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6章 恨不能当场绝倒
    一口浊气憋在胸口发不出,急垂眸,遮住眸里的所有的情绪,腹诽:他就知道,跟这个狼心狗肺的狐狸精讲道理是不行的,想用武力解决,咬牙,也是不行!

    自家师弟为了她都要送命了,竟还心甘情愿。他现在也被她捏在手心里,这日子现在都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面上眉眼弯弯成月牙,原来骚包男,吃鳖是这个样子了!

    “啧啧,本小姐还真是很怀疑你对你家师弟的情意,刚还说是为师弟出头,这会怎么又是污赖人抢你铺子,又说自己给人下药?特么的,有病赶紧回家治!”

    恶声恶气说完,头颅一扭,如**岁的小女妮子,傲娇——发脾气,再也不想理人!

    成灿闻言见状,面红面黑面白面青,双手紧握成拳,张嘴就要讥讽几语,可一看狐狸精阴晴不定的样子!

    憋气,心道:该死的女人,睁眼说瞎话,他为师弟出头可一点也没掺假,可为自己要解药也不假,谁说两件事不能同时进行了?

    他今早可是动用了师弟的力量,宫中的御医都找来了,可竟是一个也没查出他身体里种了何种痒药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看在本公子刚送了铺子给你的份上和我,我师弟的面上,解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小心脏似有五味齐聚,漫溢缠盖上来,盘旋久久不去,眯眸,掩下眸内酸涩,侧身之时,樱桃粉唇,瞬间含笑意,软啦吧唧的娃娃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算盘打的可真是好啊,看来火气很旺,身边没过经心的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成灿眨眸,一头雾水的搞不清,这调调,能说她的性子,现在是晴天吗?

    可以,可以,好好说话了?

    握拳,他被她绕晕了,话音内到底是什么意思?这是想把人拐到那儿去,难道又看上他什么东西了?

    心里怯怯然,一脸谨慎看吸人血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,快把成公子寄养在我们这儿的香姨娘给他带回去,没看成公子上火的,都开始说胡话了。”

    清莲隐忍的辛苦,弯腰从食合里,拿出各式糕点,轻轻放下,细细摆好,再转身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瞳眸晶亮,圣主这翻脸不认账又阴人的架式,呃,不对,是功法,自由切换的速度,真是叫羡慕,看来她还得努力,一定要想办法赖在圣主身边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着这样一番连讽带刺的话语,骤然有点沉得抬不起头来。他算是知道这狐狸精为何对他下药了。

    真是不中用,这么快就露馅了。啊弥陀佛!呸,男子汉家家了,不信神佛,只信自己手中的拳头,哼,转眸,不得劲,他还是沾他师弟的光了,要不然这个女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他。

    我去他大爷!

    那老女人,做什么又有古怪的眸色——偷瞄他一眼?

    一院子的精神病!

    他自小就在江湖闯荡,没想到会在她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一个瘪,被个女人削了面子······这狐狸精,果真和他们俩兄弟犯冲,牙尖嘴利,说出的话刺耳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滴,装哑吧,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那都是为了师弟,再说,我也没想到会被你的人给买了回来,就因为这件事,你不可以这么对我?”音落,伸手,“解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鄙视翻白眼,解你妹!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微眨,小心脏一直哭唧唧的,搞的金豆子都要溢出来了,这个——要怎么破?唉,没法子破啊!

    “你师弟,谁?本圣主不熟。”音落,垂眸,吐糟:害人精,臭混蛋!

    成灿一听一噎,额头青筋爆跳,一口心头血似要冲破嗓子,吐狐狸精一脸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想要怎样?如果,我还能效力地方,您也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真是痒到骨髓里的。

    关锦兰优雅地坐到清风让人搬来的软塌上,轻‘啜’一口上好的绿牙儿,可怜兮兮道:“自然,成公子你这么有诚意,本圣主也不好再为难你。”音落,捏起一块桂花糕,细看,咬边,浅浅尝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一见,满额黑线,不好再为难他?

    那她这个妖气的样子,做给谁看?

    “唉,听说这蝶梦谷日进斗金,还真让人滟羡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狐狸精,又想打劫,不就是想银子吗?看这调调,丢死个人!师弟瞳瞎,才着了她的道!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特么的,又腹诽本小姐,不剜你层油下来,本小姐就跟你姓!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这圆月山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成灿,他都快要痒死了,师弟也还等着他呢,哪个有时间给她扯嘴巴子,顿时咬牙切齿道:“好,好看的不得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放下手里的桂花糕,身子瞬间坐的端直,“嗯,知音,可你知道嘛,就光送维修的费用可不少,唉,本小姐愁啊!”音落,斜瞟了眼成灿,继续道:“呀呀呀,一说这个,本小姐的头又开始疼,哎呦呦,疼死本小姐了!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嘴角直抽搐,“妖···你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磨牙咧嘴,“哎呦喂!成公子,你急了,本小姐只是好你唠唠嗑,你急什么,妖?妖什么呀?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恨不能当场绝倒!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的修养足够内敛,除了他师弟,只有他玩人的份,呵呵······一听到她的这声哎呦喂,只觉得肝都疼了!

    强忍住想吐的感觉,只要一对上这个狐狸精,他只有被气得跳脚的份,“蝶梦谷是师弟的产业,我也只是帮着打理,你有什么想法,自跟师弟说去,解药,解药!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身,捂耳,翻白眼,这么快就不玩了,那她小心脏的委屈,又像谁叙说?

    正因为是害人精混蛋的,她再必须出手啊!要不然,臭混球性子一上来,蝶梦谷肯定连毛都留不下来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成公子,没法子,圆月实在是太穷了,就不留你用晚膳了。哦!对了,香姨娘的寄宿费一会我让清莲跟你算清楚哈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