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4章 夜深审疑腹
    关锦兰收眸,这事一了,就让清风把这丫头弄走,淡淡道:“真是甚合我心意。”

    音落,起身缓步走到两个面前,蹲下身来,轻声说道:“我相信你们对于我主动找你们过来,心里一早就做好的准备。我这个人脾气很是不好,小心如果你们说的慢了,我身后的这个侍卫手中的剑······你们可明白?”

    清莲一听,忙抽出腰间的长剑,让那泛着寒气的长剑在月色下极快地划了两下。

    哑婆脸色发白,苦于哑穴被点,话无法说出来,只是对着关锦兰不停的磕头。

    清风站一边装布景,骤然看到关锦兰点头示意下,才踏步上前帮俩个人的哑穴解开。

    清莲手持着利剑站一边,一脸的冰冷地看着俩人,心里万分期待这俩人不识好歹,那么,她会在第一时间冲上去······

    哑穴一被解开,哑婆和香儿匍匐在地上,满脸惊惧。

    香儿眸眶发红,看着颤抖的哑婆连忙说道:“公子饶命,请问奴婢和哑婆犯了何事?也好奴婢死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起身,眸光流转,脚步微动,抬臂伸手拉开某男的手,纤细腰肢一扭,主动坐到铁钢板沙发之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微垂看了看怀中的小女人,眸底浮泛丝丝不明的意味,抬手轻绕她如墨的发丝。

    关锦兰,斜嗔一眼,面色瞬间发烫,这厮就这么大大方方坐大厅看春宫图,默默咽了咽就要溢出口的咳声。

    “我渴!”音落,蹙眉,这厮刚才进去冲凉水澡了?

    赵世子眯了眯狭长的瞳眸,眸色深邃似深海,看着自把自为的小东西,地抬臂伸手,亲自倒了杯茶,一口饮下,低头含樱桃粉唇一口喂下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瞬红,脑海做做什么要浮现东大街的铺子,做什么又要撩拔他,渴个呸!这臭混球高高的皮囊之下,藏着一颗记仇的小心眼儿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蓦然额角抽疼,转眸回神,“又飘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贝齿倒扣,轻咬下唇绊,莞尔一笑,府耳道:“飘去第八式。”音落,身躯一扭,撒开双腿坐到对面,不做那送羊入虎口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世子好看的剑眉微挑,第八式?哼,不老实的小东西,忽然哈哈大笑,阴恻恻道:“爷觉的第十八式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回,回旋式?

    我去!本小姐不起,转身,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香儿举眸偷瞄一眼,身子一颤后瞬间收缩,混世魔王的这个做派——她命休止。

    清莲见状,瞳眸一眯,衣袖一拂,手持利剑微挑,紧贴香儿的脖子,“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香儿脸色煞白,登觉脖子上,落着瞬间就能致命的青面獠牙了毒蛇,额头上冷汗直流,但却不甘心引颈而死,“公子,奴婢,奴婢是蝶梦谷的人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身子一滑,怎么玩意?

    蝶梦谷,害人精混蛋的人?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双手缓缓握成拳头,平等王府布的棋子还真不少,他的注意力还真很少用在这没功夫的丫头身上,看来的他的工作还是存在漏洞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绯红至玉劲,怒吼道:“说,啊!”音落,转眸,我,我,唉,一个不注意,整个人似被飓风卷起,吸入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自动调整身子,“我不想见血,但,若是你们的回答让我不满意,我不介意在你们身上添点或减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只是奉命在人牙子那里待命,至于会被卖到哪里,奴婢一点儿也不知道。奴婢说的全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转眸和身后的臭混球对一眼,这是随点撒网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这是拐着她玩儿呢!

    “那你得了消息,往那里传?”

    看此时的光景,劳劳磕也好过被某男拉上床,研究春宫图第几式的好啊!

    “奴婢买菜的时候,会有人过来和奴婢搭话,奴婢好奇愉愉的跟在身后看过,他,他进了碟梦谷。”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猜的果真不错,果然拐着她溜弯呢!

    “然后,你是不是又跑去后侧门,见那个没出来,就确定自己的想法了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你神了!”

    音落,眉心直跳,玩了!玩了!怎么办?当时,她确是这么做了啊!

    关锦兰忍不住爆粗,“神你妹啊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转眸,缓缓平息心里的郁闷怒火,“你呢,有何要交代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音落,哑婆面皮直抖,不停地匍匐着缩着身子,呜呜呀呀的说不清继续,继续扮演着一个哑婆应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多错多,说多错多!

    关锦兰眸光微闪,不怒反笑,相对于香儿来说,哑婆可真是狡猾多了,也对,人家可是间谍。

    “清风。”

    清风看关锦兰向她示意,伸手收手全在瞳眸一眨之内完成后,继续退守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上前把她的嘴给我扒开,好好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风收剑上前,抬手轻松卸下了哑婆的下巴,皱眉细看,嗯,还真找到了藏牙里面的毒药。

    面色瞬间发红,下狠手拔出,恭敬着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,心神一凛,哼,果然啊,学到自己脑子里的知识才是自己的啊!现代古装宫殿剧,真是没白看,还真找到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。

    “还要死硬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清莲气极了,“主人,问你话呢!到底受命于谁?听命于何人?”

    哑婆面如死灰,身子抖成筛糠,扯了扯嘴角,又扯了扯嘴角,“老奴,老奴,但求一死!”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清风,去把周妈妈请来,”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奴婢,奴婢招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身子微微一僵,后背挺的笔直,呼吸微急,倾城的小脸一红,呼出灼热的呼吸,么么,她不想上床啊!

    “快点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手臂直划拉,一把扯过某男在后面不停捣蛋的大手,紧握在手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