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银月阁阁主
    “哭丧着脸干嘛?天塌不下来,不过36号大院你暂时就不要回去了,等下让阿东直接送你去1号农庄,没我的命令暂时不要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,腊肠和烟熏肉还要不要做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枫林晚应为有这些,生意可不是一般的好,宫里的掌事都给找到大掌柜那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小妮子,这是要银子,不要命了!做为老板,这样的员工,她应该高兴!应该高兴?

    “小命重要,还是银子重要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快别打趣奴婢,奴婢不怕,爱来不来,更何况农庄内好多侍卫呢,他们犯不上找奴婢这个小虾米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真不做了?”

    “假的!”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最爱你!”

    关锦兰没忍住,‘噗’哧一声就笑了出来,所以说她的安排没有错,就梅儿这个性子,只要回到36号大院。

    哑婆,定能从她的变化中感觉到自己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哼,阿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呀······”音落,捂脸,娇羞!

    关锦兰瞪了梅儿一眼,“切,好好做,下个月一号,给你们发红利。”

    “啊,公子,那奴婢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梅儿讪讪咬唇,低头看鞋面子,大小姐肯定又要笑话自己,但是,她是真的很高兴啊!腊肠和烟熏肉进了宫,她的红利定然少不了!

    关锦兰嘴角直抽抽,“嗯,早点回去也好,吉祥给阿东传信。”

    吉祥闻言退出了办公厅。

    “梅儿,这是调料,到了一号农庄让阿东给你保管。”关锦兰看着梅儿一脸正色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梅儿,“公子,奴婢明白现在不是呈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小心别中了别人的道。”关锦兰正为梅儿上课,清风站在外面轻敲了下门框。

    “梅儿,拿好了,还有这封信,等下你交给阿东,让他按上面的做。阿东来了,你自己跟他走,不用再过来回禀。”

    梅儿应是退了出去,主动退到了隔壁的院子里,静等阿东来接她。

    “清风,这两天你把手上莲花宫的产业地契整理出来,我过下目。”音落,纤细小指微抬惊收,不能敲!呃,轻轻敲没关系啊!

    “是圣主,属下其实早就整理好了,就等你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倾城之姿莞尔一笑,仿佛一阵风过,就会如烟去般散去,身子微微往后一靠,软啦吧唧道:“那行,你亲自去整理整理,这段时间我们就去莲花宫别院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北延国,拔拓太子让人盯着他。”丫的,起个汉名字,你就作妖啊!

    关锦兰语软竖定,垂眸,隐下眸内的勃然波涛,这厮害得她现在有家不能回了,老夫人和关跃海这时,定然已经收到风声,心里的算盘珠子肯定敲的叭叭响。

    “圣主,要不属下请银月阁的人做了他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“为何要请银月阁?怎么不说让我们暗堂的人做了他?”

    清风听言,老脸一红,“银月阁出事,自是好过我们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儿眸珠子一转,“急什么,人死也是要有价值的,绝对不能让他死在大齐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和银月阁有矛盾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先放,再查查,银月阁阁主到底是什么身份,不要冒然行动,再说,你以为北延国的人都是傻子,那厮定是算准了,再会如此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可是圣主·······”莲花宫行事,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?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不急,不急!”

    清风眸光闪闪,“圣主,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樱桃粉唇弧度上扬,就这样生吃瞥,可不是她的风格,虽然不能杀,但是能打啊!

    不过,打也要出了国界线,她再忍忍哈,哎呀,忍不下去啊,添堵,这事绝对能干!呵呵······就看他识不识相,补窗户会陪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久坐,忽儿觉着泛的很,伸手臂膀拉下筋骨的同时,心里陡然闪过一道异光,“清风,你派会功夫的人混进忠勇伯爵府,暗里守在我三妹身边,悄悄透个意思给她,这段时间最好装病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圣主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清风闻言愣了一下,抬手行拳礼后,恭敬的退了出去,安排。

    关锦兰起身,在厅内来回的踱步好几圈,才稍稍安下狂乱的心绪,再次把今天的事情梳理了一遍,骤然抬手’拍‘桌子,’咔‘面抽,抿唇,抬手敲额头,我想嫩死我自己!

    拍什么书桌,这下好啦,直接报废了!心疼!这都是银子啊!檀木啊!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举手,惊奇,细看,不练功不行了!

    呀!

    好险,差一点就忘了太子赵翰今天发现她的事,要是赵翰给关跃海施压,她那个好父亲定然会拿关锦蓉来逼她,想到这里,抿唇,这个事儿,还真是有意思了!

    “圣主,属下已经让雨去安排了,是否现在就去别院。”清风束手立在关锦兰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准备,让吉祥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刚才阿东已经把梅儿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回去别露声色,把你和如意所制的药丸全部送来枫林晚二掌柜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的为奴婢们开药房?”吉祥激动扯嗓门问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微怔片刻,这丫头也不是好了,没看到书桌都烂了一半吗?就会一心想着她的旧主子,声音渐渐慢扬腾升起来,“本公子,什么时候骗过你们?”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只是太激动了,就问问。”吉祥噎了下喉咙,有些无措,她怎么就不受主母待见呢!

    关锦兰一见她这无所谓的样子,心火腾起,忍不住厉声驳斥,“就问问也不行,没看到本公子心情不好吗?”音落,旋即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边走去。

    吉祥抿唇,内心忍不住哀嚎,她怎么老是这么的悲催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