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5章 你很兴奋
    金元宝一个跃起,巨大的身子猛扑子上去,带着一阵劲风,直接拍向凉老祖的身后,等凉老祖反应过来时,已经躲闪不及,只能硬抗,生吃金元宝一巴牚。

    凉老祖吸气,胸膛深处再次传来一声闷呼,喉口一甜,唇角紧抿,生生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金元宝见状,倒吊的三角眼发出森然的冷光,丫的,又不给面子!心里开始倒数,看你个老棺材板能憋多久才吐血······我去!

    抬前蹄运功,‘噗——’一泡爆雨般的浓尿直冲凉老祖而去。

    凉老祖惊见,气息不稳,身躯急促弹起,堪堪避去,袍角还是沾上少许。

    三百里外,众武士静静而立,见状霎时睁瞳眸,卧糟,到底吃了什么五谷轮回物,这味道,简直香飘十里啊!

    真是太恶心,激的人三天都不想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金元宝眨巴一下倒吊的三角眼儿,转身朝凉老祖又放了一个惊天神屁功,乐的伸着长长的舌头,四蹄点地,‘嗖’一声,飞到关锦兰身边求奖励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瞬间抿唇,闭气,果然是一个畜生。

    为了争取早点吃上肉,下点猛料先,最多,最多,到时扔进沧澜江,洗洗再开森,伦家一点也不嫌弃!

    凉老祖胸口发甜,新仇旧恨同时涌上心头,他好想爆体和他们来一个同归于尽,可他不能,断臂之仇还没报,他死也不能瞑目,“你们把轩哥儿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微闪,对哦,那货呢?不知道,刚刚去你家密道巡游,小人物一个关注不道,对不住的哈。

    “呀,你走的时候,没带上?这可如何事了,你老好像也没交给我保管,这会在你们家里问我要人,真是第一奇景啊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妖女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冷‘嗖嗖’地轻扫一眼,那气势逼得金元宝撇着嘴,摇着尾巴只能保持着三步之外的距离。闻音,杀机顿溢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蹙眉,“烨,他骂人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愣怔,就嗯?什么鬼?几个意思!

    金元宝一听一见,急急竖耳朵,‘主人,主人,这人靠不住,甩了他,甩了他,晟公子定然是不会这样对你的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意海翻涌,憋气,臭混球,一肚子的心机不定还在筹谋什么?斜‘睨’金元宝一眼,懒的理他,本小姐有人帮着出气,“你们几个人一起上,顺便锻炼一下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一看,嗷——呜——一声,竖起的耳朵,叭塔一下子软拉吧叽熄火,耷拉着硕大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凉老祖听言,侧眸一看,顿时气的面红耳赤,像是被人踩了什么疼脚,眸中显出浓浓的杀气,“就你们这几个,简直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风雨雷电闻音见状,身躯一闪跃,围了上去,一时剑光四射,噼哩叭啦的响声不绝,打得真是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关锦兰手臂微动,一把抓住他的大手,龇牙道:“臭混球,想什么呢?”音落,委屈,明明有能力,自家女人都不想保护了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,此刻正眸色冷冷地看风雨雷电氏闻言,大手一个反握莹白如青葱般的纤长小手,帐眸看了关锦兰一眼,见她瞪着滚圆的瞳眸,嘟着能挂几斤糕点的樱桃小嘴,薄唇轻启,淡淡道:“你小笨蛋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一怔,随即下意识的翻白眼,特么的又多了一个‘好’听的呢称!

    身子一扭,举眸,看美男打架,呃,抬手轻抚胸口,妈蛋,她可不就是笨蛋嘛!这厮肯定已然知道他们几个的事情······唉,本小姐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只是那凉老货,现如今只得一条手臂,竟还能有现在的战斗力,怪不得会如此嚣张,也是能人啊!

    清风眸闪,脚尖一点地,悬浮于半空,轻嗅空气中的气场流,下一刻,身躯如烟飘来,自动自发站到关锦兰的旁边,凉国公府陨落在今夜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清风对自己的安全的意识,有几斤几两自已还是知道了,现在如临大敌似的护在她的身边,看来,这事还有后叙啊!

    绪停,耳边传来,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。

    瞬时面抽,要不要这么应景。抿唇,急急先跟莲花沟通一下,奏那首曲子,才能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赵世子眯起狭长的瞳眸,眸色深邃如龙卷风卷团团升起,只待那云层如巨浪一样地压了过来,大手微微一抬,一道淡黄色的光线,随着他的手势,直射高空那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半空中响起一声惊雷之声,云中显出一身穿白衣长卦的白发老者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?竟敢到凉国公府里闹事?”

    音落,身形飞掠,劲气涤荡,掌风所到之处,气如洪水,荡起漫天的水花,变成千万利刃,刀刀射出,硬是把凉老祖从包围圈里给解救了出去。

    风雨雷电氏见状,俊脸同时一红一白,抿紧了唇角,给圣主丢人了!

    阿西一看,大手一抬一拍,咔吱一声响,密道的大门‘哗’一声大开门户,糖葫芦似的黑衣人从里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招呼不打,直接扑向凉老祖带回的武士。

    风雨雷电氏眸色相交,脚下步子一拐,转身就加入了战斗。

    关锦兰锁眉,心里暗自叫苦,这肥硕的天老鼠,又是从那个旮旯云层里蹦嗒出来了?呵呵······看人家这轻功,真是牛叉上天了!

    侧眸看了眼身边的赵世子,这厮做事想来深谋缜密,她不应该担心,可,如果,实在不行,她还有万能保险柜嘛!

    思极,底气倍足,静看肥硕的天老鼠,嗯嗯,一头白毛,切,仰的本小姐脖子酸,呵呵······养的真是好啊,看这气色,红润的不要不的,一点也又不显老,跟凉老祖站到一起······我靠!

    难道,竟然是两兄弟?这长像,这长像真是一点儿怀疑悬念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“小笨蛋,你很兴奋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嗓子眼瞬间发干,这么大阵场,她没玩过,心里怯怯不行啊!面上丁点显,内底问题回家才解决。抿了抿唇角,龇牙道:“嗯,嗯,你在,我很兴奋,可以看你打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