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8章 剑影为实
    凉国公大祖宗惊见,眸色瞪成铜铃,“无知小辈,这是你们逼老夫的!”

    音落,浑身气势顿时再次飚升,‘嗖嗖’武力值不过的人,刀儿剑儿疯似朝着气场奔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,我去你个先人板板,“明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双手快速结印,‘嘭’一声响,刀儿剑儿撞在透明的结界上,哗啦啦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高兴的龇牙咧嘴儿,好在本小姐脑袋瓜子转的快。够用啊!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惊愕,心中如巨浪扑岸,**不断,腹诽:你说你们这么牛气,打着玩儿不成!大手几握成拳,只死死地盯着半空对战的两个人,竟连呼吸也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地下,没了凉太祖宗保护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时间,血流成河,青砖变红砖,厮杀成一片······

    成灿面愕,帘前似有景飘进,急忙神思一看,双脚急急路路踢院墙,“······啊!”眸冒金星,手臂微抬,直指着清风,“你这个老女人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风面沉,死崽子,她帮了他多少次,竟敢叫她老女人!右腿一抬,直接把人路踢去下面,“现在就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收银子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端木司马面沉如墨,呆若木鸡地收眸,就见到这惊人的一幕,太阳穴控制不住地突突直跳,红楼的掌事去清馆卖身?唇溢忍不住溢出复杂的笑意,无捺轻摇头颅,失魂落魄地,冷笑两声,悄然退去。

    他,他赌错了!

    呼呼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眼见自家主子火急火撩的样子,忙迈起讨好的大步子,拉着长长的尾巴,抬前蹄轻轻碰了下关锦兰,‘主人,主人,没事,世子不行,还有晟公子呢,还不行,那不是还有四个呢。’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‘主人,主人,伦家又没有说错,难道你想守活寡!’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垂首,磨牙霍霍,抬手一把扯起金元宝的硕大的头颅上的毛发,“再叨一个试试!”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嘤——嘤——

    ‘伦家,错了,错了,主人,主人,手下留情。’

    “哼,不想开森了,到嘴的肉肉你都不去吃,算什么回事?”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‘主人,主人,伦家爱你。’音落,抖了斗身上的金色的黄毛,扬起几层波浪儿,美味!伦家来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凉老祖屁股受疼,悠悠睁开了瞳眸,气若游丝的转头颅一看,惊的鬼哭狼嚎道:“大哥,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喊完,急得满头大汗,一连滚了好几圈。惊骇,为何扒他的袍子,添他的肚子?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金元宝不理他的叫唤,腾身上前,抬前蹄爪子一扬,“嘶——喳——咔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哥,救命,救命!”声嘶力竭到音色潺弱,只不过一息的时间,瞪圆了瞳眸,死不瞑目啊!

    凉大祖宗耳鼓发疼,侧眸一看,心中悲愤难当,神思一个不稳堪堪臂开,手臂还是被晶莹的雪花剑气擦到。

    收神思,招手臂‘啪啪’两下,封穴位后,瞳眸充血,刀刀运起,虎虎生风,荡去片片强行欲刺近的雪花剑气,形成强厉的气流,引去结界顶端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结界巨烈晃动两下,瞬间归于平静,强大的气流,一个反弹,两人同时闷哼一声,倒退七八步之外,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,擦唇角。

    凉国公大祖宗,衣袍纷飞,似着了乞丐装。喉结滑动,硬生生压上胸口腥甜的滋味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竟然能在如此强悍的波动中,游走无碍的同时,还能助其剑势,悄摸着搞偷击,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,赵翰阴着个脸都能滴出水来,手中的茶杯‘啪’的一下子,从手里滚落,怎么没死?怎么没死!赵烨这个混世魔王,竟然没有死!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见状眸闪,莞尔一笑,岁数相差不大,为何他就将他们一众人,甩出十万八千里之外呢?

    北延国太子,表字:温子安心海翻腾,唇角弧度扬,发出几声爽的大笑,桃花般的眸子清炯犀利如火,赵世子绝对是他见过最大的强敌。

    如果烟云不能成事,他后面的布局少得还要费神调动?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说时迟,那时快,人景虚无,剑影为实,呈迅雷不及掩耳之姿,夹着层层密集的雪花,漫天飞舞似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脸色急变,妈蛋,她的伤药呢,要拿那瓶再好?还是,不要,不要,哎呀,抬手拍额头,还是要的呀,等把那老货刺成筛子,她就和他一块进空间。

    元宝欢快,“呜——噜——”一口咬在凉老祖宗的腰部,硬撕扯下一大块肉,连着内脏,都被元宝给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走神了!”

    金元宝呼呼地吃着血涟涟的人肉和内脏,真是美味呀!高级武者的肉肉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,有了这一次,它肯定又能进阶了,要是再吃上空中那人,越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关锦兰嘴角抽搐,心口一阵泛恶心,怒吼道:你怎么什么都吃,不会挑着内丹啊,吸了他的血也行啊,啊啊啊,快点死一边去。

    妈蛋,搞的她都忍不住要吐了!丫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金元宝愣,······呵呵,它都不记得主人是第几次嫌弃它了,可高级武者的肉肉也是很补的,多太难得的,这事,一点都不怪它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瞬间风中凌乱了,直是不忍直视,不能再由着臭混球的性子下去了,他的内力肯定不如凉大祖宗深厚。他可是她认定的男人,她的粗大腿,呸,她的靠山,她的老板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明月,撤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双手快手划动解结界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意念腹诽:莲花,你丫的胆敢掉链子,以后本小姐都不跟你玩,快点把里面的白雾借点给我用用,嗯,你再龇个牙看看,本小姐现在就撞墙,寻死!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抬手举笛,笛音潺潺悦耳饶人心魂,姿态优雅的莲花花瓣带着灵气如蝴蝶般的精灵翩翩飞舞,迷漫挡住所有外面人的眸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