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有病赶紧回家治
    长平郡主丽眸弯弯,看着手里银匣子,虽然不是很多,可她就是高兴,她对自家阿哥的管理还是高度相信的。

    再一个,能赢钱雪的银子,她就更开心了!

    钱雪参加忠勇伯爵府宴会的时候对了六皇子字谜,那她就是六皇子那渣货的人啦!呵呵······赢不了六皇子,赢钱雪撒气,她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小时候可没少被六皇子欺负。

    钱雪坐在马车里狐疑,竟然关大小姐回京了,为什么都没给她们送过请贴呢?

    还是,身着男装?

    刚回来,秦珍哪里不知道有没收到消息?马车里面的钱雪不停的思考······这个事要不要和自家爷爷禀报呢?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吃饭喝着,看着旁边放着的感冒药,唇角忍不住直抽搐,她只是咳了几声,雨那厮就亲自熬的感冒药,端了过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太子赵翰那货竟然也还会翻墙头,不对,姓赵的都会这招!

    她的行踪是彻底的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北延国的温太子,他为什么就盯上她了呢?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进来吧。”音落的同时,收回思绪,抬眼看了正外头,抬手打哈欠,难怪犯困,正是睡午觉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二掌柜好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什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奴婢听着公子的话,去找他,他不但不去帮忙,还把奴婢敲晕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梅儿撇嘴,越说气息越急促的样子,眸见骤然就出现了梅儿是如何的火急火撩的样子。

    眨巴眨巴瞳眸,“你怎么没敲回去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奴婢打不过。”讪讪地脸红,大小姐真是,调侃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莞尔一笑,“你可以找帮手啊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,对哦,奴婢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啊,公子,奴婢错了,奴婢忘了,晟公子带着······”话没说完,抬手摆兰花指轻轻一晃后,“在外面,给不给见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瞌睡虫顿时消失无影无踪,想到赵烨临走时的样子,猛的打了个激灵,可是如果不见,太特么的显得她犯怂。

    此地无银三百银啊!

    咬了咬牙,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是!”

    真是搞不懂哎,大小姐现在是个什么意思?到处都怪里怪气的,还有那二掌柜一男人,生的那么俊美,还抢着给她的大小姐熬药,切,抢的活,乱表功!

    大小姐根本就没有感冒,只是到点想睡觉!

    “晟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了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不客气!”

    梅儿脸红,不好意思,侧头颅行福礼后,轻瞟爱摆兰花指的怪异红袍公子,一脸哭丧样子,灰溜溜地跟在晟公子身后。

    “兰儿小姐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称呼?

    听着她浑身汗毛起立,还不如混球叫她小东西可爱,嗯,我去,犯贱,吞了吞口水,“你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能来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!

    “你硬要这么讲,我也不好反对啊!”

    “阴阳怪气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看着贴门框边如蜗牛般磨蹭的红袍公子,“他干吗?”倚红楼卖笑啊!

    “嗯,你等一下。”音落,转头,“还不过来,要请。”

    红祢男子僵了僵,刚想踏步进去,想一想,又调头朝外吐了一口酒气:他家师弟说了,不能熏着他的兰儿小姐。

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喝了那么多的酒,直接就让他过来啊!他各种求饶,最后落的被师弟一脚送到清凉地池子里,一泡就是一个时辰,最后学是被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扭起戏步子,扬起兰花指,‘瞪’起媚儿眼,嘎嘎沙哑唱道:“那个···假公子···今儿···都是···我的错啊···研究新戏曲···太入神···没能看到···羽箭···飞···来···让你···受惊了啊···啊···啊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抬头望天,来来,老天爷,您牛逼,有本事现在就掉块金块下来,砸死这死娘炮。昆曲牡丹亭主角都没您唱的好啊!

    再啊一个,本小姐就送他一个大汤碗,送他个满脸开红花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,你带着这货真是来道歉了?”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“嗯,全看你怎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抿唇,怎么理解?她理解不了啊!

    “行,行,那来的你让他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个死娘炮,拉完长音儿,现在改咳,咱不咳死你!

    “兰儿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碗感冒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哼,行,本公子就当日行一善。”

    赵晟耳尖微红,“还不快来喝了,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“不喝?”

    “···我···我喝···”

    师弟心里还是关心他的,要不然也不会跟这腹黑女,讨治风寒的药给他喝,哼!踩着莲花,一摇三晃地走上前来。娘哎,你宝贝儿子发高烧啦!

    关锦兰侧身,头疼,小心脏一个劲地拐着她的眸光落在赵晟的脸上身上,她小脑瓜子控制的太过于辛苦,借这侧身的机会,两个都不看,乐的暂时的清闲。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口饮进,一看关锦兰的样子,心腔某根不知名的弦就断了,扯起嗓音摆起架式,抑扬顿挫地扯起了嗓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抬手捂耳,看着已然踏出门框的大长腿,叫嚣道:“你个蛇精病,有病赶紧回家治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晟见状,修长如竹节般的长指轻扶转动墨玉板指,“兰儿小姐,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“没事,赶紧走。”一对搅事精!

    梅儿瞪眸,面色通红,看着怪异的红袍公子得背影,唇角微抖好几下,心道:这人真不是好人,竟然欺负她家大小姐,哼,又来一个打不过了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看着桌子上的药碗,眸珠滴溜溜直转,双手一合,有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