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0章 癞皮狗
    紧了紧自己的后蹄子,卷卷身后的长尾巴,伦家绝对不能断后的呀,嗷——呜——主人,交待的事坚决一定要办好!

    一定不能给主人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弓起身子,雍容而雅地大厅门口而去,心里直骂人!

    到底是那个该死的混蛋惹主人不开心了,要给它知道了,一准溜了他阿妈都不认识,再有两天它就可以进阶了,这倒好,竟是要延后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明月看着骤然出现的金元宝,弯下身腰,伸手摸了下元宝,“圣主,有人过来了,是不是要拦截?”

    关锦兰身在空间看莲花,见状倾城小脸瞬间黑如墨汁,懒懒朝空间窗口瞄了一眼,这么快就找过来了,她倒想知道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意海微转,直接通知:元宝不溜的来人喘气,不准停下来。

    嗷——呜——

    金元宝瞬间起身,顶的明月一个身子不稳,往后倒退好几步,讪讪撒着沷围着明月转了两圈后,耷拉的耳朵竖成雷达。

    明月锁眉,看着全身斗志昂扬的金元宝,唇角轻扯了几下,看来清风还得跪着啊!

    瞅!

    伦家到是要看看,是那个不睁眼了,害得伦家被主人从空间里给甩了出来,没得在神器内修炼,这是要气死伦啊!

    ‘主人,您请好,就看伦家怎么表演吧。’

    院子的上空,清悦动听的声音响起,“珍儿,夜色如此的美好,不知可否赏光和子安一起赏赏月顺便谈谈情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这说话的声音,脑门都蹙了起来,赏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珍儿,什么鬼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又多了个称呼?

    抿了抿唇绊,懒的再酸软的步子,再次催动着意念,看着飘过来的三张人皮面具,先了中间的一张,慢慢戴了起来。

    真特么的让人倒胃口,她跟他有那么熟吗?

    还是他以为他是太子,所有的女人就都围着他转,跟赵翰那货一个臭得性!

    金元宝‘呜呜’叫了两声,身子一弓,瞬间飞到半空,对着温子安一巴掌狠狠地扇了拍过去。

    温子安一愣急闪,清炯犀利的瞳眸一眯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兽?

    金元宝心中咯噔一跳,竟然给躲过去了,我去!这简直就是下伦爷的面子,奶奶个熊,好想大叫一声,震死他丫的。

    再接再厉,这可关系它以后的福利,让你给伦家不开眼,惹主人不高兴了,看伦家不一屁股坐死你。

    “子安,你这去恭的时唇和地点都很远啦,实在是叫人不敢为。”随着话音,赵世子出现在上空。

    拔拓一听一看,赵世子真是名不虚传啊!

    看来烟云公主的美人计失败了,竟然还说出他借尿盾走的事,想到佳人听到这话,就忍不住脸色微红了。

    桃花般的眸子微闪,意念顿升,身躯一光,就把金元宝往赵世子身边带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赵世子,夜色如此美好,本太子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,所以就有了后面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冷冷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就凭你这容色,就想撬走他的小兰儿,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小东西好美颜,更好上好的白色肤肌。

    温子安一看,他的心思白瞎了,“珍儿,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?这样待客,可真让子安伤心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万分头疼,无奈似地从空间闪了出来,“起来,让人备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起身,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,来了。”音落,瞧着赵世子露出一口整齐的银色小贝齿,高兴的不得了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招蜂引蝶的祸水了,搬家都不告诉你。

    “爷,不能来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中陡然的烦闷之感更甚,丫的,会不会说话,不会说话你别说呀,娇媚横‘嗔’了一眼,“不是说,这段时间不过来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音落,垂首,看鞋尖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轻哼一声,“少在这里插科打诨,就是知道你太招人眼,所以不想让你暴露在人前,你到好,主动显身人前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手臂一抬,某女身不由已地一头栽倒,在坚硬白绣钢板怀中。

    关锦兰轻‘嘶’一声,心中心苦,没空抬手揉鼻子,双手急急抵在他胸前,“······我才不怕呢!你宫宴到是结束的快?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有人中途偷跑,本世子负责接待,怎么能把客人给搞丢了。”音落,加重手臂的力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儿飘了飘,不说话挣扎着扭身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好看的剑眉微锁,小东西一时晴天一时雨,小性子又起来了,“再扭一个试试?”音落,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带着酒气微熏地府身凑近。

    关锦兰急忙侧头颅,咬他牙垂,“别闹,外天还有一癞皮狗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一怔,癞皮狗?

    这称呼甚好!

    关锦兰暗吐浊气,这招最是有效!

    “外面那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爷的人,自然听爷了!”

    丫的,满口酒气,这要给他亲了······不行,不能这么憋屈自己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薄唇轻扯,收身拍了拍黑色的锦云袍,抬眸看了看院子中的赖皮狗,正用他那灵敏的身手,双手就像铁钩一般顺着屋檐不停的地往这边移动。

    “不急,让癞皮狗好好表演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爷圣明!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收眸,抬手轻刮关锦兰秀挺的小鼻子,“今儿,这小嘴儿就跟摸了蜜似了,嗯,这么甜,爷尝一口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不,等那癞皮狗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,一会主动点跳上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垂首,精致的玲珑的耳尖微红,纤细的小腰肢一扭,“呸,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见状,淡淡一笑,小东西要是天天这样乖巧那该多好!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不,看戏。”

    “哼,牛肉丸做的很多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身子一僵,特么的,这消息要不要传的这么快?

    “嗯,正想着你什么时候来,跟你一吃。”

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