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0章 祸国殃民的狐狸精
    府外

    李公公躬着身子,看着关锦兰总算是踏步上了马转,急忙递上一封信,恭敬道:“大小姐,这是世子爷让奴才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接过来打开,只见信上字迹笔势雄奇,姿态横生,划银钩,具有了最为生气灌注,真正是行云流水哈哈哈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看看···写的什么鬼?

    我,我靠!

    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瞪圆,银牙应景酸倒,臭混球竟然会写这样的信给她?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好惊悚哎,这礼陪的她心慌慌,这画风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,心中不是应该又酸又甜的吗?

    为何她想笑的同时又想哭······眸沉,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的面容,似又在帘前泛现,搅的她小心脏瞬间一窒,忍不住抬手‘嗒嗒’敲茶案,再一次很没良心地茫然的,心中似有无边的苦涩又在那个不停地堆积······

    李公公竖耳朵,听着里面传来清晰的声音,脸上露出争到银子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宫中

    李公公躬着身子,一路带着献媚的笑意殷勤往前移。

    关锦兰自下马车,就收回了思绪。深呼吸两口气,醒神揣测着齐帝和臭混球真实的意思,一路到是无比的通顺到达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眸光一闪,瞳目之术轻启微‘瞟’即收,镶金嵌玉的龙案后面,椅子上坐着的那个中年男人,必定就是齐帝了。

    面部线条倒是刚硬,狭长的瞳眸内闪着丝丝睿智的光芒,薄唇······妈蛋,这个情况不对?这不是臭混球的翻板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他不是臭混球的翻板,到是臭混球像是他的翻板。

    不过,他挂着板板六十四的刀雕脸,是几个意思?不想见她,别见啊!咱俩不识又不熟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微一眯,瞬间收回眸色后,死死的盯着地面上的一角,腹诽:小东西除了音波功,难道还会什么密法不成?

    刚刚那道极迟快速的窥视感觉,还停留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翻白眼,惊骇于自己想法的周时,又忍不住龇牙,臭混球这是用瞳来锄草皮,呵呵······到处都是开荒的人才啊!

    烟云公主蹙眉,她从出生以来,就没做过布景,为什么他就可以做到这么的无视她,还有她到现在也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眯,压下心头隆隆滚过的惊骇之意。御书房里除了这两厮,还有一个明媚娇俏的小女子,用手指头想,也知道这位女子就是北延国的烟云公主了。

    烟云公主明眸微闪,看了眼陈公公的身影,不由唇角微扬露出几分挑衅的笑意来,脚下步子几移,发出铜铃般悦耳的响起后,宁静温婉地站在赵世子的椅子旁边。

    李公公面皮子发紧,“关大小姐,您稍等。”音落,躬着身子默默退到一边,静等陈公公消息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细瞅他一眼,“啰唆。”

    音落,抬头望夜景,嗯,夜色是那么的清幽,空气是那么的清新,银子是那么的闪亮,美男却一点也不养眼。

    李公公闻言一震,讶然地睁大了瞳眸,偷瞄一眼,腿肚子一颤,腹诽:关大小姐,您可不能仗着世子爷,见着皇上可是要行跪礼的阿!

    唉,你当是来游御花圆了啊!

    这里可是御书房,关勇伯也不知道沾何人的光,每天早朝之后,必来报道,在御书房内静跪两个时辰之后,再会批准回府。

    这都好几天的呀!

    烟云斜‘睨’门外一眼,心里瞬间长满刮不断的藤蔓,女人竟生成这样夺眸,步迈轻移音似正在盛开鲜花儿,夹着月色轻轻地摇曳······呸,祸国殃民的狐狸精!

    怪不得,大哥会红眼!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,你别生烨哥哥的气好吗?”音色轻脆,嘎嘣响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不禁挑了挑眉,抬手揉了揉耳朵,脚步自移,转个视线赏夜景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见,腿肚子又是一颤,皇上联和烟云公主,想给关大小姐来一个下马威,这事?

    唉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勇伯那怂货,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这样倾城倾国的娇人儿,他一个没把的,看着心里都忍不住地发痒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烟云你别帮他说话,你看看他都说了什么?这辈子只娶一个女人,朕能不生气吗?更何况伯伯只是让他给你个机会,他都不肯。还想让伯伯现在就下旨,这让整个齐国的人怎么看朕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,烨哥哥虽然想娶忠勇伯爵府的关大小姐,可忠勇伯必不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之人,未必就敢高攀烨哥哥。”

    长的一脸狐狸像,纳回去做个妾,已然顶天了,还想怎样?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齐帝急急放下手中的茶杯,他真是被北延国的云公主的话给‘呛’到了。不过,关锦兰肯定在外面已经清楚听到烟云公主的话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若是够聪明的话,就应该找机会表达,她绝对不会想着什么一夫四侍夫,而是乖乖的嫁给他儿子。

    陈公公受到李公公的示意,微抿了抿唇绊,抬步恭敬走进回禀,“皇上,忠勇伯爵府大小姐进宫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狭长年瞳眸扫了一边的赵世子一眼,挥了挥手,示视可以宣她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召见,不知何事?”音落,自从门外踏步走了进去,礼也不行,直往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锁了眉,眯起狭长的瞳眸,这小女子就是关锦兰,莲花宫的圣主?他未来的儿媳妇!

    腹诽:细打量,身着嫩黄色的纱绵长裙,边角绣着精巧的莲花图案,肩若削成,腰间束一条黑色的绵带,刚好压制住飘飞的颜色。

    发颜似墨,梳着一个简单的流云髻,香腮似雪,夹上泛着淡淡粉色红晕,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,璀璨若星辰的丹凤眼儿,印堂中间紫色的莲花图腾清翟媚人,秀挺的鼻梁下,樱桃粉唇,饱满欲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