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1章 贴上他的标签
    赵世子顺势将人再次压下,心思瞬间复杂难言此刻的心绪,看着她又生龙活虎的跟他抢地契,倒是放下心来,“乖乖,睡一觉,爷还点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都抢走了?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睡得着,撇撇被他亲的娇艳欲泪的樱桃粉唇,“臭混球,不给,休想近本小姐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好,不近!”

    “你······”好看的丹凤眼潋滟,好似就要爆发的火山口,泛起熊熊的烈火就要将人吞没。

    “乖,睡一觉就会没事,我先帮你保管着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眨巴眨巴瞳眸,紧追拿着檀木盒子的臭混球,起身倒酒的样子,握拳,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睡醒,就会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···唔···”瞪眼,竟是喂她喝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酒水潺潺渡见她微张的樱桃粉唇,无奈轻叹一声,“财迷!”

    “呸,走开,我自己睡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抬臂收手,随势一拐,‘啪啪’两声,满意看到小东西瞪圆的瞳眸渐渐合上,才轻轻扯过一边的锦袍,盖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转眸,心里思绪辗转,阴层的云层下,天边飘来毛毛细雨,密密地斜织,心好似被一丝不明的危机轻轻地扯起,小东西明明讹的成灿的铺子和银子,照她的得性,定是高兴的乐不思蜀。

    为何,会突然跑去凉国府发邪火?

    眸色渐深幽远,是望不断的烟雨蒙胧,转身,垂眸,扫视睡觉也蹙着眉头的小东西,蹙剑眉,腹诽:难道是因为赵晟?

    念起,修长的大手几握成拳,心里那一丝不明的危机好像突然找到缺口,漫开一层又一层的波涛,击的身躯怒怼寒意无意识的轻溢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装死,闭紧双眸,她被他点了睡穴,她怎么都不知道!可,可是怎么办?好冷,练的什么功法呀?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抿紧,额上青筋隐绽,手臂几抬,最后却迟迟没有落下,看着小东西缩成一团,伸手把盖在她身上锦袍再次紧了紧。

    想到最近小东西的表现,越想越是恼火,顺手就把藏在袖子里的册子扔到了书房的地上。

    狗屁,追妻三十六计,根本就没有用,还是得看春宫图,不把她在床上收拾怕了,不定还会给他惹出什么事呢!长这么大,他还没像这次这么害怕过!

    门外,守在院了里的三组组长连气也不敢喘,静静的守候着。没办法一组和二组都被主公罚去莲花山回炉了,路过的神仙,千万要保佑主公不要把气发到他们这组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暗九面色淡淡,心里冷苍的厉害,抿紧了唇绊,隐身上外墙的一颗大树上,任雨丝飘淋在她的身上,一双眸珠里满满的忐忑。

    她知道主母如果哄不好主公,她是去定莲花山,这个,只是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    赵世子摔了册子,眸色怔怔,犹不解气,优雅起身,抬腿脚微抬一踢,‘嗖’直接打气也不也喘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三组组长眸闪,后臂微抬,不敢接,伸头颅主动挨砸后,再抬手接住,刚想先收走来,事后主公要是想起来,他再交上去,书房内动传来声音,“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微愣,双手举高至头顶,“是!”音落,躬着身子,踏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嗯,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世子个手接过,侧眸,冷冷道:“要请你喝茶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赵世子收眸,稍稍整理思绪,他是不是戒心太重,有点草木皆兵了。轻蹙了下眉头,转眸,睡着卷成一团的小女人,如清莲般妖娆,如月中仙,雪中晶,装傻的背后有一颗七巧的玲珑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会不明白他的心绪?

    收眸,翻到最后一页,刚在眸帘闪过的是什么字?

    男人追妻,必不可失的原则,女人虽喜欢男人的温柔似水,但也喜欢男人的强势霸道,要想追到佳人,必须要记住以上几条。

    狭长的瞳眸微扫最后一句话,直接黑脸,心中大骂写书之人,怎么不把这几句话写在前面,他是够无耻霸道,但他不够温柔似水,怪不得小兰儿会被赵晟那个混蛋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唇角轻抽,这都是第二响了,还想闹哪样?

    偷瞄,嗷呵呵······睡觉的方向不对,看不到!入眸似盖在身上锦袍,被她压出道道皱褶,好似她此刻沸沸腾腾的小心脏,忍不住再一次鄙视自己,这光辉的岁月,邪火还是不能随便乱发,冲动是魔鬼呀!

    赵世子伸修长如玉的长指,捻杯自己为自己斟酒,冲着塌上的小女人莞尔一笑,扬脖子一饮而尽后,鼻腔内发出一声冷哼,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!”音落,人现,俯首,跪。

    “立刻注意帝城各府的动向,特别是北延国的使臣,随时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公。”音落,无痕。

    赵世子端杯起身立窗口,纷飞的雨丝飘落在院檐前,悻悻地将杯放下,直接以壶送酒入口,他终归是意难平了!

    低头,翘了翘薄唇。明天,必须把小东西拐去参加宫宴,光明正天地贴上他的标签。这样,他应该就不会患得患失地整天想着她斗气。

    倔犟的小东西,第一次杀人,明明很害怕,还能挺住,没在当场吐,回来还能憋着劲跟他抢地契和银票,还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一般的财迷。

    宫内御书房外

    凉贵妃和凉美人,脱贊,跪席,死谏!声声悲切,声声衷求齐帝下令严查,不查出到底是何人所为,她们就不起来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

    齐帝心里高兴,面上却是一脸的沉痛,看着一众跪在面前几位臣子,“严查,一定要严查,真是太放肆。”音落,御书桌上的奏折都给齐帝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心道:查个屁!

    几位大臣一看,立马识趣的连声呼万岁后,躬着身躯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看,扯了扯唇角,躬着身子小意问道:“皇上,外面凉贵妃和凉美人还跪着,要请她们回去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