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2章 绿茶婊的帽子
    呸!

    也不是!

    这厮不也是声声,说着如何相信她?然而,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——也终究如此,跟前世那个和自己的闺蜜搅和到一起的人又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唉,她现在也不是什么好鸟!绿茶婊的帽子·······呃,我,我不同意,这帽子我不戴。都是那些带把的不好,都是祸害!

    俗语都云:男人如果信的过,母猪都可以上树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别试图离开为夫,那样的后果,只能是我们一起履灭。”

    音落,狭长的瞳眸紧紧地锁着面前,这个不受训的小女子,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神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嘟嘴翻白眼,切,本小姐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,缓缓心神,索性放松了身子,眸珠子微微转动,露出淡淡鄙视的神色,“好啊,什么时候,你早点说,我点点家产,藏好,再去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看一听,脸色阴郁的可怕,一股无形的怒气好似就要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这个小东西,怎么总是养不熟?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的不让人省心?如果我身边也有这么一位红颜,你又会要爷怎么跟你交代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杵在原地,是啊!男女在一起哪来纯洁的友谊?

    如果他身边也有一位这样的女子,自己会怎么对他?于是,狠瞪了眼他,磨牙霍霍道:“你如果有这么一位女子,本小姐主动给你们让道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竭力敛眸的怒气,胆生毛的小东西,竟然敢这样跟他叫嚣,收拾的还是不够!长臂一捞,将人狠狠的拉进了怀里,欺身而下的就要开始吻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见一怔,心里着实的憋屈难耐,这臭混球,让她想起了前世被男友和闰蜜的背叛,奋力偏过脸去,他的唇就擦过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赵世子爆怒,他这是让她换位思考,顾滤下他的感受。可她到好,竟还使上了性子,带着惩罚性的啃上了她唇,强势而霸道。

    灵活的舌头,硬顶开她的贝齿,探入其中,在她的檀口里,肆意吮吸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他想几时对她为所欲为她就得配合,好看的丹凤眼直接眯成一条直线,心火,身火,齐齐翻涌席卷而来,抬腿,脚起风,使劲狠踩上他的脚背,左右磋磨。

    疼不死你丫的!

    赵世子闷哼一声,但是他的手臂却是更加努力楼压着她,唇上带着狠劲的啃咬,叙说着心里笔墨都难以描述的复杂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登的滚圆,什么时候改属狗的了?

    妈蛋,就你会啃啊,本小姐也不差,不就是啃吗?

    赵世子吃痛,终是松开了她的樱桃粉唇,唇上的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,心情难以言喻,她不是故意了,她只是生气极了,抬手轻抚上他的薄唇,“痛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抬臂拉下唇上的纤细小手,放胸口,“这里痛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一来就发脾气,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分开,。”音落,嘟起红肿的唇绊,扭头,再不肯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秋风起,吹动檐解的风铃,悠扬悦耳的声音,打破两人的沉寂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幽深,揉揉她倔强的小脑瓜子,“那你现在的行为,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关锦兰只觉心里堵的难受,眨巴眨巴瞳眸,把心绪沉入心底深处封存,“你那忙,为点丁事,跑回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爷,看到消息,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看你这样子,也知道你吃得定是极饱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神情微怔,薄唇轻扯,“我还没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登眸,双手插腰做市景象道:“你说你怎么回事,帮着别人上工,膳食都没捞上,还敢回来,还不快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不由为自己刚才的行为,产生一丝后悔之意,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赵晟那个混蛋,为什么打不还手?

    该死的笑面虎!

    他赵烨也会有上别人当的时候,“事情再多,一时半会也做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呢?”音落,蹙眉,现在,这画风算是正常了嘛!正常了吗?

    “今晚上,我要见老祖宗,不能过来,现在陪为夫一起用中午膳?”音落,眸转,到要看看小东西怎么把话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背手,勾手指,妈蛋,她还没动手呢!

    赵世子思绪一瞬百转,薄唇轻启,“那为夫陪你用膳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不禁心神一凛,嘴角扬起一丝苦笑,这个牛皮糖,捉着她的短处,不停地挤兑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,那个,嗯,你等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欲迈出的步子一怔,停步侧身,讪讪转头颅,“那个,其实吧,我还没吩咐别准备食材了呢!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所以呢?

    当然,是没得吃啊!

    面红,这臭混球,看着他瞳眸内又恢复了宠溺的眸色,她好像也应该当场,起动小媳妇的模式,响音领导的招唤,侧眸,轻嗔一眼,催动意念拿出一个茶包。

    “这是莲幻茶,你拿去晚上和···和···和老祖宗一起喝,算是我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微挑,果然是刚才方式不对,忘了这小东西是个吃软不吃硬的,伸手接过,“为夫尽量不乱吃醋,但,你也不可以和别的男子靠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做事情前,先报备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秀眉急蹙即消:妈蛋,就她身边这么多的眼线,还要报备?那个记录的小本本的呢?

    来来!

    看本小姐不嫩,呃,这事不能做,大家出来混饭吃,都不容易!

    “好,先谢谢你体谅,嗯,人呢?我去!”转身,晃眼,啊,面上浅浅的微笑,如三月的烟花绚烂,在看到那消失的人景后,瞬间寂寥,抬脚迈门框,蹲坐,托腮,发呆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脸上阴睛不定,忽明忽暗,握紧的手背青筋根根突起。

    “阿北,把混蛋移动我的别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,冷如冰霜,犀利地透过空气,躲向那间的客房,身上的寒意巨浓,竟敢用苦肉计离间他和小东西的情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