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9章 真是蓬荜生辉
    齐帝一听,忙筷子准备接过,赵老祖宗一抬臂,‘啪’又一声,这回直接落在齐帝的手上,“没听到,是给我的。”开一玩笑,莲花宫出品,必是精品,他都多少年没用上莲花宫的宝贝了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就这么点,没多拿点?”音色越讲越高,透着满满的不可思议!犯蠢!犯蠢啊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面色冷冷淡淡,薄唇轻启道:“兰儿,就给了这么多,一起试试?”哼,早就知道会是这样。所以,他果断扣下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见状,眉头一横,“滚犊子,你个熊货,这么说她便没带你进去过?竟还问我内力增强的办法,只要你进去修炼,呵呵······这三国年轻一辈中,绝对没有人能赢过你。”

    小兔崽子,他面前竟然也敢耍花样!憋气,吹胡须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眯,神色莫测深邃,“进去哪里?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一听,忙往嘴里吸气,收回飘逸去桌子中间的胡须,右手微抬愣,瞬间改左手,‘啪’一掌打在赵世子的臂上,“混小子,问你女人去,赶紧滚,赶紧的滚,多淘点东西孝敬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抿唇,侧眸,蹙剑眉,看着手臂被击的地方,神色略怔了怔,抬右手轻轻屈指弹了弹,青色衣袍上不存的巴掌痕印和灰尘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面抽,呦呦,这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恨‘瞪’齐帝,没改,没改,霸道洁癖的性子还是没有改,那这个事情,要怎么玩下去?

    愁——他的头发会不会气极,又黑回来!

    赵世子转眸,如刀雕刻的俊脸上无波无澜,内里平静碎裂,酸涩满溢,看来小东西还跟他隔着心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眸光一变,小东西明明就有觉悟,也有把她自己全然交给他的打算,转头,略显寂寥,仿佛是陷入回忆,到底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侧眸,狐疑地轻扫赵老祖宗一眼,修长如玉手大手微握成拳,难道是因为空间?没错,绝对是空间,难道自己也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齐帝狭长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薄唇抿的紧紧,怎么在他面前打哑谜?臭小子,这么听他的话做什么?他让你滚,你就走,啊啊啊,他还没过够慈父瘾呢!

    忙对着背影说道:“这,这,烨儿,你这就走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天不早了,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天不早,你去干吗?嗯,好啊,好啊,有机会抱小,呸,小包子的路还远着呢!

    “烨儿,明天带她来参加宫宴,乖孩子,听话啊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身子一怔,“嗯,我会带她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音落,神色瞬间收敛,看着赵世子离开的背影,眸深难测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,唧吧唧吧嘴里的酒味儿,嗯,不带劲,不行,没醉意,可,现在他也只能装着有醉意!

    齐帝收眸,转身端坐,眸惊,老祖宗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老祖宗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音落,面抽,不爱喝这酒,也不能这么作,没见衣袍也要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去,管好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齐帝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老祖宗,你听到了吧,烨儿答应明天就带她过来参加宫宴了。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闻言,低头闻胸口,“嗯!你做的不错,这混犊子目前是我们赵宗最有出息的一个,你不要派人护着他,多点磨炼对他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齐帝嘴角抽搐,还要磨炼,他都心疼死了!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都听祖宗你的嘛!凉国公的那个老货,欺负烨儿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不然北延国使团送走后,我们就把他们端了吧?”

    音落,伸手,拿杯,仰脖子,一饮而尽,够劲,又呛又辣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,不急,要端也要由那他自己出手,你不准动。”音落,脚步当场开始飘飘忽忽地往外荡去。

    齐帝面黑,“老祖宗,你把那香茗,留一点下来,到时朕亲自己给你泡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翻白眼,哄小孩,头也不回,到时还不定在谁的肚子里面呢,步子飘忽,跨的宽度,更大更快了。

    撇嘴腹诽:就这么一点,小气吧啦,齐帝竟也想惦记······混犊子要是把莲花宫的圣主拐进了赵氏家门,想要什么没有,还是性格有问题!

    混犊子要是有一半的事业心,这天下早就是齐国的了······呵呵——他可是有借口去找翠花了,不错,这香茗送的真是时候。

    月色柔和清明,笼罩着整个大地,到处一片静谧,居民百姓都已经入睡了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却在此时,镀上一层透明的光环之色,大门随即也在‘轰’的一声巨响之后,直接被人从外面踹开,粉碎成渣渣。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汪——汪——

    整个凉国公府的人都给惊动的,各种叫嚷喧嚣此起彼伏随即跟着响了起,睡梦中的人直接慌乱,惊骇犹如被沸腾的油锅浇过,纷纷从被窝翻身坐起,一脸懵圈地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老爷!”

    “莫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迅速掀被,起身,伸手拿衣袍,伺候凉国公,来不及管自己光裸的身子。

    凉国公眸色寒凛,虽然善者不来,来者不善,但是到底是什么人?胆敢这么嚣张的夜踢,凉国公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凉老祖盘腿端坐秘室入定如老僧,忽尔神色一怔,略略蹙眉,鼻翼轻嗅,细闻空气内的武力波动气场,神色微怔,深吸入一口气,身躯一晃,顺着武力气流的波动,闪身出了秘室来到府门口。

    “贵客临门,真是蓬荜生辉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起好看的丹凤眼,眸测凉国公府的和图像上的方位,看着瞬闪而来的人,蹙眉,细瞄,是这人!是这人——伤的混球的吗?

    啧啧!保持的还不错,看样子也就四十几岁的样子,国子脸,就看他的容貌,像个正经品行端正的人,只是这双招子的眸色,却不怎么样,阴鸷酷烈的狠!

    凉老祖面色微凝,眸色暗光涌动,同样打量着高高站在院墙上的小女子,一袭粉桃红的衣袍,面覆纯白的面纱,只露出一双清耀眸的丹凤眼,眸色冷漠,艳丽中又带着清雅出尘气质,如同就要盛开的清莲花儿,将周围一切衬的黯然失色不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