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目295章 夜深审疑腹
    哑婆一听,顿时吓得魂飞魂散,额头瞬间汗如雨下,“奴婢有个不争气的儿子,奴婢受人威胁,才会做了北延国的探子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哦!”某女府身往前移,装的一脸的兴味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看着腰间的帐篷,眸色冷冷收紧手臂的力量,一把前移的某女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奴婢那儿子都快二十岁的人,愣是没有一位姑娘肯嫁给他,这好不容易有人上门说有位姑娘愿意嫁给他,奴婢怎么能眼睁睁的看这样的事情黄了,可要的聘礼实在是太多,奴婢没法也只好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音落,面色憋的更红了,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儿盈上迷蒙之色,似有雾凝聚,整个心儿也提到老高,磨牙转眸,斜横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的儿子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这回事,整天缠着老奴不放,更是背着老奴婢借了高利。所以,所以奴婢没有办法,才会一时糊涂,请世,公子,放过奴婢······奴婢真的是没有办法,请公子放过奴婢吧!”

    哑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完这些,就对着关锦兰不停的磕头,那一脸的悔恨和凄苦,仿佛就是一个为了爱子而不小心犯下错的慈母,而关锦兰又是再揪着她这点事咄咄逼人,那关锦兰就是恶人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沉眸冷冷,只当闷声望电影,看着精湛的表演,真不开愧是受过训的间谍,不比现在专业的演员差啊,都到这时候了竟还想着能够逃。

    默默静等她磕足了二十个响头之后,“你说完了,可以考虑一下,准备舍弃身上的哪个部位了。”

    惊啊!

    脸上的绯色燃至玉劲,还有往下的之势。

    哑婆说的话,听起来的确很让人同情,可是,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十三四岁女孩,还有她开始的时候没有装哑的话,再有牙齿里没有藏毒的话,她或许还会让她给忽悠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,之前买奴婢的时候她可是让阿东查过的,只是她埋的太深了,这才着了她的道,北延国拔拓太子才会一到齐帝城,就安排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。

    而如今,哑婆竟然想用这么拙劣的谎言来骗她,当然,好死不如赖活着,这是还盼着她的主子来救她呢!

    哑婆凄苦的表情瞬间凝固定格,满脸沾满鼻涕眼泪的老脸在此时是非常的滑稽,一张嘴张了又合,合了又张,却半天再也没能挤出半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拉一边去,好好帮着哑婆醒醒神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,定能让哑婆想起那不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石化,垂首,深呼吸后,扬头颅,实在是耐不住性子和这个间谍周旋了,于是否直接让清风动刑。更何况身后的臭混球的胸膛,似传来道道不可言说的急促声线,狂敲她的小心脏。

    清风伸手‘啪啪’两声,哑婆的哑穴上一点,而后又在哑婆的背上连点几下,看那手法甚是娴熟,分明没少用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哑婆抿唇咬牙,看着被人锁在怀里的关锦兰,这纠缠的恣态······眸里闪过一道极快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清风一怔,这死货!

    竟敢用这种眸色看莲花宫的圣主,‘啪啪’又是两声脆响后,收手臂,眸色冷冷,如同看着一条已然脱水的死鱼一样。

    哑婆惊愕,讥讽还没来及消失,突如其来的剧痛就淹没了她,啊啊啊的尖叫声,愣是发不出来,只见整张整乍青乍红乍白的同时,额头也应景地滚下大滴大滴的汗珠子,整个人疼的像被人煮熟的虾子,缩圈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呀,看着真是认人不忍心啦,好了,好了,就让她缓缓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俏脸瞬囧,手臂已然被人拉至身后扶上那处,蛊惑着就想带着她的指尖慢慢地游走,编排贝齿细咬唇儿,惊的小心脏扑扑跳过不停,心急也只能说出这样,一语双关的话儿来。

    “缓缓再来。”

    清风:······

    圣主,咱说话可不可以,别这样大喘气!

    就赵世子整的这点浪花,算什么?前任圣主,可是一边被翻红浪,边处理事务!

    哑婆一听,眸色泛白,眸珠子惊的瞬间没了踪影,身子一哆嗦,华丽丽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香儿见此情景,吓得全身一软,瘫倒在地上,却不忘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来,生怕关锦兰记起她这个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?

    到底是怎样的疼痛,才能在瞬间把人折腾成这样?她不想要这种处置,她想挨板子!

    想法是美好了,现实却是很有骨感。

    关锦兰不是未人事的少女,惊窘的赶紧使劲抽回手,想走又不能走,难道还想这些人看着她男人的帐篷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样被身后的臭混球吃死·······憋屈,抿唇,这样也好过上床,被人折腾,还美其名曰:伺候她。

    悄悄往前微移身子,狠掐圈在腰上作怪的手臂,痞调声软,娃娃音不自觉的娇颤盈溢出口,“香儿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香儿一听,惊的浑身的鸡皮噶瘩掉一地,整个人很不能就此消失,公子是女人哎!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,没,没有!”含糊嘟噜,一句话儿结巴的说不全乎,头颅低垂,恨不能在此刻钻进地缝里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眸色余光轻瞟清风和清莲一眼,心下顿沉,一股道不出的戾气瞬间在心头划过,侧眸,看着玉劲粉红,发丝微乱,随着夜风来回轻曵妩媚地打着卷儿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颗心脏顿陷无边的纠结海潮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忍不住翻白眼儿,“本公子最是见不得出血,特别是你这样娇嫩的花骨朵啊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面黑,一点破事也能玩这么久,再给你二息,还整不守完,爷就整你。

    清风和清莲一听,眸色发亮,总算是有前任圣主的仪态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面黑,喉间越发的烟气火撩,她有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?一个个这都什么反应,转眸,身后男人,狭长的瞳眸从容如昔,照样面如冠玉,墨发黑袍,手臂轻圈她腰肢。

    我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