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3章 过河就拆桥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本小姐不想明白!她明白,她会穿来这里·······好吧,其实,这说的也不算。

    “那个,唉,那个,其实没有必要,总在权贵世家里面挑选人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放宽科举的六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宽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为什么一定要分等级,为什么一定要学院推荐,上面那位果然可以越过他们,通过放宽科举的路子,从下面往上收录,到时就是他自己的门生,还要担心他们结成利益团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,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没了!”音落,侧头颅,抿唇,再也不做枪打出头鸟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幽深,语气如柳絮悄然飘出,“那倒是可惜了,爷本想着去里面帮你争个身份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转身,眨巴眨巴瞳眸,虚名都是浮动,到时她俩一结婚,身份自然就有了,嘿嘿·······还是来点实际最合算。

    “身份什么的就算了,不动产怎样?可以不?”

    不动产?

    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就是院子,商铺,田产,可以放着不断升银子的产业啦。”音落,做娇羞装。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登圆,身子一扭,手臂一圈一挂,主动跳坐铁钢板的沙发上,撒娇道:“多少?几个?院子,商铺,还是上好的田产?”

    赵世子忍不住轻‘噗’一声,“先说说你的主意,总归是不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蹙秀眉,细瞄一眼,拼不!拼不?

    “切,算是说好啦!”自家男人的话,还是一言九鼎,哎呀呀,信不过啊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,科举这玩意儿,其实没必要六年一举,咱们可以三年一举,直接面向全国招生,不分身份等级,从乡,州,省,最后殿试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嗯,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乡试照你们前期的规矩,筛选前四名;州试微扩筛选前十六名,省试再次筛选考核,晋前二十名就有机会参加殿试,到时由里面那位亲自出题,再次筛先考核得前三名的,就是你们现在的状元,榜眼,什么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,有何不同?”不过,缩短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人家还说完呢,重点在后面,凡是能通过州试的这部分人,可以再次进行考核,正所谓,人无完人,才无全才,官也要有分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眸深,手臂微紧,把怀中的人儿一把举起,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“小兰儿,你还真是个宝,再说说,爷帮你争两座山给你。”

    山?

    什么山?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呢,要商铺啊!

    “赵烨,你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呜呜,这厮太坏,过河就拆桥啊!我,我再表表功,想要铺子,“那个,赵烨,文武科这事明白也好,省的我磨嘴皮,不过有一点,你肯定还没想道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哦!”

    “二间铺子?”

    嘤嘤,莲花宫名下虽然一大把铺子,可是,不是她辛苦争来的,她吃的咔喉咙,所以还得是自己努力得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樱桃直粉唇哆嗦,妈蛋,一间就一间好了,好过没有啊!摸什么摸,往那里摸,我去,还没商量好呢!

    “我觉着你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,成立一间专门学习律法的学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看着拉着他大手,阻止他进一步行动的青葱般纤细小手,“多吃一点,还是瘦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移移身子,落在脸上的眸光太过灼热,“我瘦,我娇傲,我为国家省布料。”

    瘦?

    你摸那地方,那里没肉了?

    “爷不差银子,嗯,不多吃点,爷就吃你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我前面还没有说完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怔松,小东西财迷的样子,他也不是第一次见,随着小手的动作,艰难的收回大手微握成拳,掌心似还在留恋那绵软的温度,这种时刻她就不应该这么乖巧啊!

    抬手,狠端茶杯一口饮下,喉结上下滑动一个回合,随即变传来茶杯和桌面相碰的哑音后,直接转身进了内间。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上好的气氛登时变的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侧头颅侧牙,翻白眼,我靠,一间铺子也没有了!

    清莲面红耳赤,脚下步子微移,退大厅远一点,再远一点的脚步子一顿,硬着头皮轻敲门框,“圣主,左护法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右护法,真牛气!

    就这样轻松提着两个人串街走巷子,别人还发现不了,竟还不带喘气!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,银白贝齿磨的咔咔直响,一肚气火气没地撕,闻言樱桃粉唇轻扯,转眸愤愤吩咐,“先点了她们的哑穴,然后再把她们沷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哑婆子,点什么穴?

    “要爷帮忙?”

    关锦兰头颅急转,没生气?没生气!铺子是不是又有了,瞬间起动讪媚模式,“这事怎么能要爷出马,杀鸡焉用牛刀。”

    您老,就是这样坐着,就是一尊大佛啊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薄唇轻抿,“嗯。”收眸,“再为爷泡一杯茶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动作麻利无与伦比,瞳眸闪闪发亮,腹诽:怎么能让上好的铺子眼睁睁地从本小姐的指缝里溜走,那不符合姐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爷,您请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嗯。”音落,唇角微扬,小东西又要扯他这块皮拉大风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嘻嘻一笑,主动挪屁股坐到他身边去,垂首,帝城四街在脑海一一划过。

    哑婆和香儿迷迷噔噔地醒来,看着眸前的两人,登时一惊,当下就把身子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主子面前,你们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清莲急表现,很是不客气地在两人的后腰上便劲一踢,让她们再次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转眸,第一次认真地看了眼这急于表现的待卫。

    清莲一怔,头皮发麻,千万别祸口出,讪讪口气微弱道:“若是不安份,我不介意给你们每人来上一剑,至于刺在什么地主,可由不得你们做主。主子,你说属下这样说对不对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