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6章 蓝颜亦是祸水
    让他俩打!

    脚下步子一转,如装了风火轮似地找二掌柜去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莹白如玉青葱般的玉指微屈,有节奏的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“羽箭直直朝你飞来,你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关锦兰呵呵两声,“切,不就是想说,我身边有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人选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淡淡斜‘睨’了眼赵晟,艳丽清澈的面容上布满了冷霜,心里把正利用排除法,排除一个个猜测,眼下最有可能的就是梅儿,无意间把北延国的暗探给买了回来。

    或是,她一早就被人盯上了!

    可,盯她做什么呢?

    心中思绪百转千回,秀眉不自觉地轻轻蹙起,她自来小心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人认了出来。所以,虽然出了忠勇伯爵府,她也尽量减少出门的机会······难道是因为臭混球!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握粉拳,蓝颜亦是祸水,眸色游移溜过厅外,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瞧古人啊!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肿么办?

    心里有一团火在烧的本小姐实在难耐啊!她正自鸣得意乐的找不着北,却没想到一举一动,都被人窥视了去。

    还一个劲地自认保密工作做很好事,其实都是骗自己了喽,想到有这个可能,莹白如玉的青葱中指陡然用力轻轻一敲,‘咚’嗯,收眸,‘瞪’瞳眸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太败家了!

    上好的檀木桌子,竟然被穿了个手指般的老虎洞出来,起身,弯腰,俯首,举眸,上下来回一看,唇角微扯,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谁来说说:告诉她,这搞的是什么鬼?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漾起波光粼粼,熠熠闪闪,莲花宫的功法真的很神奇啊!

    “把雨叫到我办公厅。”音落,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怎么还在这里?不行,必须打发走,这人严重影响她的脑思维。

    “赵晟,晚膳要改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事要紧,但兰儿小姐欠我的晚膳可不要忘记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色微红,小心脏又不受控制的跳起了欢快的舞蹈,忙侧头颅,抿了抿唇畔,“怎滴,要记账啊!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温雅和煦一笑,“这到是好主意!”

    关锦兰怔,面色瞬红,整个人也似陷入一种甜蜜糖灌里,轻瞟一眼,微凝他俊脸,惊愕复又陷入绝望的情绪中,暗里懊恼的直磨牙,面色骤然发冷,“你——快走!”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,有事,找我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离去的背影,眸色直发直,伤心了吧!知道要收心了吧?

    “主母,属下有事要禀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回神,扯了扯唇角,该来的没来,不该来的到是先来了,“说吧。”音落,回位,腹诽:难道这次的事,凉国公府也有参与?

    “凉国公府确实和北延国的人有来往,这事属下劫下来的信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难道她自己当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不对,事情都还在猜测之中发展,断没有半途而费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让人继续盯着,千万不要派有功夫的,最好是整天混在街面上的二流子。”

    暗九:二流子?

    “主母,二流子?是地痞还是乞丐······?”纠结啊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看了眼暗九,垂眸,轻言道:“嗯,你理解的没错,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愣出神,凉国公府手伸的还真是不一般的长,36号大院是不能再住了,就刚出府的时候买了两人,竟然就有一个是北延国的暗探,另外一个,不知道会不会是南蛮的暗探?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有**彩卖不,本小姐想买啊!

    “公子!”音落抱拳行半礼。

    关锦兰收眸,眸瞳眸,故意忽略雨踏着菊花阵翩然而来的俊逸身姿,“你启动菊花阵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静如渊涨的瞳眸深深地扫过桌面上的药碗,垂眸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微怔,霎时觉的尴尬无比,闭眸,本小姐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那个,莲,咱们在齐帝城除了商铺,可有别院什么了?”真是无限心事,寸寸纠结,可就是这样,她也不想回忠勇伯爵府内住。

    雨抬眸,头次扬起几环浅浅地墨漪,“自然是有了,就城东秦尚书府的后面。”他现在就住在那里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只觉头疼的很,起身抬步,来回踱步好几回后,怀着似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心情道:“给清风传信,让她先过来枫林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音落,笑的一脸的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关锦兰额头瞬间有三条黑线飘过,等他们求而不得,定会幡然醒悟,到是她就能乐的清闲。

    雨步调轻扬,他真的很快活!

    圣主总算原意用宫里面的产业,那他,他自然还是住在里面啦,到时一个屋檐下,什么事都好说啊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他转身,蹙眉:这厮要不要建议他也易个容?长得这么俊,给别的花朵看了去,怎么觉着亏的慌!

    雨身子一怔,心里狂喜,圣主落在他身上的眸色,越来越长了,高兴,忍不住转头,露出一个阳光般醉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关锦兰愕,什么鬼?

    瞬间回神,她刚才···在···在想什么?

    抬手扶额,她最近到底在搞什么?变化真是越来越诡异了!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!”音落,眸前黑影闪落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抽,阿北,你大爷!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眯成一条直线,腹诽:小本本藏那?刚可有记录下什么应该记录了。

    “小本本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主母!”

    “快点,一会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汗湿衣衫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一把扯过,丫的还不想给,“你去,把梅儿,吉祥她们俩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急速垂头颅,翻小本本,嗯,嗯,呵,呵呵,莹白如玉般的青葱纤细小手陡然发力,妈蛋,本小姐撕了你,动作刚起又停,吸气,本小姐忍了!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想来想去,肯定是奴婢没办好事!除了那两个人,奴婢还真想不出不有别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