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1章 此生非卿不娶
    身材纤细高翘而又丰腴,通体上下,艳光四射,露在外面的纤细小指更是莹润如青葱般娇嫩,这简直就是一朵仿苞未放的小花蕾,好一个让人不饮自醉的娇人儿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忠勇伯那怂货,竟生出如斯出众的绝色之姿的女儿来,怪不得阮妹会这么着急的下聘给烨儿。可惜的她居然是莲花宫的圣主。

    果然,是个祸害!

    “朕已然决定把北延国烟云公主和你一块儿指给赵世子为妃,关大小姐你意下可愿意?”最好不愿意,放过他的烨儿,他就把晟小子赐给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转头望了眼安静站在赵烨旁边的女子,长得到是不错!

    不过,跟她不是一个档次。虽然看上去好像很乖巧,但从她刚刚的话语,她断定又是一个像秦珍一样的辣椒仔。

    臭混球是她认定的男人,她想来抢,哼哼······栅桃粉唇一瘪,随即泛起别样的笑意,举眸,一脸无解地看着齐帝。

    齐帝看着关锦兰一脸无解的神色,不自觉地再次开口道:“世子言辞灼灼,拒绝和烟云公主的婚事,只想要一道他和你赐婚旨意,关大小姐,你认为这个事妥当吗?”

    音落,紧盯着关锦兰,不,准确是紧盯着关锦兰额头间的紫色莲花图腾,心里竟然难得的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烟云自幼长在宫殿之内,当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眉眼高低,她自是看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思绪瞬间纷飞:难道这女子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,哪就是说,她暗地里还有某种特殊到齐帝都要谨慎对待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会如何回话?

    大哥为此,竟然给她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她搅和她和赵世子的婚事,最好的目地,就是搅和她厌烦,不愿意再嫁给赵世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波光流转,开阖之间更是神采飞扬,随意轻扫齐帝和烟云公主一眼,最后落到了赵世子的脸上,见他那狭长的瞳眸里正闪着恼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找不到任何退速的理由,所以只能一往无前的继续走下去。更何况她现在的身份,说句不好听的,给齐帝面子那都是看在臭混球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的男人当然归我管,你赐或不赐婚,我们都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齐帝:······

    烟云公主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关大小姐,你可曾读过女戒?”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“陈公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必,没兴趣。”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齐帝一听一怔,半盏茶功夫再回过神来,手臂一抬,扯过一本书后,冷‘哼’一声,开读,“夫有再娶之义,妇无二适之文,故夫者为天也。天势不可改,妇嫁不可离也。行违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只觉耳鼓如有蚊子,‘嘛嘛咪咪哄哄’吵个不停,这《女戒》还真是本‘好’书哈,专来束缚女人,不给活路的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长夜越来越静,陈公公见状,头颅低垂至腰间,小意又为厅内添加两盏烛火,夜风调皮,悄然钻了进来,逗着烛火飘摇着她的清艳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斜横陈公公一眼后,撇了撇嘴,腹诽:绝对不能打断一国帝王念书的兴趣。

    可是,越听瞳眸越涣散,此《女戒》乃专治失眠之症的必备良药也。头颅微点如小鸡吃食一惊,抬的轻抚唇角,嘿嘿······真好!

    没流口水。

    眸色微转,四下打量一眼,起身直接走到赵世子面前,旁若无人道:“赵烨,那椅子硬的很,坐的人家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端坐一边,正‘嗖嗖’发冷气的身躯一僵,蹙剑眉,侧眸一看,椅子上上好的虎皮毛,不舒服?脑壳还能点的像木鱼,薄唇轻扯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扯了扯唇角,腮帮上酒窝一现一闪,霎时间生出女人家的娇态来,软软糯糯道:“抱!”

    人肉沙发虽然坐着也不舒服,不过,可以坐在上面打嗑睡,还可以顺便在齐帝心火上浇点油。

    岂不快哉!

    赵世子怔忪一瞬,狭长的瞳眸拢上灼灼的光辉,虽然,私底下小东西答应嫁给他,但是说实话越是相处,他心里越是没底。

    担心这小东西不识好劣,给赵晟哪个笑面虎给拐了去。可,她现在不仅开口承任他是她男人,还在人前跟他不分彼止。

    虽然,气的自家老子,一脸的便秘。

    赵世子挑了挑好看的剑眉,狭长年瞳眸内是她一闪而过的狡黠之色,无奈薄唇轻启,对着关锦兰露出一抹幽治的笑容,“来!”

    音落的同时,张开手臂,把人直接圈了进来,俯首,轻言一声:小狐狸精!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瘜了瘪嘴,扭了扭身子,咧了下樱桃粉唇道:“你身体放松点。”音落,轻掐一把他腰间的软肉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手臂也松一点。”音落,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见状愣怔,一时间竟然看呆了眼,面色绯红一片,如果面前的这个男人变成她心尖上的男人——该多好啊!

    齐帝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整张脸色‘咯噔’一声直接掉在的地上,怎么地捡不回来。眸色瞬冷,‘嗖嗖’地盯着下首,两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熊玩意儿,滚犊子,不认好劣的臭崽子,你怎么就惹上莲花宫的圣主?

    居然当着他的面,爬到他儿子头上去了,真是士可忍郭不可忍。牝鸡思晨,牝鸡思晨的女人,简直太放肆了!

    抬臂一挥,龙案上的呈文秦折散落一地同时,御书房内应景,弥漫起了冰冷的寒气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淡淡,“皇叔,你做什么?会吓着小兰儿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心神俱震,缺心眼的滚犊子!

    不思聚拢人才,成就霸业,眸内只有儿女私情,这该让他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来,乖,是不是喝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举眸狠瞪一眼,“这茶太差,我喝不习惯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想喝就不喝,等会回去,我亲自给你泡香茗。”音落,抬头看着齐帝,“皇上,臣请皇上替臣和关大小姐赐婚,臣和关大小姐两情相悦,此生非卿不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