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0章 要疼也是疼你
    就着这速度,袖子里随势地撒出一股红色的烟雾来。

    毒?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笑了,潺潺的笛音再次响起,漫天的莲花花瓣鬼魅呈现,听音秒间组成妖饶圆形飓风,一阵激烈的旋转,飓风卷着毒雾。

    凉大祖宗一退避闪不及,无捺地被圈进圆形的莲花花瓣飓风之中,随着从层层的莲花花瓣不停地旋转嘶吼,‘啊啊啊’的惨利吼叫声不停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‘啪’一声巨响,静谧。

    夜风徐徐,漫穹盘星错,尖叫声如光流远吟,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清风明月相视面,嘴角微抽,“我们回吧!”音落,带头腾起飞起,回去静等处罚。

    风雨雷电一脸复杂地看着消失在他们面前的圣主,眉头紧皱,静默片刻,一脸的无奈,赵世子真是太过于目中无人了,众目睽睽之下,竟然这样堂而皇之的把人抱走了?

    圣主,圣主可不是他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阿南眸光定定,心脏忍不住颤抖了好几下,阿北看了也忍不住缩起了脖子,主母真是太彪悍了!

    瞬眼的功夫,那个明明是跟在身后的狮子,为何就这样诡谲地消失在他们面前,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?有没人给他们解惑看看。

    老实说:他们之前真有点瞧不起关锦兰,这会才明白,主公的看人是多么的准,这样的邪性的功法和毒术,根本就不可能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哎!莲花宫真是很锻炼人,没见娇滴滴的闺阁小姐,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有这样的手段了嘛!

    福幸楼

    一盏茶过去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二盏茶又过去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心里恼火,狭长的瞳眸冷飕飕的看着面前,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娇颜,搂着纤细腰肢上的手就更加用力了,胆生毛小东西身上,招呼也不打一句,竟敢肆意妄为去挑那狼窝了。

    现在,也还憋着劲,连个错都不会认!梗着个脖子,倒还有理不成?

    “来,来,爷看看,真美哈。”音落,手臂微抬,修长如玉的大指轻挑起她下巴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一愣,小心脏狠狠一颤,不就是找借口,想把她往床上拐嘛!

    “我不!”音落,埋首,往他怀里拱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是丑的不能见家翁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本小姐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马儿见了停下来载。”音落,微恼,扭身躯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哼,不用脸!”嗯嗯,面皮子明明厚,怎么还能透出光泽来?

    “看不上了?那好,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!”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,本小姐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”音落,往外扭的身子又被人死死勒住,‘叭’的一声,场景瞬间转换,毫无悬念地被人挤压在贵妃塌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走?”

    “臭混球,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世子抬手轻弹她额头后,手指慢慢划过她的眉,她秀挻的鼻子,嘴巴,落在她细白的长玉劲上,“抖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不抖,你让我摸摸?”痒死了!

    “你来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不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句,你还会说什么,现在才知道害怕了,为何事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,就善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高兴···唔···”话还没有说完,薄唇带着狠劲覆盖上来,堵住她所有的话语,咸猪手自动发顺着腰肢往上攀,传递着一波又一波灼热的因子,激荡着她脆弱的心弦。

    关锦兰脑中‘嗡’的一声响,瞬间瞪圆了瞳眸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眯眸一看,薄唇微移,忽视她陡然的僵硬,垂首,在那扑扇扑扇的睫毛之上,落下浅浅一吻后,压低的嗓音轻言道:“是不是他死了,你就不会这么别扭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小心脏‘咯噔’一跳,想都没想瞬间反扑了,“爷,我错了,我错了,这里难受,想吐。”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用莲花宫的音波功杀人,花瓣飞过的地方,美则美矣,可那美都是鲜血染成的,看这厮落在她腰间的力度,和揉捏她的力度······

    为何,就是学不会安慰人呢?怎么又扯去害人精混蛋那里?

    赵世子面沉,狭长的瞳眸幽冷,轻轻淡淡出言,“憋住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侧头颅,妈蛋,真狠!

    “奴家憋不住。”痛,心上身上那处都在叫嚣,都在迸裂,她还得做戏,配合上,啊,什么鬼?她现在——在做什么?

    臭混球才是她男人哎!

    “哼,爷今儿必须收拾收拾你,也好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错了,你都受了内伤,瞎忙活什么?等身体···好了···你再···我先欠着,先欠着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无语地扯了一下唇角,狭长的瞳眸里火气稍散,“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,狠狠地搓了下发酸的鼻尖,憋回满眼似要溢出的迷雾,眸光流落他无意滑动的喉结,一个俯首,轻‘嚼’两口,拐话题道:“那两人,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心疼?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是一家人,要疼也是疼你!”

    “哼,口甜舌滑的小东西。”讨好也就这手段,为何不就是再添两口,光撩火不灭火,恼人的狠啊!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渐亮,小心思儿一拐,磨牙霍霍道:“······不说这个,先前你说交到我手上的地契是假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不可能!”音落,极速坐起身子,意念催动,调出装地契的檀木盒子,侧眸,臭混球歪着身子,斜靠的样子倍儿慵懒。

    嗯···呵呵···不会是真的吧?

    撇嘴,小心翼翼打开,“啊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收回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急急眨瞳眸,几个意思?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音落,双腿一弹一跳,直接坐在他腰身上开抢,‘噼哩哗啦’一连串的鞭炮声响,惊的门外众待卫直感叹,主公的体力就是好。

    受了伤···咳咳···讪讪摸鼻子,自发往外挪步子。不是,他们不爱趴墙角,实在是主子的墙角他们趴不起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能力惊人啊!

    “给了我,就是我了,为何又要拿回去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