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6章 花魁拍卖会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刚想还回嘴,身后软肉骤然被捉揉捏,身子猛的一僵,“你······唔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樱桃粉唇再次被堵,带着灼灼的火热,落在额间莲花图腾上,柳叶的秀眉上,玲珑精致的耳垂上,一路如火轻吻重吮而下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臭混球······我们现在······在车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忽尔抬头颅,睁眸,咫尺内的迷蒙眸色,潋滟娇媚,玉劲微侧,颤颤哆嗦展露着诱人的视线,起伏间的美妙,令他窒息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车,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暗咒:欠收拾的小东西,话语间的吐气,都似带着诱情的味道,如斯的甜美,真是郁郁难安啊!

    狠狠俯首,低喘,暗哑,霸道命令道:“这辈子,你休想离开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我的银匣子。”

    “爷帮你保管,暂时不受保管费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不还,不得止,还要抢收保管费?

    太阳穴开始欢蹦,看着他眸色中的**之火,手臂一转小手一抬,眉眼弯弯道:“没关系,你忍一下,也就一个时辰不能动,也不要想着冲破血道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好看的剑眉瞬间坚起,狭长的瞳眸一刹那间茫然,对上她笑成月牙的丹凤眼,僵愣怔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臂膀,小手轻轻一推,满意地看成着某男从僵愣怔回神后,看着某男腰间支着的巨大账篷儿,吹起了小口哨,慢条斯理地整理起自己的衣裙后,起身轻‘嚼’赵世子一口,闪身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送世子回府。”

    音落,头也不回地惦起小脚尖向前走去,妈蛋,这天怎么还不亮呢?她是不是找个地方欣赏欣赏日出,顺便捊一捊思绪哈哈哈。

    侍卫小马厮一看,傻眼,可马车里一点声音也没有,看来这也是主子的意思,可他怎么就是不敢动呢?

    赵世子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几回,面容上拢着寒冽的冷气,瞳眸里满是幽火之光,薄唇抿了又抿,冷禀道:“回福幸楼。”

    音落,眸色沉沉,真是宠出祸事来了!合眸,运气解穴道,再去抓这闹心的小东西,好好收拾她一顿。

    月色清淡,凉风习习。

    关锦兰脚下步子几拐,想想后首,心里又有些忐忑,嘿嘿······还是先去其它对方,寻点心里的平衡。嗯,脚下步子一拐,寻一偏僻的地方闪身进了空间,换上一身黑色的黑色男袍,戴上心爱的王子面具,这才再次闪身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妹儿!

    你别愁了,做都做了,这事后诸葛亮还是别想了,看看,你也是有家底的人了。花样美男,正奋力修炼呢,唉,就是不知道这将来要如何打发他们。

    脚步陡然凌乱啦,轻踢路边小石子,不自觉又想起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无力瘪嘴角,他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?

    还有她给他出的拍卖花魁的方案,嗯,算算日子,可不就是今天,她可是答应他会去观看的。

    去,还是不去?

    蹙眉,绝对不能去!

    “珍儿小,贾公子,这大晚上一个人,不觉的少了点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转眸,马路对面温太子风度翩翩的向她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她和他一出宫,怕是就给这货盯上的。

    嘿嘿,唇角荡起潺潺的甜腻笑意“子安兄,看你现在也没什么事,不如本公子带你去一个好地方,而且,是咱们男人都特别喜欢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闻言一怔,桃花般的眸子犀利一闪,调儿微嘲,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一挑,丫的怎么还拉上长腔了,正了正脸上的王子面具,“蝶梦谷啊!”

    “蝶梦谷?”

    温子安默念一遍,便知道这蝶梦谷是什么地方了,心道,难道她是在考查他,看他是不是喜欢留连红楼之人吗?

    “贾公子,子安可不是喜欢往红楼跑的人,如果心情实在是郁闷,咱们也用不着去蝶梦谷找乐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眉眸更弯了,心里冷笑,他到是坦诚的很啦,兄妹两个合力给本小姐添堵。她这一说蝶梦谷,他就知道是红楼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果然,是不喜欢往红楼跑的人。

    “子安兄,你是不知道啊,蝶梦谷今晚拍卖花魁的初夜,本公子可是很想去凑凑热闹。如果你有事,我就不勉强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听言一怔,额角有成排的黑线划过,她一个女人想去红楼凑热闹,还真是奇独,“自然,贾公子想去凑热闹,子安倒是很乐意作陪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葡萄似的眸珠子一转,痞痞一笑,一幅跃跃欲试道:“那就一起去看看热闹,看齐国帝城第一红楼的花魁和你们北延国的可有一比?”

    温子安听言,又是一怔,她这是笃定他去过红楼了,桃花般的眸子清炯犀利一闪,“好,那子安就舍命陪贾公子去一趟,不过,有个事咱们必须说清楚,不是子安想去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笑意更浓了,豪爽道:“爽快,走!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爽气,如果你真是一位男子,我想这天下,就不会是三杰,肯定是四杰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背手,得波得波耸肩道:“子安兄,你不要太抬举我,我这个人可是会顺着梯子上楼的,这要是上不,我可是会找让我上梯之人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闻言,浓眉一桃,忍不住大声哈哈大笑,心里直道:有趣,有趣!

    这关大小姐还真不是一般人,真真是勾起他深厚的兴趣,“好呀,子安,正巴着这一天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臭混球扣了她银匣子,没关系啊!

    这湖里即时就有鱼要过来咬鱼钩,真好,养养坑他一笔狠的。

    “子安,我看,咱们还是从侧门进去吧,太招摇也不好,毕竟你可是一国的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子安今晚全便贾公子安排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顿浑身汗毛起立,怎么听这话这么的暧昧,“行啊,你小子识趣,本公子喜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