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8章 太奢侈了
    “他是我师兄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“又不是我师兄,再说,他有什么事,也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成灿捂着心口撕裂般传来的疼痛,无奈,踉跄着爬了起来,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,没时间疗伤,紧跟其后出门,他要赶紧去找那个惹货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抱被子左滚右滚,小脑瓜子如被惊雷炸响,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!

    为嘛?

    她的小心脏又在闹革命,到底要怎样才好?突然想起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算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小心脏见到那害人精会甜,害人精混蛋说他和她以后只做朋友,小心脏会涩,害人精混蛋空如其来的暧昧动作,又会让小心脏跳舞不止,还会搅的她面红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,我去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床板清楚传出一声脆响,某女抱腿,嗷嗷——她的脚后根好疼,‘嗖’一声,从床上弹起,‘砰’又是一声脆响,嗷嗷——好想死啊!

    满眸星星在眼前直飘荡,抬手抚额,吸气,吐气,再吸气,再吐气,真特么的丧气。一早就做好了决定,她这辈子就抱泥球这根粗大腿。

    谁来,她也不爱!

    现在,是怎样?

    妈蛋,本小姐死都不改。

    她和害人精混蛋相遇的地点不对,想遇的时间也不对,什么都不对,害人精混蛋——果然害人不浅!

    做什么才能,转移小心脏突如其来的鼓噪,“来人,请右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风面色微怔,第三次为关锦兰介绍并耐心地讲解莲花宫的不动产。

    关锦兰不时的点头,如小鸡吃食,一点两点,上下晃悠的爽快,砰,某女抿唇,翻白眼,抬手想拍桌子的手微顿,龇牙道:“清风,昨天还没来的及观赏圆月庄园,你带路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小心脏还是静不下来,怎么办?

    这么多的不动产哎,全是她的,全是本小姐的,唉!

    清风恭敬的退到身后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关锦兰暗吸一口凉气,一肚子怨念,往外面走去,妈蛋,满墙的常青藤郁郁葱葱,在风中轻轻呢喃,妈蛋,难道也发春了?长这么好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肥料下的太足,一会就让人清了你们,看你还怎么騒气——爬满墙?嗯嗯,还是这成堆的乱石头比较顺眼,有一种自然的韵味。

    清风见关锦兰面露喜色,“圣主,庄子后面有一处临水而建的阁楼,那里被百年老树掩映,雾气遮掩,若隐若现,咋看上去犹如仙境,您要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看就看摆!

    她现在这个状态,好想去死一死啊!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一脸得瑟走在前面的清风,秀眉微凝,背手边走边路踢脚,只觉那那都不顺意,抿唇,她到看看,庄园里哪来的湖泊?

    清风腹疑,实在搞不清圣主突如而来的小心思,脚下的步子缓了缓,解释道:“上一任圣主,尤爱湖水,所以花了不少人力物力,虽然很小,但因为是活水,看起来清澈能见底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呵呵两声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一路上花木石峰,静水流深,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碰到。

    清风侧眸偷瞄,圣主果然不亏是神器所选出来的,看到眸前的奇景,竟然可以表现的这么淡坦,抬臂伸手,推开那若隐若现的阁楼之门,展现在关锦兰眼前的是一处宽阔如殿宇的内室。

    偌大的内室中,雾气飞扬,热气氤氲,里外两边都被象牙屏风隔开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淡淡,看着清风退即一边的身影,步子微动,转过屏风一看,嗯,不免有些惊诧:不愧是‘莲花宫’,好大的手笔,好奢侈的享受!

    近五十平米的浴池,竟然全是用暖玉面铺而成的,这池水竟是从外面活水引进来的,通过中转时加热而来,冒着汩汩热气,实在是诱人的很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步步朝下的台阶,用的竟然是翡翠玉石!咋舌,真好,研究一下这个,她的小心脏就没时间来造反!

    妈妈咪!

    算一算,这个要是放在现代的那个世界,一块如此通透的翡翠玉石价值几何?呀,瞬间肉疼,回不去哎!

    纯废脑子,浪费脑细胞!

    但是,就这样放在这里,拿它来铺台阶,落在上面脚,呵呵······垂首,抬腿,看了又看自己的小脚丫子,嗷嗷——挖下来收进莲花空间,谁也抢不走!

    磨拳擦拳,上一任莲花宫主,她那是什么脚?

    实在是太、太奢侈了!

    清风见关锦兰弯幻不定的神色,唇角抽搐,不知为何眸前,突然浮圣主吩咐她找人把这些全部都挖出来,拉去《宝华阁》拍卖的奇异影像!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关锦兰捂唇,轻咳两声,腹诽:想什么呢?面色时青时红时白,搞什么鬼?

    清风听音,瞬间回神,“圣主,这个地方是独属于你的,当然,你往后也可以带着夫主和待夫,他们其中一人过来这里泡温泉。”

    音落,急急抿唇,她这是怎么了,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,讲出这样的话来?

    面红,讪讪抱拳,“圣主,属下还有点事,属下先退了。”音落,滚水落脚似地,弹飞着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得给圣主留下空间理思绪,平静,平静——她也要平静!平静!

    关锦兰心思百转,感叹不停,咦!不对,清风,刚才说那话,几个意思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关锦兰朝清风的背影喊道:“清风,你给我站住!你这是要上那儿去?刚才你说的话我不想再听到。”

    清风身子愣怔,脚步瞬停,转身,抱拳行礼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莲花宫,从本圣主起,就没有待夫这茬。”

    清风听言,面色复杂至极,抱拳,“请圣主甚言,这话要是传到四大家族耳里?属下失职,请圣主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时无法斥驳,“滚!”

    清风听言,又是一怔,无奈抱拳行礼,退步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扯了扯嘴角,决定好好地和莲花谈谈心去。

    莲花,做什么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