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7章 鹿死谁手
    众人无不抬头望天,只觉天雷滚滚炸的他们外焦内嫩,坐在狮子上和赵世子在一起那个女子为什么他们总是看不清,凉国公府的嫡次女,前段时间不是才进宫封了美人嘛!

    这是闹的哪一出?

    看着悬浮于半空的混世魔王和对面的白发凌乱的老者,世家官家的暗探窜插在围观的人群中见状,握紧了拳头,悄摸着传递着此时的消自己。

    成灿憋了一肚子的火,在总算清掉身上的痒毒,按捺不住心中的浊气,身着骚包的红袍也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脚尖一点,直接跃上一个院墙,举眸一看,腿一软,心道:又是这个祸害,吸人血的狐狸精,怎么哪都有她的事,一个女人看把你能的。

    好在师弟受伤躺在床上起不来,呵呵······不然,肯定又会被这狐狸精拐到战团里。

    丫的此等奸滑的狐狸和她墨迹个屁,就应该一把拉过,按床上狠狠地操练一顿,保管第二天早起,窝在怀里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鄙视,转眸,不为难他的瞳眸,竖耳朵,嗯,蹙眉,这声音,平气息,偷听:“看来凉国公府危已。”这是,这声音不熟!

    “胜负未分,子安兄现在就言胜负,恐怕为时过早吧的吧!”太子赵翰内里不愤,语气淡淡鄙视道。

    成灿撇嘴,呵呵······得,又来一个眸瞎心也瞎了。

    “嗯,赞同!”

    成灿闻言,想笑,我祝贺你大爷,这绝对六皇子赵旭的声音,丫的人才啊,就属你会埋,专坐墙头准备两边抓草呢,转眸,收神色,都不是什么好鸟!

    太子赵翰,北延国太子温子安都站在对面同相馆的二楼窗户口,阴郁看着那并肩的两人,心里震惊的同时,都存了志在必得之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只有哪个位子才能配的上她,赵烨!最多只是一个王爷,他不配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,看了眼身边的两人,心思复杂,面上笑的那叫一个眉眸风骚,打着哈哈,轻巧玲珑的两边和稀泥,生怕事儿不够大。

    成灿挑了挑剑眉,瞳眸微闪,唇角轻轻抽搐两下,吸人血的狐狸精,看爷怎么还你一局。双手扶院墙借力,身子飘逸的瞬时弹起,扬起兰花指,依依呀呀唱起哀怨戏曲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远处的众人一见,讪讪面红,总算开始小声交头结耳交流起来,“嗯,你说那老者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切,这你都看不清,你还是赶紧回去再修练两年,再出来混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牛,不过也是答不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狗咬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!”反正敢跟赵世子对着干的人,他就没听过有一个落个好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凉国公府的大祖宗额角青筋陡现,鼻如鹰钩,面沉,瞳眸一缩,冷冷地盯着闲适如雅的两个人,心沉微微发颤寒,“小子,你真的好狂妄啊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微眯,眸底一道杀气划过,转眸,“等着爷!”音落,瞬间内力倾而出运于剑上,厚重的气势却扬起漫天的雪花,冷凛如利刃,圈出巨形的气场,内中触及侧伤!

    关锦兰嘟嘴,秀眉紧蹙,好看的丹凤眼似要冒火,脚下步子灵动一跃飘落下来,‘元宝,去。’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“伦家都听主人滴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?那也得有资本。”

    音落,手臂微抬,青剑微抖轻轻一递,惊天的杀意浓烈宣泄,晶白的雪花骤然变成了蓝色,呼呼地朝气场中心聚集挤压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的大祖宗听言见状,气的牙齿咬得咯咯响,“好好,黄毛小儿就想灭我凉氏,我到是要看看到底鹿死谁手。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刀起气场变形拉距相纠,发出‘噼哩叭啦’的风哨声,扭曲着场内枯黄树杈在夜风中接瑟瑟抖动,最后化成木须消失无痕······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两人同时相后退了十步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心中聚冷,手臂发软发麻的同时,忍不住又‘哈哈哈’大笑三声,“再来!”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紧抿,眸底里情绪翻涌,狭长的瞳眸却如在看蝼蚁一样,不屑一顾的姿态,音稳森森轻启,“好!”

    凉国公府大祖宗见状,面红瞬间红似包公脸,瞬间抬手,身上的气势‘嗖嗖’往外宣泄同时,衣袍猎猎作响,一道道强悍的内力气场仿似在咆哮呼唤着它的臣民。

    气势惊人地狂嚣三百里之外的刀儿们,瑟瑟发抖,急于窜出刀鞘,似要自发追出来跟随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巴眨巴瞳眸,樱桃粉抿了又抿,拼命让自己的心跳变的平稳,妈蛋,真是高超儿,你当演风云呢!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,神色微滞,“对方欲强一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瞬间牙疼,忍不住爆粗道:“我靠!”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哼,他不喜欢!”音落,转眸,“你去,把那爱唱戏的拍晕,找个人送去清馆,让,他,唱,个,够!”

    清风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嗯,你等一下,别忘了收银子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明月,下面赶紧清理了,吵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,眸色起起伏伏,眉头直接打成结,心跳更是不稳,腹诽加吐糟:臭混球,狂拽个什么劲,都没十成的把握,你犯什么牛劲!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这男人就是专门生来气她了。

    不气,本小姐一点都不能生气,关尽时刻还要把人请进空间,嘿嘿······到时再赏点见血封喉甜点,请他好好品味品味!

    众人紧按刀鞘,同时举眸惊叹不已,好强悍的气扬,这种惊人的力量真是让人心激荡,思慕不止!

    赵世子面凝,手中的长剑似在演慢动作,堪堪缓缓升起,浅浅黄色的剑光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,发出似龙呤的声响,带着王者的龙气,强力压迫地吞噬,欲要泯灭所有刀的气势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今天不是凉国公府灭,就是他赵烨,眸闪,他不能死,小东西定然又在下面骂他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