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7章 醋意横呈
    黑衣人脸色发白,心怦地一跳,内力一凝滞,出于对危险本能防备,他想摆脱笛音的缠绕,可是越用内力催赶,越是被缠绕。

    直惊到他翻身,脚尖急促借力点地,甩着袖袍就要逃,然而内力却在此时瞬间消失,借力的双脚一点,两腿登时一软,‘叭’一声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习惯性眯起,冷冷地看着摊坐在地上的人,战况竟是这样就结束了,‘莲花宫’的音波功竟然厉害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关锦兰意念微动,收起翡翠玉笛,披衣下床,轻啜一口杯中如许的甘冽绿茶,踏着恼人的步子轻靠门框,顶着一双泛青的瞳眸,“赶紧拉走?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色深幽,莫测难明,这是小东西第一次在他面前毫不隐藏她的实力。

    关锦兰翻白眼,几个意思?

    还想赖在她这里?

    “元宝,你还不出来,不想开晕的是吧?”

    金元宝抬前蹄揉脑袋,‘主人,没啊,决对没有的事,伦家正在高兴,主子您神功大成呢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鄙视翻白眼,很是轻蔑地扫了下金元宝,呸!高兴?确定不是在研究怎么怎么开森。

    金元宝,呜——主人为毛老是看不上它。抓狂,它是神兽,伦家要进级,一定要进级啊!

    四蹄一扬,忽视主人的相公,张开大口,拖着身着黑衣的射箭之人就走,没办法吃相太难看,可不能再让主人对它有不好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唇角带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,抬腿踏步上前,一把将人抱起,举高高轻转两圈,神色肃穆,久久细看,这个狡猾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哼,总算是长大了,知道心痛自家男人了!”音落,一把将拥入怀里,头颅微垂,轻咬她精致的小耳垂。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耳垂发麻,小脑瓜子又闪过刚刚的某些不可言说的画面,心中登时又狂跳两下,手臂膀微抬,“别咬,我腿软,站不住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闻,这娇娇糯糯的求饶声,顿觉腹下瞬热,一股子热气直往脐下三寸冲去,仿似身体每一分每寸都在叫嚣,言语不可描述的渴望又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手臂微动,抬手抚上她的樱桃粉唇,感觉着那里的娇嫩与温软,“小兰儿,又调戏为夫。”

    ”······我,我没有。“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好想一口狠狠的咬他手指,现的什么宝?不就是手指长嘛,搅什么搅,挖什么挖,有金矿啊,搅的她舌根直发麻。

    抬臂伸手,一把拉下,“别闹,真累,赶紧睡!”

    “不睡,天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哦,你牛,我不行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好?

    你到是松手啊!搂的这么紧,肚子上顶······让她心跳如雷,面红似火,

    “——你!”音儿发颤,好看的丹凤眼睁的圆,眸内盈溢熊熊之火狠瞪于他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凝,眸底内逸起浓浓的笑意,“为夫抱你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能说不要?不能,人家话音儿一落,直接就弯腰上手的啊!

    “喂,你去那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抬头颅,盖被子的大手微微一滞,片刻后哈哈大笑,如刀雕刻般的价俊脸荡漾起绚丽的喜悦,“为夫给你争不动产去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欲起身,轻嗔道:“那个不急,你用了早膳,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夫爱吃你这味早膳,给不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顿,俏脸飞快的爬上绯红,“我去,你赶紧走,有多快走多快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手臂微动,连被带人一起抱在怀里,薄唇再次轻触她耳垂道:“为夫,晚上再过来和你一起用晚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张了张嘴,最后吐出这么一句,“哦,我煮你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音落,放人,轻嚼一口,起身微顿,还是踏着步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‘嗖’卷着被子连转两个回合,妈妈咪,总算是有觉睡了呀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世子阴着板板六十四的冷脸,看着手里的消息,轻哼一声,眸色冷冷,神思飘游,赵晟,这个混蛋,竟然吃上小东西送过来的牛肉丸,他还没吃上呢!

    “去枫林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晟此时正在为关锦兰特意让人送给他的吃食‘牛肉丸’高兴,虽说没能和兰儿小姐一起用晚膳,但怎么说,她还是惦记着他的,不然,就不会特意让人给他送着新吃食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进门,就看到那混蛋扬着万年不变的笑意,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挑,心里顿升一股邪火,阴恻恻道:“牛肉丸很好吃?”

    赵晟净如春水般的皮色微漾,温雅从容唇微微一笑“嗯,味道很独特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眼瞳微眯,抬手勾住赵晟的肩膀,“来,我们去个地方,跟我好好说说牛肉丸的味道是怎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成灿一看,忍不住闪身而出,拦住了两人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你退下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成灿很想爆粗,屁的没事!

    赵世子上次把师弟揍成了肉饼,这回还不知道会不会伤筋动骨,都是那狐狸精惹的祸。可是,自家师弟一个劲的向他使眼色,这是什么意思呢?身子却是退到了路边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“阿北,你回去盯着,中午前我要听到对齐国有用的信息。”音落,双目森冷,浑身散发着决断之意,“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师弟!”音落,暗吸一口气,谨慎待之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衣袖扬起,一道凌厉的掌风,带着加大的气流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成灿惊见,脚步微挪,身子倒飞,‘砰’一声闷响,抬头颅苦笑,缓缓挣扎着爬起身,一道鲜血顺着嘴角溢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晟面色微顿,手臂微甩,一个药瓶弹飞,掉落成灿手里,“赵烨,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笑不出来了吧!

    这样才算有点意思,看着爬起来的成灿,身上浓浓杀气弥漫,再不识相,他不介意亲自操刀把他做成人干,挂到蝶梦谷门前展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