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2章 铁钢板的沙发
    音落,抬脚步,修长如玉的大手微动,接过她手上的红木梳子轻轻放下,以手带梳,帮她打理起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愣,抿唇,看着铜镜里蹙着剑眉的赵世子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用手比较好整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透过打的清亮的铜镜看着他一脸认真的帮她打理头发,“赵烨,你有心思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举眸,看着镜子里的小东西清魅盈然的俏模样,“嗯,最近知道了一些上任莲花宫圣主的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里‘咯噔’狂跳一下,粉手瞬间握成拳头,几松几握,到了该坦白的时候了吗?我去,犯的那门子怂,她什么都没做,好不好!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哦!”音落,欲转身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嗯,都知道莲花宫的什么事啊?”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内迎入一双深邃的眸色,那眸深不见底,深的让人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年瞳眸微眯,垂眸收回视线,华贵不减地恣容上却没了往日的淡然,只因眼前的人是她啊,“来,拿茶具,亲自为爷泡壶茶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她累啊!想睡,这一泡茶,难免又会喝上两杯,还睡个呸!呜呜呜,本小姐欠觉啊!

    “夜了!”

    “嗯,爷喝了酒,喝点清茶解酒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本小姐又没喝酒!

    无奈起身,跟赵世子讲理,呵呵·······他可是能讲理的人,吩咐人拿茶具啊!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深远,风轻云淡地看着天边,姿态优雅慵懒地歪坐在软塌之上,无比惬意地静等关锦兰的泡茶伺候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面迎凉风习习拂面而来,只觉得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地亲密接吻,恨不能就此躺平酣睡她一夜外,嗯,再搭个零头,加一早上。

    “圣主!”

    “嗯,放下。”音落,挥手,让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瞪眸,嗯,黑茶,性苦,降火气,这个好,定似涩苦如药,急速解了他的浓浓酒气啊!

    莹白如玉的青葱般纤细小手,看茶盏一眼,手中霎时加深,忍不住深捏一撮放入,提炉滚水热芯,白色的茶杯时顷刻泛起片片滟滟深墨色。

    挺背深吸一口气,长而卷翘睫毛轻扇来回好几下,真是提神醒脑啊!

    赵世子收回眸色,惯性地接过,贴唇轻‘呷’一口后,眸色又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瞬间龇牙咧嘴,顿觉自己的整个牙床也跟着苦掉了,手臂往动,想动手拿回来,却又见他又‘呷’了一口,直致喝完,才放下手中的杯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愣,她好像做的有些过了!

    “再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啊,哦。”

    音落,转身,蹙眉,磕睡竟然也跟着跑掉了,嘟嘴,看着茶案上的黑茶,微一叹气,摧动着意念,从空间里溜出一小缕的绿色香茗,捻起一撮,再欠提起滚水热芯,看着茶杯里绿叶轻曳着飘逸施回,这才端起,面色微红。

    “小心,烫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薄唇微勾,吃软不吃硬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抬臂顺手接过,微嗅一口,茶香沁入心肺,贴唇便饮,茶水入口,那股子芬芳就顺着味蕾弥漫了整个口腔,让他忍不住眯上了双眸,细细感受着那股茶香在自己的体力蔓延。

    嗯,狭长的瞳眸习惯性的眯起,运气暗查那股子清香在身体流辗,诱人的香汤似有股子道不出的武力灵气,瞬间溢入了整个血脉,整个心神好像都得到了洗礼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赵世子眯着眼好像很享受的样子,目光凝了凝,亡羊补牢,算是过关了!

    樱桃粉唇弧度微扬,紧繃的面色微缓,而后抬起手,纤细指尖轻勾起掉落到脸庞的发丝,绕之耳后,“好喝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好看的剑眉微挑,睁瞳眸,抬臂伸手,把人拉进怀里,修长如玉般的长指不紧不慢地滑过她的脸庞,“为夫亲自己喂你试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眸角扫过房门的外面,“不用,我泡的茶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,小狐狸,竟只是觉得还行,不想让他由口度给她就算了,“给为夫准备一些,以后你喝什么也给为夫备些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别犯懒,再为爷泡一杯过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谁犯懒了,还不是他拉着她坐到他怀里的吗?切,铁钢板的沙发谁爱坐了,下面不定时还会上钉子,心里不停腹诽嘟囔啊!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某女的背影,薄唇微微弯起,泰然自若的接过,继续享受着茶气的清香。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堵气,侧身子做小女儿娇气像,各自看着外面月色,静默着发呆。

    清风双腿微颤,抬臂伸手轻敲门框,“圣主。”音落,抱拳行礼,恭敬地站着门边。

    “上药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你可过去,把那两个人给我好好地请过来,别惊动其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音落起身,恭敬抱拳行礼,悄无声息的地朝三十六号大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赵烨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爷不说话,你心慌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心慌的不得了。”夸张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悠然再次端起茶杯轻‘呷’一口,“你这头收拾了端木府,凉国公府那一条线瞬时都请了病假,不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大齐国离了他凉国公府,还不能转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爷正想着借这机会推荐个人,顺势收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还有什么好想了,再说,这事自有人顶着,你操那么多做什么,伤神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狭长的瞳眸里满是让人读不懂的情绪,薄唇微勾,最终化为一声黯然的长叹,“朝纲臃肿,内部关系盘根错结,牵一发而动全身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疼,抬手揉额头,“停,停!”强行打断,她不想理外面的事情,她向来的目标:混吃等死,顺便争银子,做个快活的米虫子!

    她能量小,不想戴那么大的帽子。

    “身在其中,身不由已,小兰儿,你可明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