着,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家里有几个,外面还想偷养几个,久不久的还要来红楼来风流一回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听言挑眉,怎么有股子怨妇的味道?嘿嘿······看来自家小妹的此行收获不错啊!

    抬腿迈步,压低声间轻言道,“贾公子,你这话可就不对了,你现说这话可是会引起人们怀疑的,如果,你未来的夫君这样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抿唇一笑,“那也好呀,夫君负责赚钱养家,小妾负责伺候夫君,我就负责貌美如花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一听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,这关大小姐可真是让人愉乐——死要面子,活受罪!

    不过,这话的调调,他还是头一次听到,新鲜!真是新鲜!

    “贾公子,其实你刚才的话也不全然对,洁身自好的男人还是有很多的,只风流不花心只为家族和利益的也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你说那人不会是你吧?”笑语嫣然讲完,蹙眉,这种时候应该有把扇子轻轻摇两下,才是绝配。

    “如我就是那洁身自好的人,你可愿意考虑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唇角抽搐,脸皮还真是厚,没脸没皮的贴上来,“慎言,你呀,不是我喜欢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,愣!菜?这是什么意思,是拿菜比喻他嘛······这是看不上他,没关系,菜吗?

    “贾公子,菜可是随自己的喜欢加调料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心里忍不住吐糟:加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轻呵呵两声,转眸,全是嘈杂的浪声浪语,想到某种可能,心里呕火,声音不自觉用了内力,“这客人光临,什么没见人过来招呼,这就是蝶梦谷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声音突突,震耳欲聋,一楼的姑娘们刷时,全都抬起头颅,望向站在楼梯上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娘哎!

    好俊的两位男子,看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真是迫人心魂儿,这,这绝对是有权有钱的好货色,姑娘们瞳眸——亮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们二个需要人伺候,来嘛,奴家们都愿意伺候你们。”音落,近楼梯口的几位姑娘,莲步微挪,香风阵阵地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楼包间里几个姿色出众的公子,听着耳鼓传来的声色,视线也转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赵晟一看,唇角淡淡苦涩一笑,他说他的心怎么意动不停,她真没失言,真的来了,“去把人请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音落,拂袖一甩,该死的腹黑狡黠吸人血的狐狸精,竟然将他卖去楚官,看他怎么跟她算账。

    “不可生事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是。”咬牙切齿哈!

    关锦兰举眸,小心脏瞬间欢悦起舞,里面又有一只小鹿,在欢乐的蹦跳,心潮澎湃,波荡起伏不停也。

    收眸,小脸似有火在烧,暗叹:好在戴了王子面具,要不然她真就丢脸,丢大街了。

    他今晚同样穿着一身的黑色锦袍,整得她们好像一早就商量好要穿情侣装似了,只瞄他一眼,临窗而立的修长的身就映入小心脏内,芝玉兰树般地宜风宜雨万千温雅······我,我去!

    唇角微撇,心里涩涩,她的脑细胞迟早要被小心脏害的早衰,老年痴呆离她不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看他的样子,身体上的伤已然全部都好了?

    莲花宫出品,必是精品啊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看着手里的资料,又斜睨了眼一边的春宫图,“来人,把这些资料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,主公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主,这事刚收到的消息。”音落,急急递上一张宣纸,满额冷汗飘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蹙剑眉,斯文无比屈指打开一看,指尖微捻,宣纸瞬间灰飞。

    抬指轻敲拍击桌面,身上冷冽之气不断的势放,如刀雕刻般的俊脸上带起醉人的笑意,而且笑意还在不断的加。

    小东西,竟然身着男装和温子安,一起去逛红楼了。

    心里的怒火顺着血脉在身体内到处乱窜,怎么可以如此的闹心,如此的没心没肺?

    他**涌动之起,她却点了他的穴道······到底知不知道她一个女子竟然去红楼,要是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······

    其实,这亦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在于,她身边的男人,他可是北延国一个之下,万人之上北国太子。冷眸,握玉板指,轻转两圈,眸角微挑,小东西不会是因为他扣下她的银匣子,准备堤里损失堤外补?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脆响,茶盏滚落地上,碎的满地生花。

    他都被她气糊涂了,蝶梦谷可是赵晟的地盘,“阿南,传念暗九回莲花山,第三层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阿南,身子一抖,差点没从梁上摔下来。主公,你确定你说的是人话吗?他这还没感叹完,他家主公的身影已然不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