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9章 姿撩人心
    哎哟,别不睬人啊,泡澡归泡澡,多无聊啊!嗯,几个意思?我,我的错,我忘了,回头就把你整两只画眉鸟进来陪你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么调皮?拔人水,可不是淑女的做法,啊,什么?你不是淑女,嗯,唉,好吧!

    咱们谈谈天,唠唠嗑嗑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那那,装像可不太好,说说四大家族是个什么意思?那几个人,能不能退回去?或者,本小姐把她们嫁出去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喂,你几个意思?

    哎呀,本小姐真心好头疼!

    太阳穴突突跳动,处已刮刑?怎么会这样?丫的,瞬间弹跳起身,斜眸睨鄙视,唇角直抽搐,恶声恶气:你骗我的吧!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切什么切,泼什么水,说清楚,要不然这事玩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收下他们,对我和他们都有好处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你这是让本小姐养面首,啊,呸,公主什么的才有资格养面首,本小姐什么都不是,啊啊啊······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你再沷一次看看,本小姐绝对冲进去,游泳谁不会啊!

    别跑,快点说!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你二大爷,搞半天全是因为你,灵气太过于浓郁关本小姐什么事,你怎么不跟他们双修,凭什么让本小姐受罪。

    嗷嗷——灵气爆发,压制不住······那你是干什么吃了呀!一翻交流直交流到某女直接推坐在地上,登大瞳眸,真正是欲哭无泪啊!

    爆体,那她要怎么办?她不想死,可突然多出来的四男,怎么办?无意识,两手开始拔草,不,拔的是上好的草药。

    修,修,双修,修你妹!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抬手,侧眸一看,满指甲的黑泥巴,我去,个个都成精了,竟然还会躲,我,我一定有会找到解决的办法,一定会找到了,不就是灵气嘛,用完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多种点农作物,多拉点人进来修练,啊啊啊,抿唇,这个不行,再想想,我,我不想再看到莲花这騒包货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轻响,水花四溢,华丽奢侈的翡翠温泉池内,某女愣愣站立在当中,疆硬着身子迟迟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一盏茶·······二盏茶······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催眠了再拉进来修练,妈蛋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!

    郁闷啊!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邪门的事儿就给她碰上了,哀嚎,看来必须找个时间去潽济寺走动走动······

    成灿一路上提气飞身,步伐渐起微促,走走停停,眯眸很登一眼,圆月山庄的大门,总算是找着到这狐狸精的老巢,抬手一股劲气划去,‘铛’的一声闷响,传去老远。

    守门的院卫身子一翻仰,起身拍拍身上的袍子,瞬间面黑如炭,压了压心口的腥甜,到要看看是哪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竟敢来圆月山庄门口撒野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门响门开,双方僵视片刻,“公子,找错门了吧?我们这儿可不是医馆。”音落,欲关门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见状,气急痞笑,脚下步子一扭,身子一扬,硬挤了半个身子,靠在门上,还没见到那个狐狸精,就想关门,大爷我可以堵门。

    守门的院卫一看,唇角微抽,他娘的这姿态,跟红楼的骚娘们一样一样的,“都说不是医馆了,这位公子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主子。”

    小厮一听,瞳眸瞬眯,呦呦,就这姿态,找他主子?鄙视的眸色滴溜轻转两回,主子昨晚再来,他就能找来,说不得还真就有一腿。

    收思绪,再次将红袍公子上下打量了遍,小意轻言寻问道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,赵世子拉着晟公子出远门谈心了,你们主子听到这话肯定会见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厮一听,眉头直接皱出一条直缝来,主子和混世魔王的风流韵事,他还是听过这么一耳朵,这,现在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主子,跟晟公子也,也,我,我不能乱想,“你先退出去,小的才能给你去传信。”

    成灿抓狂,赖的再跟一守门院卫磨牙,抬手抬腿推人,就想往内面冲。

    院门侍卫一看,这还得了!

    当下变脸,身子一扭的同时已然轻轻避开,同时顺势还回去一招,霎时两个眸色,再次相遇,各自压下心头的惊叹。

    院门侍卫背手,几握拳头,缓缓微微酸麻的手臂,一板一眼道:“就凭你想强闯我们圆月山庄,真是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成公子,请进。”清风识时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成灿一听,满面的骄横样刹那隐去,举手间病态全无,“你主子呢?出大事了知道不。”音落一怔,阴阳怪气的女人,竟然看也不看他,害他白担心一场。

    清风身子端正,头也不回,抬腿直前走,语气冷淡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院门侍卫眸色怔怔,轻身关门。

    成灿一噎,唇角微抽搐,脚步不停跟了上去。心里忍不住开始咒骂:莲花宫,她娘的全是怪胎,牛气哄哄的,也不怕熏死人!

    一阵晨风过迎面而来,轻轻荡漾,院内传来阵阵的花香和幽竹之声,令那弯弯长廊沁出一股悠悠闲适的意境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晟公子的师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顿时一道邪火直冲脑门,脚尖一点,身子一扭,直接飘身院门同时,吐出一口腥甜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淡淡,语轻若梵音,“我这里不是医馆,有病转身往后直走,拐三个弯,出门,拐两弯,定能解你的病体。”音落,转眸,俯身,继续喂湖里的锦鱼。

    成灿愣怔,果然是一个狐狸精!

    她乐的到是自在,披着仙女的外皮子,专做狐狸精的事,这样子要是给师弟看到,哼,腰肢束那么紧,做什么?

    蹙眉,上下轻扫一眼,直气的七窍生烟,骚狐狸,素净绝美的容颜上,竟然还凝带着一抺忧愁,长长的睫毛微翘,美眸水雾朦胧,我见犹怜默默地望着湖里的锦鱼。

    大手顿握成拳,他就说她是一个惹货的狐狸精,一点儿也没冤枉她,“贾公子,多亏你昨晚送的牛肉丸,赵世子拉着我们师弟谈话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