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3章 提神醒脑的汤药
    皇后风姿绝艳,身着盛装,珠摇翠围,一派雍容华贵,一路被人簇拥往御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“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    音落,躬着身子行妾礼。

    皇后淡淡扫了眼喜宾,“嗯,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娘!”音落,浩浩荡荡的队伍中又多了几位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一路容光焕发,兴高采烈莲步随风缱绻,悠悠旖旎行走在四四方方的天空之下,远远地看着被侍卫拖在毛毛细雨下的凉贵妃,轻咳一声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队伍顿时轻弯,停立于长廊的拐弯处,头颅微抬地看着凉贵妃。

    凉贵妃百般不甘的回眸转眸之中,眸色骤然扫视到一脸鄙看着她的皇后娘娘,心中一阵阵紧缩,好似有什么东西生生断了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内监侍卫都是人精,脚步往拐,俩人面对面的而立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莞尔一笑,手臂微抬,锦帕轻碰一下唇角,“呀,妹妹,你这是怎么了?嗯,凉美人怎么晕了?看来你侄女们的体力都不怎么样,都很能晕啊。”

    凉贵妃双手紧握成拳,闻言一噎,胸腔如有巨石投了进来,气的恨不能吐皇后一脸口水,这该死的女人,她和她斗了一辈子,现在竟然让她看到这样落泊的自己!

    可她又有什么好得意的?她又不是输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兔死狗烹,您的下场也不见得会比妹妹好,妹妹自有大把时间等着您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听,眸眩微眯,轻笑两声,“妹妹,你这就不对了,怎么可妄意皇上和本宫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贵妃姐姐定然是气糊途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闻言,轻眸看了眼喜宾,“喜宾言之有理,看来免不得要为贵妃妹妹熬几服提神醒脑的汤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妾定好好尽职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是可怜!不过,妹妹你也不用这么着急上火,姐姐这就进殿为妹妹好好地求求情。”音落,冷哼一声,捻锦帕侧身姿。

    内监侍卫见状,忙又拉着凉贵妃,抬着凉美人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凉贵妃咬牙,咔咔直响,“皇后娘娘,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转身擦了擦就要笑溢出的泪珠儿,“这个自然,妹妹就放心吧,姐姐定会接你出来了。”音落,懒的再理会凉贵妃,莲步生姿地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毕嬷嬷瞳眸一眯,划过一道狠毒的冷光,唇角同时也溢出一丝冷笑,轻‘睨’了眼喜宾。

    喜宾眸色闪瞬沉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步子微宽,“皇后娘娘,臣妾,臣妾那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抿唇,已然恢复静美无澜的面色,听言无奈轻叹一口气道:“自如是,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臣妾谢皇后娘娘,臣妾回去整理好,才去坤宁宫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身子娇贯,还是好好养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行端礼后退至一边,浑身冰冷,皇后娘娘要她对付凉贵妃,又要避嫌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皇后芙蓉身影微闪向前,眸色却深幽沉如千年寒潭,她花样的年华进宫,性子娇嗔的同时又自来豪爽。

    可,她却惊奇地发现,齐帝不喜欢她的同时,连面子情都不愿意成全她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派人悄悄地查探,为了能得到齐帝喜欢的样子。她慢慢的磨炼,那人每一个动作,从说话浅笑,衣着,喜好一一照着她的样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次一次地练习,每练一次,她的心就滴一次血,每问毕嬷嬷一句:嬷嬷像吗?她就疯狂地想杀了那人。

    她贵为一国皇后,过得却像个戏子,就这样,她才有了翰儿。

    可是,又如何呢?

    在这个宫里,目子还只能过成这样,一日一日,年复一年······人生没有了希望,自然会寻找其它的乐趣。

    人到是换了一批又一批······齐帝的心里,还是只有那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后娘娘求见!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剑眉微蹙即逝,狭长的瞳眸一眯,放下手里的毛笔,“宣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陈公公躬着身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奴才,给皇后娘娘请安,皇上有请。”

    皇后眸色逼人,冷眸看了陈公公一眼,唇角淡淡轻启道:“嗯,陈公公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娘。”音落,退至一边。

    皇后轻抚毕嬷嬷手臂,自她手里接过食盒,踏着莲步走了进去,“臣妾给皇上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谢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来,这里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手里提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妾久不见皇上,自是担心您的身体,今儿凉妹妹又不懂事,臣妾担心更堪,所以,臣妾亲自炖了参汤,做了一点您喜欢吃的糕点,皇上,您尝尝。”话音儿带着自委屈之意,悄摸着埋怨。

    齐帝听言,狭长的瞳眸一眯,薄唇轻扯,抬臂轻轻轻拉过皇后的手臂,“你是朕的皇后,为朕打理整个后宫,已然够幸苦了,这些个事,已后就交给奴才们去做,得空,好好养养身体,朕还要和你百年到老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自然是听你了!”音落,自是从食盒内往外拿参汤和点心。

    “嗯,你到是手巧。”音落,抬臂伸手,拿过一块玫瑰晶糕,送入口里。

    皇后见状,心不自觉地往下一沉,面上适时娇嗔瞪齐帝一眼,眸内盈迷蒙的雾气,软语轻言道:“皇上,臣妾不依。”

    “哦,皇后为何不依?”

    “臣妾也是想吃一块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呵呵轻笑两声,抬手拿过一边的桔子,“来,朕的皇后,这个最是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想吃的可是玫瑰晶糕。”委屈。

    齐帝抿唇,轻言,“这个好,够酸,快吃。”

    “哼,皇上,你不心疼臣妾,臣妾这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怔,收回皇后接过的手臂,“疼你,疼你,来,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臣妾那有不满意了,皇上给的,都是甜了。”音落,唇角轻张,细咬一口后,竟然展颜一笑,灿烂如艳阳高照地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狂长的瞳眸瞬间晃惚,抬臂伸手轻‘啪啪’皇后纤细的玉手,“朕的身边,还是皇后你最贴心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