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6章 花瓣有剧毒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身躯一怔,侧眸朝关锦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特么的,打不打,不打回家睡回笼觉。

    凉老祖腿肚子一软,‘砰’一声跪在地上,抬手抚开唇角沁出的血丝,“大祖宗,您要为我们死去的家人报仇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直接眯成一条直线,忍不住‘哼哼’两声,侧眸,看看,人家家里这么多的老祖宗?怎么忠勇伯爵府就没一个呢?

    混的真差!

    怪不得爵位都要保不住!啧啧,一把年龄竟还没去阎王爷那儿去报到,看来阎王是严重失职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抿唇,俊脸冷气森森,凉国公府的底牌终于全都出来了!他等这一天,不知道都等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黑脸,她好像有点搅屎棍的潜质,看看,就是想发个邪火而止,嘿嘿·····世道艰难,看来混球这个粗大腿,还是必须抱紧哈。

    阿西闷头执行任务,紧紧地和那些人斗在一处,半途又加入风雨雷电氏四人,这战况顿时变了味道,当着两个凉老祖的面,手中的剑刀麻溜,霎时又干掉了几个凉国公府的武待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爆吼。

    凉老祖宗从来没有想过,眼前的这些年轻人竟敢这么的狂妄,他都出来了,他们居然还敢,当着他的面杀害他们凉国公府的人,真是太可恶了!

    齐帝,他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杀!”挑衅!

    大祖宗怒极,“找死!”

    他在大齐国还算是有些权威的,就算凑齐前四大隐家庭,加起来八大家族聚会,他就是小露一会儿脸,哪个敢对他不尊敬招呼!

    现在,一帮小辈居然敢不将他放在眼里,真是死人也!

    挥动双手,暗蓝色的掌风一招扬起,当即掌起呼呼生风,气势饱满,夹着风雷的声势,向赵世子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音落,身躯不退不避,抬臂扬手直面攻击。

    碰——轰——

    一声惊天巨响,院墙倒塌,碎了的树木砖瓦以飓风的速度飞射开来,一刹间碰击,变成齑粉污了空气,遮了月色无光······

    金元宝见状,小尾巴竖起天线,兴高采烈的更不能挥四蹄子,大叫道:混世魔王加油!混世魔王您加油呢!

    众人惊,这畜生,嗷——嗷——扯叫不停,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关锦兰面抽,“闭嘴,吵死了,再吵,奖励就不没有了。”音落,意念一动,翡翠玉笛再次凭空出现在手上,笛音潺潺盈绕,莲花花瓣似层层叠叠的蝴蝶飘过。

    金元宝闻言顿时委屈,伦家卖力为主子您的相好加油,主子您为何不高兴呢?

    凉国公府凉老祖一听这身笛音,一看这漫天的莲花花瓣,一时整颗心都揪了起来,手上的招式凝滞,腿肚子发软,软成煮熟的烂面条,不禁步子踉跄一跪,竟然堪堪躲开头上的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金元宝闻音轻眸,看了眼搞不懂的自家主人,身躯一弓,冲着凉国公凉老祖露出刚刚从赵世子那学来的眸色儿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凉老祖面愕,浑身汗毛倒立,惊见的连走带爬的避开金元宝前蹄子的亲切招呼,真是怕了它又是尿又是屁的往外放,这畜生为何总是盯着他不放?

    金元宝一看,瞬间不乐意了,我靠,又不给面子,看爷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那花瓣有剧毒!”

    金元宝闻音,倒吊的三角眼瞪成竖式,汗身金毛也响音号召,竖成一条条金针,四蹄如装了风火轮似的,又追又咬,直愕得凉老祖满头黑线,额头豆大的汗珠子滚滚,一个步子收不住,撞得满眸金星直冒。

    笛音潺潺渐起高昂,雪白的莲花花瓣如蝴蝶在花众中飘飞,所过之处,引起一片片惊絯的抽气声,一时你躲我追,众武士挥剑挥刀甩,呼的是层层密密不透风,还是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“吖!”“啊!”“哟!”不停地钻入人的耳鼓。

    霎时,凉老祖后头带来的黑衣武者,不时有人像下锅的饺子,倒在地上这个大锅内,已不同的姿态翻滚,变颜色。

    凉国公大祖宗见状,心猛一跳,真正是岂有止理,咄咄逼人太胜,大祖宗运动全力拼杀上去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在空中炸开,齐帝城百姓耳朵发出嗡嗡的耳鸣声,更有一些武功低的人立刻喷射出一口鲜血。结界突然破了。

    清风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一盏茶······二盏茶······

    天上的雾气才散了开来,凉国公府的大祖宗站在空中,原本梳得油亮白头发,风姿凌乱如一堆杂草顶在头顶狂风飞舞。

    “兰儿,你小心点!”音落,脚尖一点地,再次飞到了半空,悬浮于凉国公府大祖宗的对面。

    明月身子发射中的火箭飘来,抬手贴背,“吸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面色泛白的清风,意念催动,拿出一瓶疗伤的药瓶,扔了过去,“服下。”

    大祖宗蹙眉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他大意,除了赵世子这个混世魔王,这边的人他一个都看不上的话,现在也不得不钱神贯注地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不重要,重要的是凉国公府今天就要在大齐除名。”给面子,算是尊重就要去阎王殿报的人,一点儿仁慈。

    金元宝啧嘴巴,摇着欢舞的小尾巴,得波得波走到关锦兰面前,四蹄一软,静等主子端坐他的身上,这才迈着优雅的步子,驮着主子来到了赵世子的身边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薄唇微微一抽,转眸,只淡淡冷冷地看着空中那人身身躯一晃,直直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内里龇牙,垂首,吐糟:妈蛋,一个个跟见了鬼似的,她这样多拉风啊,一群乡巴佬,不识欣赏。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伸手,轻握了关锦兰小手一下,随便在掌心轻撩一下,“去那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又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东西胆子是越来越肥了。

    齐帝城里,世家和官家都派出待卫,站在百丈外抬头看着这情景,立刻出手点住自己的哑穴,免的叫嚷起来,而白白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这世界变化的真是太可怕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