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0章 肆无忌惮
    眸光顿沉,不自觉握手成拳,继而不动声色地打量身后几个,嗯嗯,看到风的时候脸色停顿了下,像,真的很像!是她吗?

    收眸,这样看来,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莲花宫的新圣主了!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微闪,看着月光浮动,稳下心头波澜起伏的心绪,任他打量,抬手在元宝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扶摸,姿态闲适。

    凉老祖蹙眉,莲花宫的梳妆打扮圣主为何打上门来?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的长指,在那金发的毛中,来来回回的穿插,打理着那兽生的毛发。

    面抽,这么高大彪悍的狮子,竟然还是没有死!没有死?这,说明什么?说明莲花的神器真的拥有无尽的武力灵气。

    呜——熬——

    两方眸测,打量比定力的时候,一只灰色动物冲了过来,对着元宝咆哮不停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闪,这是狼?没想到哈,凉国公府竟然养着狼做宠物,蹙眉,好家伙,随着它的叫声,身后‘嗖嗖’窜出七八条狼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撇撇嘴,看凉老祖微暗的手势,轻拍了下元宝的脑袋,昂头颅鄙视之。

    金元宝倒吊的三角眼微眯,四蹄生风一跃,大吼一声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喳——”

    声响,带头的狼头咕噜掉在了地上,血淋淋的滚了几圈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笑语嫣然,字字清脆道:“我们家元宝就是喜欢这样的玩耍!文明啊,它们全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闻言,身后的尾巴直接甩成麻花,主人:伦家明明是懂文明的,抗议啊!弓着身躯不停的跳跃,追着几条狼到处乱窜的周时,意念还在不停叫屈:它们才是什么都不懂的畜生!

    伦家,只是喜欢和对面这样的小畜生,这样欢快的玩耍了而止。嗷——嗷——肉肉一点也不香,伦家还不想开森呢!

    拍死你们这些狗日的!不,狼日的!让你们对主子不敬,竟敢冲上来龅牙。

    金元宝带着狠劲儿,张开满是血丝的嘴,大爪子一下一下,‘叭叭’几声,地骤然多了向条狼尸体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!

    骨骼断烈的声音,清淅无比传出,穿入人的耳鼓,直惊的凉国公府的奴才奴婢们,汗毛倒立,脸色惨白,眸色‘瞪’圆,头脑发晕。

    看着那前蹄子一下一下,‘叭嗒叭嗒’的声音,很快就变成一块肉泥······抖成筛糠的身子一晃,华丽丽地瞬间晕倒好几个。

    关锦兰举眸,银盘中天正朦胧,神采不是一般的唯美啊!

    凉老祖当即变了脸色,这些狼都是他养大的,平时残暴的很,算得是他的伴,没想到今天,只只都是一招,就被那畜生魂归——故里了。

    真正嫂可以忍,叔也不可以忍!

    凉老祖眸内有利光闪烁,面色狰狞一瞬而逝,音色冷淡道:“闹够了,可以说,你们到底所谓何事而来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收眸色,轻飘金元宝的动作,忍不住唇角轻抽了下,竟还学上了她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让人见笑了,我们家元宝脾气不好,最讨厌不自量力的东西在它面前得瑟。”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怎样啊!本小姐就是来打脸了,也没看到你的敌意,切,到是会藏!轻柔地温雅一笑,伸手招回元宝,轻轻在它的头上点了一下,示意表扬。

    真解气!

    “阁下,可是莲花宫的新圣主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妖气一扭纤细的小腰肢,“凉国公的待客之道,真是让人不敢恭维”

    金元宝满眸晶亮,如打了鸡血似的,激动的不住求表现,忙挺身姿转到关锦兰的身后,圈着小尾巴,求座啊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满头黑线,唇角微抽,心情奇好道:“养个宠物都比别人的差,也是没准了,也只有你们凉国公府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音落,装逼,忍着恶心,忽略元宝四蹄上的腥人的狼血,边说边侧身坐到了元宝的身上。

    凉老祖一听,眸色似起熊熊的烈火,灼灼腾飞出来,“一个丫头片子,还是谦虚一点的好!”

    清风闻言一愣,脚尖借地一点,运用十成的功力朝凉老祖飞了过去,“敢对圣力不敬者,死!”

    凉老祖见状,身躯一闪,出手如风防避躲过,“轩儿,好好招呼客人,一个也不能放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故意抬手轻抚胸口,娇笑道:“怎么办?怎么办?真是吓死宝宝了!”

    凉奇轩听言,浑身汗毛倒立,是她?忠勇伯爵府的关锦兰,真是让人想不到,是她!对,是她!

    眸色瞬闪,呵呵······新仇加旧恨一并涌上心头,一挥手身后的府卫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大吼两声,身躯一跃,腾身稳稳地飞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凉奇轩见状,蹙浓眉,看着直接傻眼的府卫,没想到一个畜生竟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关大小姐就这本事,也敢主动上门来送死,怎么的,赵烨满足不了你,上门来找爷,帮你消淫火了!”

    音落,众府卫配合着露出肆无忌惮哈哈大笑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“就你,哼,凉雨盈一个,你都没搞定,还好意思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咔噔

    空气瞬间寂静愈冷,众府卫愣怔相视,几个意思?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瑟缩发抖,他们什么也没听到!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音落,唇角扬起一抹残忍嗜血的神色,抽剑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身躯一扭,凉奇轩直接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关锦兰昂头颅,朝凉奇轩竖小母指,痞笑得瑟道:“你这人真是,一点风度都没有,不就是说了,你睡,你妹,生什么气啊,本圣主说的可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呀——啊——

    太劲爆了,他们不要活了!

    凉奇轩眸眯,神色紧敛,眸色炯炯逼视,剑尖一抖,挑起几朵剑花,再次森森腾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意念微动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指轻抚,翡翠玉笛子,催动全身的内力,注入笛音之中,一人一狮姿态优雅配合得天衣无缝,缓缓地停靠于院中凉亭之顶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清亮悠扬的曲调,缠绵响彻四周的同时,清奇的莲花香味缓缓盈溢,随着笛音不停地飘飞着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