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6章 口说无凭
    皇上最近的脾气真是十分的不好把握,若是招惹到了他,可能不只是去打理恭房这么的简单,只怕是自己的老命也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“公主,皇上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陈公公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心神一敛,习惯性的躬身子,连称呼道:“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见状,眸色微深,脚下的步子更显轻快,踏步走了进去同时,响起一串叮叮咚咚的铜铃,甚是悦耳乐人,抬臂抱拳,“烟云见过皇上伯伯。”

    齐帝看着移步闪到龙案前面的小女子,剑眉微蹙即逝,随即莞尔一笑,生的到是不错,明眸皓齿,嫩黄的裙子飘然若仙,听说十分的聪慧,深得北延国皇后的喜爱。

    想到一会,烨儿的到来,心情无端的好了起来,点头示意,同时赐了座位。

    “烟云,你求见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听言,面露灿烂如花的笑意,“皇上伯伯,明天,您会给烟云赐婚吗?烟云,烟云想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微怔,随后哈哈大笑两声。

    北延民风彪悍,风俗至是不同。大齐哪有闺阁千金会像烟云问得这么的坦荡?

    “烟云,你可真是让人高兴的开心果,好啊,只要你有本事,让对方也喜欢你,伯伯就给你赐婚。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闻言,睫毛轻扇,双眸瞬间晶亮,说不出的娇媚可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,我想让烨哥哥喜欢我!”音落,第一次面红垂首,看鞋尖。

    齐帝听言,忍不住又‘哈哈’大笑两声,“这有何难?你只管想法子,让他喜欢你就行,到时伯伯定然给你们赐婚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唇角无声轻抿,赐婚?面子情的公主,定然会风波不断,最后只能捞个侧妃当当。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,口说无凭,烟云要与皇上伯伯击掌为誓,免得皇止伯伯耍赖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瞬间僵化,抿紧的唇绊,如看怪物似地看着北延,这个自来熟的烟云公主。

    齐帝面色一怔,“放······好,伯伯这就跟你击掌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最好了!”音落,脚下生风似的,‘啪啪啪’三掌在空中脆然响起。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心里咯噔一跳,腿肚子一抖,垂首,做布景。

    “要是烨哥哥看不上我,皇上伯伯你可以帮我挑一个,可好?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心机如电闪,薄唇微微上扬,笑意忍不住就挂到了面上,烟云不但人美,瞧着心性也好啊,果然深得他心的——搅事精!

    混小子,父皇给你筹谋,一会你过来可千万不要掉链子。

    “烟云啊,你是个好姑娘,既然喜欢就努力下,皇上伯伯支持你,你意下如何啊?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听言,心头一松,避开齐帝恼人的视线,“烟云,谢谢皇上伯伯的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有哪个成功的男人身后,不是美女发云,尝遍各款娇颜?凭什么到了他烨儿这里,就只得一个妇人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他还就不信了!

    “皇上伯伯!”音落,脸上恰时浮上层层的娇羞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心里百味杂陈,很是满意烟云公主的妖态,一捶定音,“好,好,那就这样,一会他就会过来,你们俩个人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听言,娇颜上的红晕更是又深了一层,“谢谢皇上伯伯。”

    齐帝对烟云的道谢,很是受用,挥手让陈公公带着烟云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把这婚事搅混了,就是不想让关锦兰以为他儿子没人要,她要是想一主四待夫,哼哼!那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缓缓坐起身躯,狭长的瞳眸即转而幽,小东西如果知道北延国公主进了宫,可会为他吃味?

    关锦兰眨巴眨巴瞳眸,忍不住抬手模脸,“你这么的看着我做什么?难道我脸上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夫看自家夫人,想怎么看就怎么看,难道···不行···嗯?”

    赵世子俯首,不解风情的女人,怎么什么事都能和银子挂上勾?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忍不住眼里朝赵世子甩飞刀子,“谁是你夫人了,我现在可还没嫁呢,脸皮这么厚,吹大擂的。”丫的,藏那个去了?

    “是谁在潽济寺后面答应我的?自然应了就是我夫人。”音落,狭长的瞳眸内有星河烁烁,魔魅动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好看的丹凤眼顿时瞪的滚圆,小脸瞬间发热,看着他得意的脸,龇牙咧嘴道:“谁答应了,谁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算你识相。

    “是只小野猫。”

    嗷嗷······这臭混球!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那你跟小野猫浪去,本小姐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心里酸涩,就要起身,推车门。臭混球,竟然会安慰人了。抢她的地契和银票,竟然只是为了转意她的注意力。不想让她纠结凉国公府的事情,她竟然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好看的剑眉一挑,手臂瞬间伸出,勾住她刚起身的纤细小腰肢,“敢后悔,为夫今晚就把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耳窝处一热,忙抬手抚住轻揉,横嗔他一眼,软啦吧唧道:“现在已然是晚上了,你可以开吃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手臂一紧,“不行,太亏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转头颅,“几个意思?”音落,抬手抚唇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沉,防狼似的防着他,还说可以开吃?手臂一松,淡淡说道:“时间都过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不亏,添点时辰给你,明早也送你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一怔,这闹心的小东西,吃准他现在不敢把她怎样,就往死里撩拔他。思及,忽尔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瞬间拉过某人,靠她的耳畔吐气,轻咬她晶莹的小耳垂。

    “嗯,嗯,我错了,我错了,别,别,痒死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不管不顾压倒,辗转深深加重了这个蚀骨的吻。

    外面,赶车的侍卫繃紧的身躯瞬间放松下来,主子竟然笑了,这真得好么?想到这里,五脏六腑俱颤,真是太吓人了。看来,以后一定要抱好关大小姐的大腿。

    绝对的有前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