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6章 悠悠真相白
    抬眸,空中月色澄净瞬间暗沉,嗯,丫的,恨不能当场比中指,刚还看到你得瑟了,现在躲什么躲,吃屎去。

    心中百转千回,磨牙霍霍,恶声恶气道:“机会只有一次,没有第二次,你若还是存心藏着,就只能陪着哑婆了。“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真的没有。”音落,身子一个哆嗦,好似不知从哪儿窜来一阵凉风,冷的全身疼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被人瞧不起,牙疼!

    “好吧,自然你选择不说,机会就让给哑婆了。”

    你妹的!都属挤牙膏的呀,不挤不出,这才是欠收拾的货。不是她,好吧,丫的,本小姐就这么挺着,绝对要熬到天亮。

    眸珠子滴溜一转,相对训练有素的狡猾间谍,十几岁的香儿,显然更加容易懂清楚,她绝对不相信害人精混蛋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莲花那骚包货,竟然提醒她,清风使的是莲花宫的分筋错骨术,乐呵,万年不变的靠山总算是修复好了,抬手臂,轻搭腰间手臂,来回轻扶示意:别急,肉肉,早晚总是会吃上滴!

    再让本小姐熬一会,再熬一会儿,天就要亮了,太阳就出来上班啦,到时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,嘿嘿······该死的间谍本小姐看你还能挺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让你嘴硬,让你承受着这么巨大的痛苦,只是过程,目的至在于冲破香儿的心理堡垒,所谓,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完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。

    压一压心头一**狂涌的思绪,“小香儿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香儿一听,面色刷白霎时间抬起,声音尖利,竹筒倒豆子似道:“公子,奴婢什么都说,什么都说,奴婢是成公子的人,成公子说只要奴婢能够打听公子的事,将来,会收奴婢在房里,先做个通房,以后······以后再升奴婢做姨娘。公子,您放过奴婢吧,奴婢并没有跟成公子说公子多少的事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唇角微抽,“你不是不想说,而是本公子没给你机会。”一语如利,击中要点后,脸黑如锅底,腰肢乏力酸软的厉害,更有怕控制不住惊骇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臭混球,定是恼她刚才那声小香儿!

    香儿一听,僵如石块,愣怔,她不懂,怎么交代不交代都是错呢?

    月辉曵起,好似一位调皮的孩子,悄悄摸钻了进来,封住某女冲口而出的啊啊声。

    清风一看,得!

    抬腿踏步伸手,‘啪啪’两声响,哑婆停止来回打滚的身子,整个人就像烂泥一样瘫躺在地上,大口地喘息着,一双被血丝充满着双眼,惊恐地看着消失在厅内的两人的位置上,仿佛刚刚坐在那里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。

    虽然,痛苦只是那么短短的时间,可她却觉得硬生生自己经历过死去,又活过来,又死去又活来。

    “清莲,把人拉去,别扰了圣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晨曦徐徐就将冒出头来,几只鸟儿停院欢唱,你唱我和,你轻我重,个个清灵而欢快快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某女好看的丹凤眼眯的死紧,嘟着被人吸的红红的樱桃粉唇,声音哑哑道:“做什么?”音落,瞬间扯包子,把自己卷成蚕蛹。

    某男听音,狭长的瞳眸划过一道异样的光芒,如刀雕刻的脸上泛起丝丝得呈的满足,“天快亮了。”音落,修长如玉的大手轻扯被子,微微一变手势,顺溜地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,干吗?”

    某男薄唇痞痞一笑,心道:干吗?自然还是想干你啊!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音落,闷闷的磨牙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某男轻‘嘶’一口,小东西倒是会发狠,啃他中指磨牙儿,也不怕把她的牙磨外了,难道还真就诱拐不成?蹙剑眉,又换了一种语气,声音黯然神伤道:“为夫觉的无论怎么样,只要就这样躺在床上就好!”

    某女探头伸了出来,狠‘卒’某男一脸。

    某男抬手扶自已的脸,哼哼一笑,“再来一次。”音落,直接翻身把人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某女面色瞬红,一看这状态,只觉全身的汗毛都向一个方向立正,抬手一巴‘拍’开某男又埋首的玉劲,怒吼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嗯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某女瞬间胆怂,再次准备拍下的手,瞬间转拍为搂脖子,翻白眼望床顶,嗯,这个字故意拉的这么长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手酸,发抖!”

    “嗯,先前辛苦你了,这次你别动,我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可有,但不能太多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,那里多了?

    “这才,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特么的,你再来,我咬死你!”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臭混球,你做什么?”玉佩哎,银子哎,就这么扔出去了。

    某女瞬间如同死了亲老子似了,随势一把将人推开,眸色登成滚圆,望着外面麻麻亮的天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银光的箭矢在破窗前和玉佩相撞,击的窗户纱缦直飘逸旋转好几回,再重归于窗口。

    某男面黑,一见某女的样子,瞬间心又软了下来,“兰儿,乖,别怕,为夫给你拍苍蝇去。”音落,人眨眸之间,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面黑,竟然算有遗漏,一招落空,弹身,跃起,想走。

    某男手握软剑,疾如迅风,快若闪电挡在去路之上,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某女憋了一晚上的火总算是藏不住了,妈蛋,隐在暗处的暗卫,肯定是臭混球为了和她亲热而选择了远遁,想不到竟给了有心人机会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当本小姐是病猫啊!

    意念一动,翡翠玉笛就出现在手上,往后没必要藏着噎着了,敢来,她就敢留。

    喂喂!

    莲花那首,最好用?

    嗯!

    好吧,好吧,就这一道,姐全听你的。

    悦耳动听的旋律就从厢房里传了出来,曲音如天赖之音,飘逸,空灵如附灵魂眨眸间,深入人的血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