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9章 紫色的莲花座架
    众人见状,下意识抬手揉瞳眸,抚胸口,惊骇,着急,点脚尖,伸头颅,眯眸,捉急,还是看不清,这雾漫漫袅袅花瓣雨里面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怄火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又是一阵的巨响,气场,花瓣,顿消,“烨,你受伤了,怎样?快吃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晶亮,薄唇弧度上扬,耳鼓似她着急关心暖人的话语,不觉伸手拉住在他身上到外检查的纤细长指,“不怕,只是一点内伤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要紧了,你快吃,快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凉大祖宗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,讥诮地扬高下颚道:“赵世子不过如此,吃软饭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瞬间炸了,“有本事,你也吃一个,看谁要你,丑不啦叽的棺财板板,也敢跑出来丢人,长这得性,还好意思赖在这世上,污人眼。”

    挤兑,有本事你挤兑一个看看!

    凉国公大祖宗一听,身躯直晃,急时垂眸,他此时确实没有了刚出来的威严,一头白发胡乱地披散着,身后的长卦细细密密逢口中,伤口不停的有血渗出来。

    可,也没有她说的那么难听,嗯,“咶噪,是个带把子的,再来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来你妹!”

    音落,轻眸,“咱不听他的,他反正就是一条死咸鱼了,咱没必要浪费那个力气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薄唇忍不住又往上挑了挑,狭长的瞳眸色微暗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“清风,明月,把人捻走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小兰儿,爷的事情什么时候,你能做起主来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好看成丹凤眼微眯,轻轻吸了一口气,嗔道:“人家,不是紧张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真的紧张爷?”小东西她在他身上到处乱摸,他只是拉了一下她手臂,她竟然给他僵的一下,好样子啊!

    “假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眸色锐利一眯,“嗯,这个回家咱们慢慢研究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他的眸色,翘了翘樱桃粉唇,“必须了,不过,要记的坐火箭来。”

    “火箭?”音落,眸眯,把人从上倒下打量了一遍,又开始不着调!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自己想。”

    “忘了跟你说,上次送你手上的铺子地契,全都是假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咆哮!

    “自己想。”云谈风轻,除了如刀雕般的俊脸微白之外。

    关锦兰倾城嫩脸瞬间发红,抬臂伸手,狠扯着某男的腰带,起动胡搅蛮缠的架式······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,惊惧到了极点,他没时间看他们耍花枪,他只知道,他不能死,也不能死!他还想着如何挑拔他们关系,乱他们的阵脚,才有机会冲出围得严丝合缝的府墙。

    现在,哼,瞬间卷起惊人的刀钢气场,疯狂地扑击上去。

    砰!咝······

    两股气场想撞,一股阳刚,一股灼阴,刚阴的纠缠交煎,扭成强利的旋涡,菜成万刺的狂催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气血翻涌,额头成滴的汗水往下流,眉头皱成长长的川子河流,内里劲气不断地从体内抽离,渐显乏力无断······

    遥月似窥视不忍见这一幕,悄悄埋进云层。

    明月瞳眸惊疑一闪,酿出自嘲的弧度,眸色微眯了眼清风,“你倒是本事不小。”

    清风听明月与凉国公府大祖宗打讥讽,梗了一梗,悻悻双手快带结印,小形的透明结界,瞬间将两人包裸同时,听到一声:破!

    愕人的晃动,结界在惊人的气场中土蹦瓦解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,面对骤然加强的灼阴气场,狂喷一口鲜血,好似乱了气息,一连后退好几步,内气的断结,虚脱他直接摊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清风蹙眉:这老货不舍的死,害她还担心他玩自爆!怂货也,污眼,不看。

    凉大祖宗眸色起伏,狠凛地打量着眸前的这俩个人,内里思绪如巨浪扑石,一母同胞的弟弟已经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如果,他再死了,凉国公府会是怎样的树倒猕猴散,其他的人又会怎么瓜分他们的势力,宫里的凉贵妃他的女儿,又会落到什么下场?

    他真是好不甘心,他不能死,他还没见到他的女儿,他还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长舒一口气,像散了全身骨头架子似地,松开某男的腰带,“······听你了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樱桃粉唇张的可以塞鸡蛋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露出诡异地笑容,“老夫送你个忠告,成大事者断断不可为情所困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多谢教诲。”直接出言打断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:······

    没受伤?怎么可能没受伤,怎么能不受伤?

    赵世子拂袖转身,兜着夜风溶着夜色,周身已经弥漫着层层浅黄色之气,而且颜色越来越深之势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瞪圆,没脸了,没脸了!你个仙人板板了,不‘嫩’死你,本小姐就跟你姓,呸,跟赵烨姓。绪停,空气中的莲花花香也越来越清奇浓烈。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大惊,一个鞭扫千金,秋风扫落叶之势,弹开清风明月,‘嗖’的回转即关锦兰身边,倒吊的三角眼,眸色幽幽狠狠地盯着清风明月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冷心冷,身姿一跃的同时,搭住身边的赵世子一拉,高高地站在硕大的莲花的花芯上,俯视着众人之后,直接把后背交给某男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一眯,伸出手臂轻抚上她的后背,两人的内力瞬间溶合和二为一。

    凉大祖宗这会真就傻眼了,什么鬼?

    他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紫色的莲花座架······这是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怎么会,两人合力竟然达到了武神的气场,这简直就炫幻了,绝对是海市蜃楼,骗人的!

    赵世子,“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凉大祖宗闻音回神,惊悚地鬼怪乱叫嚣起来,“啊啊啊,这不可能!”的同时,眸色充血,免力集聚自己全部的内力,脚尖一点地,直直扑向对面的两个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