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2章 莲花宫的功法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鄙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,小脑瓜子一阵狂咒:管天管地管你妹啊!

    丫的,气死!叛徒小心脏又开始不听话的蹦嗒起来,呵呵·····冷‘哼’一声,脚下的步子微移,风氏面色一怔,脚尖一点,飞身一跃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凉老祖眸闪,又要阻挡清风的招式,又想着大哥的交代,一个分心,收不住攻势回防,硬生生受了清风一掌,胸口一阵的翻涌,喉口一甜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瞬间气息大乱,比方才更是紧张三分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命,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轩儿如果连一个跟班都打不过,大哥也没脸怪自己照顾不周。

    关锦兰变脸,好看成的丹凤眼看着直接手的风氏,内心复杂,风氏吐气悠长,显见内功修为绝对不简单,这样好看的精品男娃子,为何要走上侍夫的路?神伤!

    思绪瞬间繁乱,长而卷翘的睫毛遮住眸中的深思,不能想,不能急,现在想这个,是嫌自己死的慢不成?深吸一口气,本小姐,今天就是要拿你们凉国公府练手,怎么了嘛!

    绪停,稍稍移开俊朗的轮廓,身姿陡然无力,肯本没有出气的爽劲!脚步微动,轻靠长廊,闭瞳眸,再次吹奏起诱人的笛曲,白色的莲花花瓣再次扬起轻盈的身姿,如一群长的翅膀的蝴蝶不停地跳舞。

    笛音潺潺,带着莲花的清然香气,悄无声息地踩着音韵的节奏,悠扬旋转地往前不停地飘去,不知疲倦的姿态飞逸划过,似优美的花瓣雨散落人间,美丽的意境直勾人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花瓣轻盈,所经的地方,都传来阵阵的惨叫之声,白色莲花的花瓣,渐渐变成鲜红欲滴的红莲花瓣。

    音停,花瓣隐。

    凉老祖一招挡开清风的剑气,身躯一连三弹,面沉心沉地看着响彻结界的倍高音,胸口一下一下,撕扯的钝痛不止。

    惨然一笑,轻‘捻’衣袍上的一滴血迹,这是?瞪目,这该死的丫头片子,心可真狠毒······

    眸红,来不及多想,指尖陡然传来一丝痒意,急急低头一看,刚指尖碰过的血迹地方,竟然变成了黑色,而且一直随着血脉的流动,极快地往上攀爬。

    惊骇,眸扫四周一看,地上的腥红,全都变成了黑色,卖糕的,那花瓣有剧毒!

    身躯微微一僵一晃,脚下一个踉跄,急抬左手臂,咬牙狠击,‘噗’一口心头血,再次喷射出来的同时,右手臂也应声震断,黄豆大的汗珠瞬间在额头‘唰唰’地滚落。

    咬牙,咔咔哆嗦直响同时,左手极快地‘啪啪’两声,飞速点住肩膀上的穴道,双眸充血,全身好似突然之间,被人抽空了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瞳眸阴鸷,冷冷地‘瞪’着闭眸的女子,即惊又恐,难道今天真得要栽在莲花宫手里?

    “妖女,可恶,不要脸,你居然用毒!”

    音落,大吼一声,向关锦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抿了抿嘴角,这是最省事省力的办法。难道,还要按你们的套路走?要脸?要脸,做什么?能当饭吃,能当银子使!

    笛音潺潺,潺潺的低音瞬间转至倍高音,密密麻麻的莲花花瓣又瞬间出现,飞速地挡凉老祖面前,还有变换图形趋势。

    凉老祖见状一惊,身子急弹,飞升半空,爆吼道:“妖女,你该死!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妈蛋,技不如人,就说人家妖女,该死?哼哼,轻‘卒’一口,到是要看看谁先死?笛意漾漾高昂宣泄,听话的莲花花瓣急急拐弯,组成一个正方形,瞬间飘逸过去。

    风氏一见,手臂一紧,手中剑光一抖,扬起几朵的剑花,脚尖一点,身躯优雅,飘开。

    “老祖,救我!”

    凉奇轩见状面色惨白,眉民直跳,眸色首次印出惊惶恐惧,他的手脚筋刚恢复,正准备好好修练,一朝雪耻,本能躲避危险,拒绝上次惨厉的教训。

    一片白色的花瓣‘嗖’的一声直射过来,直接滑过他举剑的手臂,啊······嘶吼,大叫一声,被层层密密的花瓣雨包裸,漫天的绝望瞬间将他吞没,无力地挣扎,阴止不了衣袍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飞溅的鲜血,渐渐染红花瓣,妖娆般的刺入众人的瞳眸。

    凉国公心里忐忑,双手握拳,这声意听着不对!探头颅一看,浓眉根根坚起,耳鼓内一阵一阵惨叫的嘶吼声钻入,眸色一闪,一声怒吼的惊喝声忍不住冲口而出,“住手!住手!”话语响起的同时,发了疯似地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身后府卫惊见,抬臂一把拉过阻他急促的步子,举手‘啪’一掌,拍在凉国公的脑后,迅速背起,往后院急速地飘去。

    凉老祖脑海蓦然一空,深藏的瞳眸里充满着痛楚和挣扎一息,身躯一个弹飞,拔剑刺入,欲破开层层密农牧民的花瓣雨。

    “破——”

    可,就在这时,笛音聚停,花瓣四散,再次诡异地消失在众人的眸前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说不出心中是何感觉?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渐渐浮起一层雾气,手中的翡翠玉笛陡然发沉。原来生命真是如此的脆弱,心忽然间就开如抑制不住地生痛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退缩,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犯怂!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高音响起,惊骇了众人的动作,齐齐转眸,看着院中间,衣袍翻飞,长发披肩,俊脸上道道的划痕,鲜血横流的脸面带着紧绷的神情,残躯晃荡两下,‘砰’一声,直直扑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凉老祖眸色对个正着,身躯本能地急弹退后十几步,一直闪身避假山之后,面色铁青地着眸前的一切,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巨形苍蝇。

    嗖——唰——

    音波的气场余波却在此时拉开了序幕,亭子的盆景上,人工的湖里,只眨巴瞳眸的功夫,盆景颜色发黄枯萎,人工湖里的鱼儿也翻了白肚。

    至于,凉国公府里的侍卫,如今已经全部都倒在了地上,一具具尸体,身上全都是细微的伤口,鲜血还在缓缓继续流淌,只是那流出来的血全是黑色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