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8章 莲之九变
    吉祥急转瞳眸,向清风求救,嗯,什么意思?她,她这是沾了书桌的光啊,啊啊啊!

    为什么老是‘撞’箭巴上,不行!她一定要跟如意多讨教讨教,她对主母的忠心就如那苍澜江之水,滔滔不绝啊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晟春水般的眸色潺潺,漾起月光般粼粼璀璨之色,看着关锦兰脚悬在菊花之上的轻盈旋转,缓缓行走慢慢地退回,又骤然地加速的让人瞳眸发花的步伐······还真是如仙般魅惑,莲花宫的功法还真是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成灿面黑面红,整张脸黑成包公,斜斜微墙上一靠,眸色冷冷地看着院中的两人,他病歪歪的,师弟也能放的下心来,忍不住嘴巴犯贱道:“切,花架式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骚狐狸,逮着空,就勾引他师弟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“烧的不清,再去池水里泡泡?”

    音落,唇角微扬,这样的花架式,试问天下又有几个能做到?小狐狸像来很会记仇,心眼小!

    到时吃亏,他这个师弟还得为他背锅!

    暮色渐浓,繁星闪烁。

    成灿眸见,着实无奈,举眸望天不禁长叹,“哼,还玩上瘾了!”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赵晟收眸,悠然转身,风过,墨发在空中扬起一抺惊鸿如锦锻的丝滑,繁星下,两人交错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“我,重色轻师哥的家伙!”音落,蹙眉,踏步向前走两步,避开那春水股潺潺的眸色,袍袖中的大手微微一扬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空中划一道细微的痕迹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关锦蹙兰不盈一握的细腰肢一扭,避过空气中的细微小响动,好看有丹凤眼眸色晶亮转眸微扫,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,兴奋没有时间深想,暗叹:真是想不到‘莲之舞步’如此的好用,怎么叫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啊!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再练练,本小姐我右转左突,上下翻腾起跳,蹦起快四步,运起蝴蝶步,再来花上浮移······这头飘到那头······嗯,举眸,我去,楼顶那两男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念落,身姿漫妙,几乎是无声落地,一息已然坐院内摇椅,轻晃思绪微转,‘瞳眸之术’不经意运起,眸眯微视,一道金色丝线如符生命,轻绕林枫晚中院一圈回逝。

    清风惊愕,全身僵硬,脸色乍青乍白,她,为何不清场啊?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唏嘘:打铁还需自身硬啊!

    赵晟,这爱敲鼓棒的害人精臭混蛋,怎么还没把这娘炮弄走,简直就是瘟神!

    怎么没烧死你丫的!

    感冒药白搭,看了她多久,刚才空气中陡然而来的小波动,嗷嗷——真是气人啊!

    红袍公子见状,面怔一瞬,身躯一扭,端的是一脸的无辜,看什么看,没当场抓着,他就是不认,吹啊!

    嗯,鼻尖直发酸,阿嚏···阿嚏···

    两声‘阿嚏’声,同时响起后,眸色相视,几个意思?

    红袍公子身子一扭,眸色斜‘睨’院内那女人,轻哼一声,鄙夷扭头望天空,也就会暗内叨叨两句,能成什么事。

    赵晟见状温雅和煦一笑,开始同情自家师弟,兰儿小姐不高兴了!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出气啊!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特么的!

    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,她必须狠狠地发一回飚,整怕那些自以为事,整天想着算计她的人。

    意念微动,翡翠玉笛骤然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清风一看,圣主总算在线了,降功抵罪的机会来临了。双手忙结印,透明的白色光圈在第一个音韵响起的时候,笼罩了整个中院。

    笛音潺潺,由低转高,轻悦缓缓溜入人的耳鼓,端的是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啊!

    舒服!

    闭眸,错过了凭空而出的叠叠莲花花瓣,随这音色结成清香诱人的花毯,如有了生命似的精灵,渐渐形成一个半圆的弧度,朝红袍公子及速地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晟,愣怔:这是,凭音催物,神色瞬间难掩莫测之意,这——就是传说中的音波功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······在什么地方练的?

    红袍公子耳听悦耳的笛曲,舒服的跟着音阶抬手打拍子,爽,深吸一口气,嗯,何处来的醉人的花香?瞳眸微睁,身子瞬间腾起,犹如见鬼似的吼叫道:“喂喂,师弟,管管你家女···师弟···你快点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娘呀!

    真邪性,花瓣一个劲地追着他往里套啊,他不想做蚕宝宝,他是帝城有名的红袍公子哎,真见鬼了,音符一个劲地往他肌肤血脉里钻,引的他气血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脚下的腾飞的步伐越来越乱,越来越不稳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兰儿小姐,可否手下留情?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秀眉,开弓那有回头箭,不能白白糟蹋这次机会,不整他丫的,她心里很难舒坦啊!

    赵晟见状,身子优雅飘逸一个移动,落在关锦兰身边,静坐,看着楼下院内不停转换的师哥轻笑两声。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成片的莲花花瓣由旋涡瞬间变成的飓风,在空气中摇曳着自己的纤纤细腰,变幻出惊人的几何图形,兜口套身把他卷的那个结实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三声尖叫从莲花花瓣的空隙里穿透叫嚣着响彻整个结界里面,笛音还在轻扬,莲花花瓣还在收紧,内里的叫声还在增强,各种漫骂撕吼的声音也在由高到低地断续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晟心口翻涌,喉咙发痒,大手紧握成拳,面色渐暗,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身子微挪靠椅背。

    关锦兰扶笛子转身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微凝,音色渐缓渐无的同时,崔动着意念,收回了翡翠玉笛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复杂难测,转眸不看赵晟,嗯,看着红袍公子一身骚气的红袍已然变成的乞丐装,抿了抿唇绊,哼,战况还算不错!

    看你丫的还狂不?

    随即,秀眉微拧,‘莲之九变’的第一曲,竟然这么霸道?

    清风见关,双手结印,散结界。

    “多谢兰儿小姐,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闻音,收神思,翻白眼,起身,踏步微愣,转身,抬腿一脚,狠狠地踏在赵晟的腿上后,再次转身,往厅内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