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5章 休想
    “拜见我们主子,为何不投帖子,为何不禀报,为何要翻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得得,别说了,总之本公子就是翻墙了,有本事快点进去禀告!”音落,身躯一扭,‘嗖’的一身朝相反方向纵身飞去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音落,身姿站定,指放唇边,奇异的唢声响起,七八个院卫腾身立于半空,眨眸几招‘砰砰砰’声响起飞逝,双方亦是眸色冷冷,打量着对方。

    成灿一见,忍不住冷哼一声的同时,整张脸瞬间五颜六色,身躯扭成一条麻花,发出悚人的闷吱声。

    侧头颅望天,俊脸一时扭曲的厉害,惊吓的身躯仓促,直直往长廊那边挪去,轻吁一口气,靠墙壁,内里腹诽:关跃海被他砍杀几千回。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痒毒在正阳下发作的如此厉害,转眸一看,心沉如石,他竟然落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惊骇欲厥,真是右手提剑的手,不敢放;左手扶墙的手,不敢撤。生怕一个不小急,当场直播,捞某处······

    想招呼众兄弟,又不能!

    院卫们相视,撇了撇嘴,搞不懂这男人,跑来她们圆月山庄,到底所为何事?

    难道,不会吧,专门来耍猴子戏了?

    成灿眸映,众院卫的面色,羞恼之情达到顶点,面色直接红的脖子与衣袍相接处,忍不住爆吼道:“关锦兰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你躲到哪儿去了,师弟是为了你才伤成那样,可是你呢!你竟然让受那么重伤的人丢在路边不管,你还有人性不?”

    金元宝一听,身子圈成一个球状,‘嗖’的一下子,滚的老远,堪堪避过花瓣似的鲜见打捞,耳朵竖成雷达线,‘主人,主人,有人找,有人找!’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收翡翠玉笛,肚子却在此时发起一声震天响,垂眸,抬手摸肚子,瘪瘪的呀!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气晕头了,昨晚到现在,她好像一粒米都没有下过肚子。

    金元宝一看,倒吊的三角眼急时眯起,暗腹:来的好,叫的妙,主子真是不得了!好在,伦家四肢能力超强,奔跑的技术高超,功力也深厚。

    不然,今天这个《莲之云啸》阵,它就要避不过去。好几次臆测不准,险起就——大发了!呜呜——嘤嘤——怎么可以随便给杀阵?

    这是要‘嫩’死谁!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绯红,“元宝,你先休息一下,等下再来过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:······

    四蹄一软,足下一滑,张着血盆大口直吐气,‘主人,咱不玩的好不?练功不是这样练的啊!’

    呜呜——伦家不行了!

    啊,呸,伦家行了,伦家只是想休息了!

    “反抗无效,你加紧调适一下。”

    ‘啊,主人,主人,莲花,莲花在那里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轻眸一看,湖泊水面只留几个水泡,好看的丹凤眼一眯,牵唇一笑,可不是呢!

    意念一动,长发未绾,素雅如仙地现身出了空间,痞样地撇了撇嘴,含笑而立,心里恨不能直接吹奏一曲,把他挤成一堆肉泥,然后拌上鲜艳的河虾子,蒸熟的给元宝吃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音落,院卫们一见,收剑抱拳行拱手礼后,迅速一边三个,退到关锦兰身边。

    “嗯,一边呆着去。”声音略沙哑,喉咙干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成灿遽然‘瞪’大瞳眸,一颗疼师弟的心瞬间悲凉如水,吸人血的狐狸精,果然不是人!

    看她面色潮红,长发披肩齐腰,气喘吁吁的样子,不定又和谁做那羞人的事情?

    叫的嗓子都哑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直接蹙眉,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倾城的小脸更红了,“看什么看,有事说事,没事滚蛋!”

    特么的,竟然腹诽她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看他个死样子,不定怎么忘往她身上沷什么样的脏水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,脸色铁青,“你·······”水性扬花的······这话不能说出口,垂眸,该怎么办,才能把这狐狸精,骗去见他师弟。

    关锦兰扯唇角,“呵,看你到是好的很,没事赶紧滚!”

    音落,暗腹:她忙着呢!转眸,一看,我去,奶娘在36号大院,人还没来啊!

    “有事,怎么可能没事!”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关大小姐,人在江湖讲的就是一个信字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不等成灿把话讲完,直接不奈烦地打断了,什么江湖?屁的江湖,本小姐是闺阁小姐。

    “清风,你说,清莲,糕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言出,两人异口同声,应是。

    “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刚发泄完的小心脏又一股一股地冒酸水了,哭唧唧的惹人烦,这臭混球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举眸,屏息,暗咬牙,望天,她的这个命哎!

    听一听,就忘了吗?你没有对不起他,早就说好了只做朋友了,气血倒流个呸······妈呀,真的好像要人命了,风内都似有他在呼唤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你现都听明白了吧,把药铺的地契还回来。”音落,握拳,装什么深沉,再装,也是吸人心血的狐狸精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翻白眼,回神,抬手呈兰花状,小指撩耳窝探出,垂眸细看,嗯,功臣啊!

    痞痞,嘟樱桃粉唇,轻送一口看气,似送出郁而不得发泄的心绪。眸色,斜睨,呃,我去!特么的——有病!

    肚子里,肯定又在憋什么坏主意。

    “切,我看你现在身体到是好得很呢!”音色娇软糯甜,嗲里嗲气地说完,不盈一握的纤细小腰肢微微一扭,媚气十足到靠在软塌之上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一见,煞气骤然集眸,大怒道:“好个屁!你抢了我的铺子,为何还对我下药?”

    骚狐狸!

    前世,肯定是红楼内的头牌花魁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秀眉一挑,樱桃粉一扬,双手一摊,“谁抢铺子了?谁下药?有人看见吗?”音落,撇嘴,头颅微扬,“那,那,看到没,祸从口出,知道不?否则就是打起官事来,你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成灿眸深,神色莫测难明,皱眉冷笑道:“哼,是你自己不好看吧,本公子到是无所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