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2章 休要胡搅蛮缠
    齐帝狭长的瞳眸瞪了眼陈公公,薄唇噙着一丝逗弄的笑意,“贵妃和美人正跪在兴头上,就不要扫了她们的兴,好好看着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闻言,身子紧了紧,脸上献起媚讪,“皇上圣明!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似笑非笑地‘睨’了眼陈公公,“宣京照尹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忙应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坤宁宫

    皇后斜靠在主位上,风眸冷寒,怔怔地看清香缭绕,银色的金线紫色凤袍上,浓密的长发似海澡般缠落在肩上,由着身后的嬷嬷细细为她打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太子殿下来看您了。”音落,放下手里玫瑰发膏,掀开了珠帘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转身,眸色灼灼望着从外踏步进来的太子,心里思绪陡转,翰儿的速度可真是不慢!

    “儿臣给母后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快,起来,快上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抬手一挥,殿内几位宫婢鱼贯而去。

    “翰儿,······唉,看你怎么都瘦了!”

    “儿臣出宫了。”音落,蹙眉,面沉,鼻尖下似随着珠帘飘动,传来似甜似腻的熏香,缱卷入骨。

    皇后一听,身子一怔,眸底内划过一道暗色,“看见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闻言,瞳眸深沉黝黑,笑得万物失色,声线缓缓,面色柔和无比,“母后,如果您一早就下旨为儿臣赐婚,现在也就不会有为一出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愣,秀眸沉凝,她再多的不是,她也是他的母后。眸色眩深地看了太子一眼,这个混小子,死小子真是想气死她不成。

    她为这事可是费了不少精神,可鲁阳王府抢先在前面已然下了聘礼,关大小姐又像个泥鳅滑油的玩消闪,这也能怪她?

    “母后现在就下旨,可她人在哪里,你知道啊?”

    音色微凉里含着丝丝恼意,看着下首的儿子生的玉树临风,脑子转的也不慢,为什么在关大小姐这件事上,就这么的不开窍?

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!

    “母后!”

    皇后暗自叹了一口气,抬臂拂过浓密的发丝,“关家大小姐再能耐,身后乏力,担不起这位置的重任,现在这样也不算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眸色瞬沉,拢五指,“母后倒是想得开,只不过那藏在暗处的人,又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皇后一听,身子一颤,声音陡然尖锐起来,“休要胡搅蛮缠,母后自小就严格要求培养你的胸襟和能力,使的你样样出色,就是这样回报母后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闻言,满脸悲愤,未来皇后的位置他绝对不要拿来联烟,有些事情不去主动争取,可能一辈子都要活在悔恨里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儿臣还有事,就不打搅母后,劳累了一晚上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,你这样是为不孝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闻这硬棒棒的声音,霎时转身,黑发随风飞扬,眸里泛起两簇焰火,“母后这样说儿臣,儿臣心头顿升邪火,也不知道要发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“儿臣告退!”

    皇后见状,陡然无力,抬手一扫,器具‘噼哩叭啦’掉一地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您可千万不能和殿下生了闲隙,白白便宜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皇后闭眸,稳心神,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纷飞的细雨,“毕嬷嬷,你动作快点,我们去看看凉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等下,先派人叫上喜宾,一起去御书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等等,把小厨房炖的参汤装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毕嬷嬷闻言,唇角含笑,凉贵妃倒台,最高兴的就要数她家主子皇后娘娘了。踏步出去一一安排回来,继续打理皇后浓密的长发。

    搅发一怔,忙收回眸色,微微吸了一口气,低头眼观鼻,步子向前踏一步,抬臂伸手拿遮粉膏。

    皇后瞥了她一眼,音色冷冷,“不必擦了,他不会发现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!”语气急促,担心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抬手轻抚身后的嬷嬷的手臂,“哼,你又不是不知道,自生下翰儿之后,他就没有碰过我了,用了也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毕嬷嬷一听一噎,无语放下手中的遮粉膏,默默打理后,一盏茶后。

    皇后挺着丰润耸立,显得越发不盈一握的腰肢,行动如春柳拂风,脸上满是道不尽的风情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毕嬷嬷眸深,皇后娘娘衣领之下的吻痕实在太过繁多······这样的事情,竟然给太子知道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皇后身子微晃,蹙眉轻‘嘶’一声回头,“毕嬷嬷,走路专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该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死不死了,该死的都还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御书房外

    凉贵妃和凉美人跪得脸色煞白,直到现在她还有些回不了神,怎么就会发生这么晴天霹雳的事情?

    “请皇上明查,请皇上为臣妾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凉玉盈面色惨白,她为了家族,舍身陪齐帝在龙床上翻滚,就落到现在这个下场,还不如大姐,远嫁江南来的幸福。

    她们都喜欢错了男人!

    家族破灭,她心里竟然松了口气,终于不用再陪齐帝翻滚,解脱了!

    可为什么又是那个女人,大姐输给了她,她也输给了她,她一直都想算计她,脑子里想过不下百招,要一招都用到,心绪百转千回,袖子中的手不觉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!

    眸珠微转,她不能像姑姑一样相信齐帝会顾念夫妻之情,她们对于齐帝来说,不过就是玩物儿!

    她要想办法自救,怎么都要想到办法去江南找大姐,说不定还会有一丝报仇的机会。想到这里,果断晕倒!

    李公公一看,躬着身子向里面走去,“禀皇上,凉美人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狭长的瞳眸幽暗,手中的笔毛一放,“派人把凉贵妃和凉美人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领命,下去吩咐。

    外面的侍卫见状,踏步伸手,如狼似虎的拉着人就外拖。

    陈公公一看,凉贵妃怎么也为齐帝生下一位公主,眼下这几个侍卫,恐怕不得善终了,还是太嫩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