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9章 上了贼船下不来
    “嗯!”闷声,果然成背锅侠了!

    成灿惊愕,眸光一沉,心堵之及,师弟真是病的不清,是不是被这妖女下了情盅?竟然还多谢她,还踢人!我,真是我,我先闪了,这让本公子怎么见人啊!

    更何况,那阴阳怪气的老女人,一脸怪异地瞟着他。

    赵晟见状,眸色微漾,她心里确实是有他的!

    高兴,唇角微扬,露出上好的八颗牙齿后,怔怔地看着漆黑的天空,繁星点点如无际的大海,月有盈缺,星宿有明暗,这都是自然的规律。

    人也自定律,他就不相信,兰儿小姐和他之间会一直发展的那么平稳,只要有那么一点机会和可能,他绝对能够抓住!

    成灿这个郁闷,两个气息不用换好衣袍,誓要搬回一局,自出山以来,他就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!

    嗯!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眸色微闪四视,身躯微紧,抬手轻捻兰花指,撩了撩自己乌黑的发丝,扯着唇儿,轻哼一声,“你的兰儿小姐,生气了,不如你去帮她把别院里的人杀了,说不得她一高兴,就跳进你怀内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入鬒的剑眉轻蹙似不可见,心海里顿时浮现出关锦兰磨牙霍霍,撩人心肺小样子,“要说,就说点有用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话那里没用了?他到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来?

    “如果,你愿意离开,师哥到是愿意效劳。”

    音落,剑眉微挑,瞳眸微微一亮,如果这是一个办法的话,他到是不怕和北延国接下这个仇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音落,闭眸,不努力下他怎么也不会死心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音落,侧头颅,脸色涨红,瞳眸瞬间黯淡两分,索性脚尖轻轻一点地,眨眸的功夫,已竟飞身至院顶,顺势再次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双手一举环在脑后,大腿也在此时翘到了二腿上,一上一下轻轻地晃动着,红艳艳衣袍如长缎般铺散下来,垂眼望去,妖异之中渗透着无尽的唯美。

    赵晟见状,入鬒的剑眉微拧,脚尖一点地,天策新轻功已然运起,一式飞阳追月飘逸的天上有地下无,“长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生哪里敢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说,她下一步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音落,唇角贯带的笑意染上一丝淡淡地苦涩之意,赵烨又会怎么做?

    北延国拔拓太子,温子安今天的接风宴上又会怎么做?

    赵翰那厮又会做出什么反击?”

    思绪百转千回之间举眸,看着烧刚退的师哥,正自恋地与夜色溶合为一体,得得地乐不思蜀。

    成灿收眸,刚才真是太丢脸了,转身争点面子先,侧身,摆一个帅气的姿势,斜眸而视,冷言冷语道: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哼······

    可不可以不要满脑子都是,哼,总有一天,他会找补回来了!

    “也是,就你这脑子怎么可能会知道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成灿神情微愣,下意识回道:“切,我不知道,我知道比你多,北延那厮,对她可不是一般的感兴趣,更何况先前两人刚刚在雅间里,相谈甚欢呢!”

    哼,傻啦吧唧的,不帮你醒醒脑,不是师哥的作风!

    “你说······我们要不要再和赵烨合作一把?”

    成灿一听,瞬间弹起身子,双眸怒视赵晟一眼,“你要是再和混世魔王合作,我这就和你断交!”音落,旋即腾空而起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赵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莞尔一笑,垂眸,师哥还真是生气了!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说而已。”话音刚落,便听到遥远的边际边传来一句,“想想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眸色潺潺,腾身而下,翻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莲花宫别院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端坐在桌边,眸色凝视着月光射进门框落在她的脚下,轻柔缥缈的很,似她来到这时代一样的诡秘难言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风眸色低垂地跪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圣主,这是您要的东西。”明月踏着月色,迈步进了进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敛眸色,看着明月递过来的莲花宫的产业和地契,看着明月抬臂抱拳欲退了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明月,周妈妈今天做的手打牛肉丸给他送过去。”音落,径自转身消失在大要内,不理跪在一旁的清风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,暗自轻叹一声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莲之守护里面灵气如水般自倾泻,笼罩着整个空间,空气中莲香盈盈,果树药苗在轻轻地摇曳,似在跟她招呼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丹凤眼儿睁的滚圆,看着手内拿着一大扎地契和银票,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手紧握成拳,么么,怎么办?常理来说,看到这么地契银票,她应该高的。

    可,她为什么觉着这么烫手,似被人绑助,架在火上烤呢!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很吐一口浊气,轻吹额角调皮发丝儿,特么的,真是上了贼船下不来啦!

    动动僵硬的腿,迈着发软的小步子,不停地往前走,往前走,呃,金元宝这货竟还保持着刚进来修炼的样子,顿觉好笑,繃紧的心弦也在这一刻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逗人的心思微起,催动着意念,围绕在金元宝身边的灵气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金元宝猛地打了个激灵,瞬间蹦到三尺高,倒吊的三角眼儿一看,呜——嗷——两声,表示十分之委屈啊!

    “元宝,你现在该出去了,把现在的这个院子给我看好了,要是有不认识的人,直接给踢出去。”

    音落,意念一动,直接就想把金元宝送出去迎客。

    金元宝见状,身体一拱,直接落入地面,提溜着尾巴右右摇晃,讨好道:‘主人,你就放心吧,不过,伦家什么时候还能再进来啊?’

    关锦兰脸一黑,这还没立功呢,就跟她讲起条件了?

    “元宝,看来以后不想找女盆友了。”

    呜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主人,吓死伦家啦!

    身躯一个旋转,还没来的及表达意思,就被关锦兰用意念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元宝见状,倒吊的三角眼儿发出幽冷的眸光,默默打量了四周一眼,四蹄一转,直接爬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主人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想阉了伦家,这可怎么办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