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3章 心头一粒珠
    他岂能如了他的愿,不是要治伤嘛!嗯哼!爷打的——爷负责。

    阿北默默收回手里笔和记录的小本本,身子一个旋转,飘落在发呆的主母面前,“主母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眸闪,淡淡一瞟,“说吧!”音落,小心脏似层层波浪卷起,脑中思绪飞转不体,果断理智不理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她病了!

    真是病了,小心脏给她下了降头!

    “主公,主公,说,说晟公子的伤,他负责。”音色结巴,额头冒汗,这事主母要是不同意,他一个人办不成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樱桃粉唇直抽,无语抬头望天,只觉灿阳真是刺眼的很听啦,伸手臂阻挡透指缝,眸眯细瞧,轻眨两上,牵唇苦笑,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转身,顿停,“谢主母!”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暗九打了好几个抖,主母!你行行好,再这样下去,大家的日子都没法子过了!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垂,遮住眸色的冷意,愣愣起身,立定咬了咬牙,又咬了牙,轻声呵呵两声,还是不相信她呢?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不相信的好,确实不值得相信!

    凉风拂来,似勾起人心深处地幽魅,引起心田最底层,不可为人言的贪念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长指,握紧成拳,身子骤然越来越重,帘前似又闪过那害人精混蛋的俊脸。

    几丝缠绕,几丝悲凉,几丝灰败,几丝邪火,瞬间集距冲于小脑瓜子,激的身子直打晃,呵呵······前面的未知还太多,你又有何脸面在这里伤悲春秋。

    还是赶紧增强自身的能力,才是王道啊!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蓦然抬头,冲天大吼一声,撒开四蹄,不停地往前冲,‘嗖嗖’的声音,快的刮起所经之处,片片黄叶,簌簌飘落。

    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风中巍然屹立,那样子就像一个守着边疆的战士,‘主人,你别伤心,元宝回来陪你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闪,心内似闪过一缕暖意,鬼使神差催着意念,“怎么跑的那么远,来。”

    嗷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‘伦家,这就来啊!’

    呜呜——嘤嘤——想哭,伦家爱您啊!伦家再努力一把,跳级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,伦家保护您。

    嗯,有人!

    金元宝一个踉跄,直接在空中打了一个趔趄,险些从空中跌落下来,不由暗咒一声:我靠!

    忘了,用缩骨术!

    果然最爱主子的,还是伦家啦!谁也争不过!

    关锦兰意海一晃,身子微转,抬手捂唇,干‘咳’一声,她好像以前对元宝做的过份了一点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翡翠玉笛一横,扫开吧吧狗腿缠上来的莲花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‘怎么可以这样,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后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抽,龇牙,这傲娇的骚包货,总算是开金口了,“就,你,是人不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莲花纤肢一扭,瞬间弹身,飞回湖泊内,运气养神,免的被二货主子活活——气死!

    ===

    阿北面色冷冷,内里复杂,“晟公子,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静静躺着不动晟公子,面皮子忍不住紧了又紧,成灿那个坏家伙要是知道他藏的位置······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主母,真是牛人啊!

    侧耳,听着空气中的流动气息,主动打开车帘的门后,主动挪位置,如烟丝见风轻散消出去。

    帘开,风进,带进一片惊悸,晦涩难明。

    赵晟蹙眉,鼻翼轻吸,背对着赵世子,再次放心地闭上了双眸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薄唇牵起骇人寒意,狭长的眸色更是深邃,阴霾的能滴下墨汁来。

    赵晟意满,挨他两次打,他就再也不欠他!

    “龙一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色深静如大海视线,宁静而深邃,“我的字你不佩叫了,不要再让我听到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唇角不由得抽搐,声线清幽,“两次了,就这两次,你不打,我刻守本份,现在我就不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音落,叠腿慵懒斜靠,好似正在聊着今天下午茶,喝什么?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转飘一眼,转身之时,忍不住轻‘嘶’一声,看着赵烨冷酷面色,抿唇几张。

    “她与我,就像心头一粒珠,她在,疼的满足;不在,疼的血流不止,就样疼着忍不住地想靠近,心之所向,我也没有办法。如果到了最后,她还是没有选择我,我会远遁,遥遥祝福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她天生就是为爷生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一怔,“不管将来如何,现在不努力一下,我死也不甘心。这样的她,如果,她让你放手,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赵世子沉默,放手?休想!

    “她已经溶入我的血骨,如何放手?凡对她起心思的人,就算死了也不行,除非他的家族死绝了,本世子也会把他拖出来暴尸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一噎,眼里闪过一抺惊愕与复杂,温雅和煦一笑,这才符合他一贯做事的准则!

    他现在还能活着,除了自己的本事,还是沾了兰儿小姐的光,“罪不及家人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薄唇弧度轻扬,似笑非笑地挑起好看的剑眉,“这招在我这里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呼吸微滞,音沉如落石轻压他的心扉,春水般的眸色漾起柔光粼粼,“公平竞争吧!”

    赵世子转眸,眸色似生了钩子,轻易就能勾出人心一样,刀雕的俊脸面也森森任寒,公平个屁?

    他们早就盖一张被子,睡了!

    赵晟唇角扬起一抺轻笑,似已然明白赵烨所露出来的意思,无所谓道:“你们现在并没有婚约,她还算不得是你的,花落谁家,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音,挑剑眉,眸色越来越深幽阴鸷,阴阴的还有抺深沉的痛惜,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,俊削的脸上罩着浓浓寒如冰霜。

    “或者,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温雅和煦一笑,音色潺潺道:“你不会,因为我是从她的圆山庄带出来的,你不会送这么好的机会给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眯,抬手臂伸手,凌厉的气势霎时席来,修长如玉的长指,狠狠地掐在赵晟的脖子,好看的剑眉似笑非笑地微上一挑,冰封的面色却在一瞬间笑的温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