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0章 哎呦喂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眸色微滞,低头看着手中的鱼食,莞尔苦笑一声,腹诽:小心脏今早不停的造反,原来是因为这件事。

    臭混球,还说去里面给她挣不动产!

    这天下,还有什么是能信的过了?

    思绪微转,起身,举眸,面上顿含奇媚的笑意,不动声色地移到成灿的面前,轻吐一口香气道:“骚气男,你个二大爷!”

    成讪惊骇,瞬间退后三步,脸色乍红乍白,这狐狸精,他这是见鬼了?怎么可以让狐狸精靠近身边。

    一时间面色狰狞,又不能将这件事跟师弟说,“·······你,你,我师弟要是有什么事,都是你惹的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师弟有什么事,不是你保护不周的错吗?”

    成灿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反应迟钝的女人,不对!她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“贾公子!”爆吼!

    关锦兰蹙秀眉,好看的丹凤眼迎阳,如柳的纤细腰肢一声,朝成灿翻了个鄙视的白眼,“你眼瞎了,那里的公子?”

    音落,身子往软塌上一靠,樱桃粉唇微微一张,接过身旁侍女递上的晶葬莹的紫色圆葡萄,轻含斜睨一眼,抿唇细嚼,缓缓吞下,吐出子儿。

    成灿见状,面色瞬红,怔愣片刻,算是明白了,他是怎么说怎么不对,因为她根本就是在找他的碴?

    逗着他玩儿!

    “你,到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眸,“矮油,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,能把你怎样?”

    成灿一噎,绝倒,怎么比他碟梦谷的女人还难缠,“说人话!”他师弟等不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听说,城东前门街上右边的同仁药铺生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成灿,眸色警惕地看着关锦兰,她想干吗?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身姿一扭,坐起身子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指一声,身旁的另一位侍卫缓缓走出,蹲下,轻敲着关锦兰的细腿儿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意思,就手里的药做得有点多了,要是能有间像同仁药铺这样的店,我也就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成灿瞪圆了双眼,“你,你想抢劫?”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眨巴眨巴,抢的就是你,有本事快点回去告状,好让赵晟这害人精的混蛋,离她的生活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,就算了,本小姐累了,正好睡个回笼觉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,给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脚下的步子微怔,这骚气货对害人精混蛋还真不是一般的师兄弟之情啊!

    “你可别勉强,其实,本小姐完全可以在城东前门那慢慢找。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后背一僵,觉得自已牙后槽都要咬碎了,“不勉强,本公子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地契?”

    “随后奉上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故意打了个哈欠,“还真是累了,成公子,等本小姐睡醒了,我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成灿怒火中烧,“这是我的玉佩,蝶梦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莞尔一笑,“清风,让清莲去蝶梦谷取地契。”

    清风神情那个复杂,圣主这明显就是在报香儿的仇,上前接过转身向院外走去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有丹凤眼,眯成弯弯的月牙,“成公子,外面要是传出本圣主趁火打劫这事,”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这事还真是难办。”

    成灿,这是要打落银牙和血吞,“哼,外面绝对不会传出这样不实的传言的。”音落,垂首,就你这爱财的样子,还要别人传?

    “哎呦喂!成公子你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本圣主对你,可真是佩服。想留你在圆月用膳,可一想,你现在肯定没心思在这里用膳。可本圣主,也不能白拿你的药铺,还真是难办。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她那声哎呦喂,身体忍不住打了好几个抖,狐狸精的道行果然高阿,这一声,还真是让人惊悚,后怕。

    “这事,一点也不难办,只要你现在动身什么都来的及!”后面那句话硬忍着没有说出来,师弟心里还盼着你呢!

    骚狐狸!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有两小人,又开始打架,最后还是怂嗖嗖的怕死,只能恶心人出气,更不能让小心脏得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本圣主心地善良,白拿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,这样,这是莲花宫疗伤的圣药,成公子要是信得过,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成灿:腹黑、阴显、狭窄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自是信得过莲花宫圣药的。”音落,满肚疑腹地接过,狐狸精亲自递过来的药瓶。

    清风走进来时,正好看到成灿接过了药瓶,不由的为成灿捏了把汗,那药有疗伤的效果不错,可里面是掺了痒痒粉的。

    每天午时准时发作,除非拿到解药,要不然······圣主!

    真是被香儿的事,还是她禀报的信息给刺激了,真是不敢往下想。心里默哀,成小子,你多保重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丹风眼微斜,“看来成公子也只是嘴上说说相信我,罢了!本圣主,真是累的很了,清风,扶我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服,现在就服。”

    成灿大吼一声,顺手把药硬吞了下去,心里可是把关锦兰的祖宗都骂上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满意某人的识相,“清风,等世子出够气,再把晟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成灿闻言,这回真是绝倒了!‘扑’的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微愣,过分的吗?蹙眉,嫌弃地看了一眼,“送他回碟梦谷去。”音落,果断回去补眠,真累,她要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清风眼角抽搐,圣主硬是把带着伤的成公子给‘激晕’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觉睡来,再次看到赵晟时,叛变的小心脏好似被一排排,密密麻麻的针扎过······举眸望天,虽然各种状态都呈在脑瓜子里面泛现,但是,眸前的状态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臭混球,不知道有没有事?

    真希望他现在也能这样‘全须全尾’的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本小姐,原本是坏人呀!

    收眸,看害人精混蛋的样子,再一想到长平郡主,某女哀叹了一声,是祸躲不过啊!

    不就是牛肉丸嘛,至于把人打成这样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