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4章 吸人血的狐狸精
    “虽然,你说的不错,但这也不妨碍,我让你吃点小苦头。”

    赵晟面色一滞,“嗯,这个你绝对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心中激流席卷,“你说你在床上一躺就是三个月或半年,又会是怎样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他尤如帝王俯身,令人心忍不住生出惧意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抬臂伸手拉开掐在脖子上手,嘴角扯起优雅和煦的微笑,“你不会,毕经赵翰还在后面等着,北延国的拔跋太子也不是善茬。”

    不能低头,一旦低头,等着他的就是无尽的深渊,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还是个活着的人的日子,他一天也不想再过。

    “赵晟,不要再度挑战本世子的底线,那样的后果,你承受不起,平等王府更是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怎样的后果?我倒是很想试试。”

    面对凶狠嗜血的他,心里如果说一丝惧意也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不过,他还是毫无犹豫地反击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惧意——只来自于对妹妹的惭愧。

    “赵晟,难道你不知道,本世子一定决定,就绝对不会放过平等王府里所有的人。”音色淡淡,却有一股子果决残忍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真是好笑,齐帝虽然宠惯于你,但是,也绝对不会你这样,胡乱肆为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冷笑两声,挑起的剑眉好似随时都能卷起一场惊天的风爆,“本世子的字,可是齐帝亲赐的。”

    赵郡王俊美的容颜上,春水般的眸色微滞,‘龙一’这字,他一直以为是鲁阳王偷偷给赵烨起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意思,赵烨难道是,是,是齐帝的种?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这么说来齐帝的行为,也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···真是太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还以为鲁阳王府有造反之意,他甚之想过到时帮上一把手,把他推上去,只求,兰儿小姐愿承认喜欢他时,赵烨能够潇洒放手!

    现在,他要如周旋平衡,才能保住妹妹,甚而保住平等王府?

    忽略带伤的身体,起身掀开车帘,身子一跃,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想到真的要放弃,右手忍不住抬起,按着胸口的位置,修长如竹节般润泽的手指,抑制不住的颤抖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赵晟——”

    赵世子掀开车帘,“平等王府的安危就在你的一念这间,字这个事也只有你知道。”音落,放下了车帘,马车疾声而过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长平郡主面色复杂,丽眸登的滚圆,自她收到成灿递给她的消息······她就马不停蹄地来到守在圆月山庄门外。

    眸睁睁地看着自家大哥,被一黑衣人背上了,烨哥哥汗血宝马车。

    她一路命人打马追上,可现在,有谁能告诉她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大哥竟然狼狈不堪地摔倒在地面上,锦袍的胸口位置上染满了鲜血,原本俊削的身子此刻看起来是那样的赢弱不堪。

    长平郡主心悸不已,脚步虚浮地冲下马车,颤着音儿,急急问道:“大哥,大哥,你,你,怎么会变成这样?是谁打的你?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春水般的眸色泛起几丝厌倦的无奈,勉强撑起身子,苍白虚弱地紧紧地看着自家妹妹,“别怕,哥哥没事,送哥去碟梦谷。”

    长平郡主咬唇,丽眸泪珠子滚滚,额角的汗珠子淋离滚落,“嗯,大哥,你忍一下,我就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别哭,别哭,哥哥,真,真没事!”

    长平郡主闻言,好像重锤击心,全身也开始颤抖,侧身,转眸,“你个该死的奴才,还不快点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。”

    音落,连忙俯身,弯腰,运起,被吓得酥软手脚,一起扶着人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长平郡主,阴郁着一张俏脸,看着躺在马车内一动也不动的哥哥,烨哥······呸,混世魔王,真是太可恨了,真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圆月山庄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或许,成灿,那个浪当子会为她解惑,别给她知道是谁,她大哥,可不是谁都能欺侮的。

    蝶梦谷

    成灿面黑如墨汁,集结深不可见底的阴霾,双手紧握成拳,额头青筋爆跳,上好的银牙咬的咯咯直打颤。

    毒痒入心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,心里忍不住地咆哮,腹诽:恨不得把那该死的狐狐精,拉过来暴打一千万遍。

    可,他师弟还在她的手里捏着,他忍!

    长平郡主驾马的小厮,熟门熟路地驾着马车直直穿过两个院子再停下来,从后院进入了蝶梦谷后院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众人院卫,面色愣怔,闻言惊骇回神,急急上前背起晟公子,进了厢房。

    成灿听禀,脚尖一点地,直接弹飞过来,看着奄奄一息的师弟,吸人血的狐狸精!

    她强抢了他的药铺,还给他下毒,可怜悲催的事竟连太医也看不出来,这也就罢了!可,她就是这样照顾她师弟的,这卖买真是亏大发了!

    此时,成灿瞳眸赤红,抬臂一掌‘啪’的一声挥下,‘咔嘎’一声吱响,床头的框子子音声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长平郡主丽眸微闪,心间及速地闪过一丝明悟,看来把自家大哥伤成这样的事,成灿是心知肚明了,可她现在不能着急,账——总有清算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成······成哥哥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郡主,你别急,我这就去把那个罪魁祸首,抓过来。”

    长平郡主听言,忍不住愣怔,丽眸微转,眸前的人影已然消失,握拳,抿唇,咬牙,跺脚,身子一扭,就拔脚跟了出来,啊啊啊,直气的忍不住翻白眼,腹诽:是,她是不会功夫,但她有马车,“愣着做什么,去圆月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马车慢慢驶过街巷,随着鞭子‘啪’的一声落下,马儿鼻中打出一个响啼,发出长长的嘶鸣声,刷刷驶过长街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把乌光亮刀迎头扑面而来,成灿忍着身体的毒痒,身躯直转,抽剑迎上,‘砰砰’几招撞击,顿时盈溢起一片片的刀光剑影,染出重重叠叠光圈,砍的是那样的行云流水,“你,去而复返是什么意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