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9章 船到桥头自然直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秀眉微挑,眸中若有所思,老夫人还真是疼父亲,还是棒杀?这府外都闹出这样的事情,竟然还往前院送人,这老妖妇到底打的什么鬼算盘?

    收眸,轻‘睨’关锦蓉一眼,忍不住轻‘呵呵’两声。

    关锦蓉见状,心里跟着一紧,手中的帕子一扭再扭,这声音这反应,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二姐夫出京任职,都没带二姐一起去上任,听说二姐在林府大闹了一场。”音落,侧头颅,眯眸,轻‘睨’回视关锦兰一眼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眉眼微微一弯,樱桃粉唇微启,“二叔,回京任职,现居何处?”

    关锦蓉戚眉,扭帕子的小手一顿,这话题拐的有‘何’深意?

    “二叔是回京任职了,可是所谋并不成功,只得置底的七品小官,要想还上攀,少不得还要人要银帮衬,不然,难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是居七品小官的府邸?”

    关锦蓉闻言,眸色微深,为何还是追着三叔的事情不放?难道,关锦兰大发善心,准备伸手拉一把?切,这个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二叔拖家带口,七品小官的府邸自然是座不下那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听说,父亲受祖母之命,帮着寻了一处院子,到也凑合的过去。不过,楚哥哥到是没有回去,祖母说让他跟在父亲身边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到这里,樱桃粉唇忍不住上扬,暗内嘲讽不止。竟还打着那样的算盘。忠勇伯爵府的爵位虽然不高,但,那是原身弟弟的,有她在——谁也想不去。

    关锦蓉看关锦兰不说话,端起手中的茶杯轻‘啜’了一口,也陷入了深思,关锦兰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关心二叔,这里面定然有事,她要不要查一查?

    说不得到时有大用!

    门外,阳阳面带招牌似的微笑,抬腿踏步走了进来,腿膝一弯,恭敬的禀报道:“大小姐,三小姐好,管家派人进了后院,说宫中的皇上派人来接大小姐进宫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小嘴一撇,这臭混球还真是贼心不死!

    定是他进宫去和齐帝说他和她指婚的事。不过,齐帝现在是个什么想法,她是一点也不想知道。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,本小姐不怕他!

    最多一拍两散,呃,什么鬼?怎么又冒出这样骇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关锦蓉眸色微眯见状,唇角露出真诚的笑意,“大姐,我陪你进前院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收思绪,万分感谢道:“三妹,多大点事,皇上自然派的人,父亲定然是不会为难道我的。但是,你如果跟着我一起去前院,祖母和父亲肯定会抓着你问个不停,再说,我进宫一点事也不会出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音落,轻拍关锦蓉的小手,浇灭她一肚子欲要看戏的得意。

    关锦蓉见状,唇角笑意微僵,语调微嘲道:“三妹,多谢大姐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待着,这日子长着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微抽,垂首,遮下眸中浓浓的不愤之色,凝视竖耳后,这才抬起头颅,就着朦胧月色看着关锦兰缓缓消失的背景,忍不住狠甩了一把帕子,鄙视地泛了个白眼,侧头颅轻‘卒’一口。

    说的倒是好听,语调也是极慢极软,真是沁人心脾的恨啦!

    可是,她听了只想握起一把尖刀,刮下她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,再加一点料风干,置成人皮面具,带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是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下去,没吩咐不准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今晚,前院的事情,你想办法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前院

    关跃海面色阴沉,只觉自己当真霉运当头,他好好地睡在温香软被之中,冷不丁的被官家叫起听禀,直惊的他脑门子瞬间冷汗狂流。

    “伯爷!”

    关跃海听音回神,眉头微挑冷冷地瞅着床上的人,手臂一抬一伸一捏,惹来一阵轻‘嘶’之声,“伯······爷!”音色暗哑似鸭子嘎嘎,闷闷地拉长音色儿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愣,快点伺候爷,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是!”

    夜凉,如水。

    关跃海抬头望夜色后,稳稳身躯,抬腿踏步走往大厅而去。

    “伯爷好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快坐,李公公夜深露重,漏夜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音落,递过一个沉甸甸的荷包。

    “伯爷,您客气了!”音落,随手接过放好,这才继续道:“皇有上旨意,伯爷还是快点请大小姐出来接旨吧!”

    关跃海:······

    接旨?

    他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?怎么让人出来接旨,小意道:“公公,这个旨意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“伯爷!”

    关跃海心烦意乱,憋着一口气,不上不下的正不该如何是好,骤然听言,声线忍不住飚高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来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闻音,抬眸,眉头加深,心头一跳,大手瞬间紧握成拳,长廊檐角,笼内烛火灼灼,笼罩在兰姐儿身上,更显得娉婷生烟了,绝对不可能看错。真是败兴,越长越像她那个死鬼娘亲。

    收眸,冷‘哼’一声,他这府内的院卫——都是死人啦!

    李公公摸了摸袖管内的荷包,一脸的讪笑,眸底内却是神色难明。

    “女儿给父亲请安!”

    “罢,快起来,夜气重,怎么也不披件风衣再出来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一愣,看着关跃海的神色,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谢谢父亲好意,我一点也不冷。”音落,莞尔一笑,垂眸,硬邦邦的语气就这样甩了出来,绝对能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哈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!”音落,转身,“李公公,您看?”

    “甚好!基好!大小姐,您请,您请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微瞟了一眼,关跃海腰间两旁青筋爆跳的大拳头,心情奇好,风姿万千地踏步出了大厅,如仙飘逸往外而去。

    关跃海见状,强忍心里巨大的怒火,瞳眸内阴森的眸光似能转弯,追上那可恶的身影,狠狠甩出几鞭子才能解气。

    “伯爷!”

    “去寿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