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眼前发黑
    顿觉,额前有一群乌鸦,臭混球这个醋意绝对能开醋厂了,“清风,安排到客房去,这是灵泉水,内服外擦,再,再找个人给他上药。”

    清风默哀,晟公子的档次可是比成公子高多了,成公子所做的事,有哪一样不是为了眸前的这位,竟落的每天午时,痒毒发做。

    清莲从外面走了进来,“圣主,地契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中午用完膳,就去三十六号大院,把周妈妈和吉祥如意都给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摆手,垂眸,看着手里的地契,嘴角勾起一抺浅浅的苦笑,心里为何还是堵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账还是没算清,要不然不能够!这个就算是本金,剩下的利息再和成公子再慢慢算。

    音落,勾手指玩儿,她这头忙着和别人算账,晚上,臭混球更定就会来找她算账了,嘿嘿······怎么办?

    眼前发黑呢!

    哎!

    清莲看着自家圣主,背后竟然冒出了一层冷汗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宫中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手里的信息,狭长的瞳眸内射出一抹冷凛的锋锐,竟把赵晟那个混蛋安排到了客房,竟还让人给他治伤······哼!

    “皇叔,有事,晚上让那老头等我。”音落,人就要走。

    齐帝闻言见状,腮绑子登时僵了僵,狭长的瞳眸一眯,“烨儿,你什么事这么忙?这刚进宫,就要出去。还有那是我们赵氏的老祖宗,给他点礼貌行不?”

    “皇叔,晚上我再过来,温太子那,有六弟。”话落,脚步骤宽,几步而止,人已消失就眸前。

    齐帝垂眸,放下手里的呈文,摸了摸手中的碧玉珠子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见,忙躬身行礼,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淡淡开口,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音落,一黑衣人瞬间出现,叩拜下去,“忠勇伯爵府大小姐,晟公子。”音落,人影如来时一样,如一缕烟丝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齐帝蹙剑眉,满室盈溢着窒息的愤然,汹涌的怒火腾升头顶,“李公公,随朕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抬手扬拂扬,身后两小太监头颅低至腰间,一左一右,轻轻地推开大门,又垂着头颅低至腰间的头颅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秋风阵阵,夹带着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关锦兰斜歪在贵妃塌上,眸色似海浪卷卷,两手交握机勾紧绕,又相压着发出卡卡的声响,心里的思绪却游漾飘远,默计着那厮会在几时杀到?

    信她!还是不信她?她又要如何应答?

    “圣主!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,你带着人都下去,听到什么也不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可,是!”

    清风蹙眉,抱拳退出的同时,忍不住看了看院中的大树。

    “人都回来了,站那高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世子身子一扬,旋起一阵劲风掠过院内的盘景,转眸已然钳上她的手腕,音色冷冽道:“你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这都托爷的福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你饿了吧,我准备了一些你爱吃了。”

    ”哼,你可还是了不起啊,身兼数职,还有时间帮爷准膳食。“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嘴欠!说什么不好,掉坑里去了!

    关锦兰讪讪,看他眸色静静,细细审视她的眼神,抿唇,得了,再多解释也不管用啊!

    不就是比底气吗?比就比摆,本小姐保证比那闷嘴的葫芦还紧!

    赵世子眸觉,似能听到空气中心跳的声音,薄唇微抿,好看的剑眉微挑,忽改主意,一把拉过搂住,箍得死紧,紧的某女心头直发窒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是不是真的心悦我?是不是真心愿意和我过一辈子?是不是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,也不会离开我?”音色深沉,语调缓慢,面上的神情郑重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后面两个问题都好答啊!

    第一个,心悦?

    她的小心脏早就脱离轨道,能实诚的回答问题?这个,当然是不成了!

    盛着他注意力不集中,悄悄拉开手腕上的老虎钳子,毅然转身就走,她心里酸涩难明,她不想骗他?可这臭混球却骗了她?

    明明就是说里面帮她挣不动产了,这就是他说的去努力?去揍人,还把人揍的那惨!

    特么的!

    本小姐决定不伺候了!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身形一闪,快如闪电,一下子再次,抓住了她的手腕,握住她的命脉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头颅,身不由已被人圈进坚硬的怀抱,好看的丹凤眼滴溜滴溜荡来荡去,内里哀叹一声:做死哦,怎么忘了用轻功啊!

    “喂喂,臭混球,你这是几个意思?起紧放手,我疼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也会痛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微顿,声音他外平稳道:“我为何会不知道痛?”音落,抬眸,紧盯着他的狭长瞳眸。

    妈蛋,这千年老狐妖,她怎么才可能脱身呢?

    “你再扭一个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·我那有扭?你那只眼看到我扭了?”音落,侧头颅,纤细的腰肢已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靠在屏风上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再给爷做,爷就先收拾的你,再做了他。”俯耳的低言,阴啐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过如斯,有本事,现在就来,本小姐就爱这调调。”音落,惦脚尖,樱桃粉唇戏谑地划过紧抿的薄唇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,不要,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想骂她不要脸,那她就不要脸给他看。反正,也是他教她的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就是紧扣着她的命脉不松手,狭长的瞳眸漆黑如墨,发出咄咄逼人的冷冽气势,还有说不出的心痛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深吸了一口气,美目冷冷地凝视,“这段时间有劳世子爷照顾,作为对你的报答,凉国公府的事一了,我就离开你的视线,免得碍了世子爷的眼。”语气淡定无波,美眸中全是讽刺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的不信任她?

    每次一见面——罢了!

    再不治他这毛病,动咋就犯浑,竟又跑去打人了!妈妈眯,她怎么老扯着他打架的事情?啊啊啊·······小心脏,你又拐着本小姐做了错误的决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