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5章 别让人灯下黑
    “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,凉贵妃的事情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齐帝心呕火,言语上忍不住就伸出了刺角。**,她就这么的缺男人?

    竟跟一个庶出的下作东西通奸了,等北延国的使团走了,她的使命也就完成了,是时候送她上路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听言,心‘咯噔’一沉,面上笑容微僵即收,腿下莲步微移,语气轻快地说道:“皇上,妹妹得你如此的挂念,是她的福分,臣妾可是特地请了太医正给她调理身子呢,您就放心吧!”嘲讽。

    “嗯,此等事情,派个人通报一声,也就成了,为何踏霜而来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听,眸色微闪,“还不是因为翰儿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薄唇微扯,转起手中的碧玉珠子,“翰儿,他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眸深,端着行礼的身子故意娇媚的叫道:“皇上,臣妾···臣妾···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薄唇微抽搐,这才做势惊见,“这怎么还行着礼呢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垂首半秒,再抬头一脸的嫣然笑意,“皇上,忧心惦记着妹妹,一时忘了臣妾,没让臣妾起身,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音色微顿转话题,“翰儿,他上次参加宫宴时,看中了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,闹着让我去伯爵府下懿旨呢。皇上,你看这个事情应该如何处理?毕竟,翰儿是齐国未来的国主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是时候娶正妃了!

    齐帝听言,狭长的瞳眸一眯,看着笑意嫣然的皇后,轻‘呵呵’两声,打断话语道:“朕的好皇后,翰儿是太子,忠勇伯爵府的位子太低了,对他没什么帮助,齐国国母的身份不是她能坐下去的,他的事,朕自会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皇后听言,面色一怔,就连翰儿的事,也这样随意附和了吗?

    “皇上说的自是有理,臣妾也是同他这样讲,不过,那孩子第一次同臣妾使性子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不耐,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“臣妾,哎,臣妾也是没办法,翰儿实在是喜欢的紧,要不就赐个良娣,皇上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转头颅,瞟了皇后一眼:良娣?

    亏她想的出来!

    “这事往后再说,最近北延国使团还在,让他多关心点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皇后,没事,你可以回去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听言,头颅微垂,唇角微抽,凤瞳眸色深邃,又赶她走?

    心里冷笑,他当她还是哪个整天巴望着他的傻子皇后,竟还想利用她的手去对付凉贵妃,门都没有。别说凉贵妃受宠的时候她都没出过狠手,现在落泊的凉贵妃,她就更加不会出手对付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放出风声去,就算凉贵妃的家族落泊了,皇上还是宠信贵妃娘娘的。

    凉贵这身体不适,皇上心疼,无心挂念国事,

    她这个皇后娘娘,总得表现一点适时的忧心,宠妾灭妻的帽子臣妾帮您戴定了!

    “皇上,您整天惦念国事同时,也要保重身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臣妾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见状,轻叱一声,放下手中的碧玉珠子,抬笔批奏折。

    皇后翩然转身姿,看这样子?是知道了哈,想杀她?有他想的那么容易,这么多年,她身后的势力也不是一点儿准备也没有。

    更何况翰儿亦已长大,确实也是到时候请皇上好好休息,休息!

    如水般泻下的月色,似也一路劳累的疲倦不堪,躲进了云层,只留下几颗星星,在留守岗位,帮她放哨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闪过一道极快的暗色,抬臂伸出修长如玉的长指,轻掐某女的娇颜,“还看?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嗔怒竖眸,“怎么又掐人脸,好疼的!”音落,抬臂伸手揉腮邦子。

    “嗯,你也没少掐爷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谁让你没事,竟惹烂桃花回来。”丫的,没让你跪键盘或洗衣板,就算不错了啦!

    “你惹的也不少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成功被噎,倾城小嫩脸一红,葡萄般的眸珠子一转,“切,你还有心思跟我计较这个,看看皇后娘娘的脸色儿,一旦内乱动荡,外患必定随即而来,你还是花点心思,别让人灯下黑,在眸皮子底下结了盟约。”

    齐国地理位置好,正处两国之间,到是腹背受敌,呵呵······她的发财梦,势必也要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剑眉一扬,心中思忖微转,勾起某女的小下巴,狼吻一口,“嗯,他们已然结上盟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

    蹙眉,这臭混球——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好了,你还是想想怎么伺候你家爷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去,还没成婚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,委屈上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委屈的紧了,能给点银子买补品不?”

    “银子算什么,怎么能补回你的委屈,这事还得爷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的银匣子,什么时候还我?”

    “爷的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别走,咱们把话说清楚,明明都给了我,就是我的,喂喂,你别走啊!”

    霜寒碧影,步步静谧的夜色中,响起你走我追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个小心眼儿,少打马虎眼,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忽尔停身躯,双臂微张一揽,收紧她纤细的小腰肢,脚尖一点头,带着款款柔情道:“咱换个地方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!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薄唇随势就贴了上来,几丝霸道挑开她的樱桃粉唇,将她全部的叫嚣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车里气流涌动,一点即燃起暧昧的火星子,烧的刚休息好的月儿,再次躲进了云层。

    卷卷浪潮狂涌淹灭人的脑思绪,被禁固,无法脱身,只能承受浓稠如织的唇上辗转,慌神中推拒,引来一阵暗哑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又在诱惑为夫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怔,如墨发丝散乱,看着他眸内的灯火闪烁,娇嗔道:“······呸,我没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手臂微转,抬修长如玉的手指,按下她微红的粉唇,轻笑一声,“明明就是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