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5章 绝对不能发飚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抿了抿唇,傲娇转头颅,小问题本小姐可以不计较。小脑袋急急旋转,怎么样才能把红木匣忽悠回来,看着他换个位置又开始把玩她的发丝,“茶呢?”

    “来,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!”有人伺候,本小姐乐的清闲。

    “嗯,这嘴里的味儿,真重!”

    “···我···我···”特么的,绝对不能发飚,地契和银票还没到手呢!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这小东西竟然没还嘴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,地契和银票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小。

    “明天,陪为夫去参加宫宴。”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关锦兰急急吞下口中蜜柑菠萝冻,这又是闹哪门子?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惊悚,她不想跟皇后娘娘过招,抿唇,无声抗议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不乐意!

    抬臂个手摸上她的如绵缎如墨秀发,平腹一下心里躁动,

    “乖,听话,这次进宫皇叔会帮我们赐婚。”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,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俩的事情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觉一个头两个大,怎么办?卖个萌,看能不能混过去,伸手主动搂住他精壮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一嘴一手的糕点碎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龇牙猛地往他胸前的衣袍狠擦一口,“我不想去参加宫宴,直接让你皇叔下旨,不行吗?”音落,小手顺势停靠在他腰间的嫩肉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抬辟伸手一把抓住腰间,莹白如青葱的纤细小手,不咸不淡,不容反驳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丫的抓住这只手,就安稳了,不怕,本小姐这边的还空着呢!

    “可,可是,本小姐就是不想去,你看办!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身躯一转,瞬间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,不但抓着住了腰间的手,还成功地把人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为夫,这么办可好?”

    “···我···这个,换一换,咱们再商量,商量,唔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特么的,又给他捉着机会,宝宝心里苦啊!这臭混球就是喂不饱的色狼,心里暗自叫苦,压紧衣袍,做好防范,以免他进一步使坏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我去,竟然直接隔着衣袍摸本小姐的软肉,丫的,我咬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好看的剑眉蹙,抬起头来,小东西居然又咬了自己一口,抬手抚唇,微微有些刺痛,“小兰儿,你这是嫌为夫表现的不够热情?”

    “够了,够了,疼不,我看看,都怪你,害人家都呼吸不了空气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得!这还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“是嘛,为夫这次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急忙抬手推人,挣扎着要起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如刀雕的俊脸一沉,就是压着身下的小人,好看的剑眉一挑,扯着薄唇冷冷出言,“你很高兴有人找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个,自然是不能说滴!

    “哎呦喂,奴家这不全为你着想嘛!”

    音落,伸手臂环在他脖子,抬头蜻蜓点水,一碰即离,睁圆的好看的丹凤眼,眸珠潋滟泛着余吻的雾气,神色却故意端着乖巧无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见状,冷哼一声,小东西又用这招,不过胜在模样看着可爱,先饶她一回。

    三组组长没办法,在外面轻敲房门,“主公,里面传来消息,请主公现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“摆膳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了抿红唇,急忙起身,整理衣袍,哼,算他体贴人意,不然,半路她定然放他鸽子!

    妈蛋,嘴又肿了!

    三组组长低着头,往案台上排排放好主公一早吩咐好的膳食后,又躬着身子行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着脚步声儿,抬臂伸手牵着人屏风后头抬步走了出来,两人端坐。

    关锦兰睡了一天,又被人很吻了一顿,只觉整个身子绵软的恨,屁股一挪,快速坐了下去,举筷子一看。

    蹙眉,奶白的鲫鱼汤,虾仁炒鸡蛋,素三丝,还有一碟小葱伴豆腐,要不要这么清淡啊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“不喜欢吃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喜欢!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肚子空了一天,先饮碗汤,润下肠胃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,宫宴,我真的不想去参加。”谁知道一个不注意,又会发生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嗯!”音色冷冷,能冻死个人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一噎,瘪了瘪嘴,“不过,我现在可以跟你一起过去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亦好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地契,银票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语塞。

    嗒嗒,嗒嗒,嗒嗒,马儿踏步缓缓向前,月色潺潺,拉长了马车的影子,车轱辘滚过帝城的主街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唇角轻搐,看了看车厢,确保隔音功能甚好,于是否,直接动手开找,“臭混球,你说,到底放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丫的,真是佛都有火了,一盒子的地契和银票哎!

    “乖,别闹,这可是在街上,怎么就这么想要为夫,回来再给你,嗯,再忍忍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要脸,急哄哄地压着为夫,上下齐手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你理解的意思!”

    音落,继续上下齐手一盏茶后,某女面色通红,如木头桩子坐一边,看着某男真‘瞪’眼,‘咔咔’磨牙霍霍,在心里砍某人。

    帘外,赶车的侍卫繃紧身躯,恨不能现在就到宫门,虽然只听到只言片语,但他的后背,还是惊的‘刺溜刺溜’往下淌汗珠子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齐帝狭长瞳眸幽深,身躯斜靠在龙椅上,龙案的桌面上排满整齐永远也批示不完的一本本的呈文奏折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龙案。

    皇后,终还是按着他给她准备路,行了下去,可为什么他心里这么的不舒服呢?

    门外,陈公公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,恭敬禀报道:“皇上,北延烟云公主求见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薄唇弧度轻抿,“你去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低着头颅,撇了撇嘴,倒退几步,这才躬着走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