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4章 给点面子
    关锦兰一见,侧头颅轻‘咳’两声,妈蛋,怎么搞的,到那里都觉的气短心虚,我去!

    “好啊,外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雨听言,神色微动,“禀公子,事发突然,我善自做主,男宾们依然安排在一楼后厢,女宾们全部安排在中院后厢。”

    阿嚏······阿嚏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无奈抬手揉鼻子,心道:那个王八蛋在埋汰本小姐!死出来,姐请你去吃一丰盛的板子炒肉片,“嗯,你做很好,最近事多,你多注意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个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正门是绝对不能走了,一会定要走后门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可否在这里息息片刻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秀眉轻蹙,看看时辰,“也好,用的午膳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会就去准备,公子贴身侍从们,是唤过来,还是让她们去园内静等片刻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一怔,神色突然不淡定,不会是自己表错情,他又准备亲手为她···呸···发花痴了。

    “带她们自己去用膳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音落,抱拳转身,垂首暗道:妻主,肌肤莹白如玉,泛着粉红色的玉劲,确实很诱人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心里纠结停不下来,脑子里乱成一团,看了看门外,转眸,“太子,我们还是进宫吧!再在这里担搁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温太子唇角一勾,轻笑打断道:“不急!”音落,看着踏步而来的赵世子,桃花般的眸色深沉幽邃。

    “赵世子,你可算是来了,咱们现在是否可以进宫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眸色微扫,脑子里再次划过某人,心里得滞,赵晟那混蛋又跑去那里了?

    “赵世子,你可是在找晟公子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狭长的瞳眸极快地划过一道彻骨的冷寒之气,扯唇淡淡一笑,眉宇之间自溢满逼人的傲气,“时辰不早,走!”

    因他的事,又给了那个混蛋机会,这帐必须等这草原狼回去,才能和他慢慢算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步三晃,满额汗珠,看着赵烨面色淡淡,实在是叫他猜不透他的心绪,这叫人来扶他的话,愣是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可是,脚疼啊,不叫不行!

    惦着步子走上前,“哥,哥,亲哥,赵晟那厮刚追着那人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走路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听,面皮子直抖,他也想好好走路啊!

    温子安桃花般的瞳眸微垂,心情奇好地扶着六皇子赵旭上马车后,哈哈大笑两声,才再次踏上了马车,向皇宫出发而去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正阳高照,天气舒爽。

    蜿蜒崎岖的山路尽头,一间别院愕然耸立在此处,别院内青草垂丝,遍地竹林下一亭阁内。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脸的哭像,看着背手而立丰神俊逸翩翩佳公子,厚着脸皮挑了挑眉,“师弟,师弟,给点面子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嗯,面子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重色轻兄弟的货!眸瞎!

    “这,这个,师兄跟你说,当时那货真是没杀气,要不然我怎么没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,什么所以呢?

    那女人就是个小狐狸,只她欺负别人的份,那只瞳眸看到她被别人欺负了!瞧刚才那瞳眸皮子都没夹师弟一下,委屈不委屈啊!

    “那,那,可不可不喝!”

    “打一架?还是你收拾包裹回家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喝就喝!”音落,‘噔噔’走过去,气咻咻地一屁股坐上,摆弄刚换上的红色长袍。

    “喝完去看她道歉!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听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这日子没法子过!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·我多喝两缺,道歉这个事,可不可以换个别的方法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听,大手一抖,白白浪费一壶好酒,“你,好,我去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蓝袍男子见状,眸色低垂,十分体贴地拿着帕子帮红袍男子擦开沾在袍子上的酒,“怎的如此不小心,还是别喝了!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听,心中‘咯噔’一下,勉强镇定地看着蓝袍的男子,“师弟,唉,话说,嗯,她也是那什么宫的圣主,相当年那宫纵横江湖几十年,正派反派接令,那敢不从,就这,你用得着那么担心吗?”

    赵晟净如春水般的眸色微眯,浓黑入鬒的剑微挑,唇角微抿,似有说不完的疲惫,“她羽翼末丰,不能出任何意外。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一听,恨不能当场扭头就走,无奈气急道:“···我···我···师弟···我···喝酒。”

    想说:她自然不是那块料,戴那么大的帽子做什么?

    整天,掉银‘眼’里,看着也挺好!没看挤兑的通达银庄鸡飞狗跳的嘛!端木老儿面色铁青的,一天三趟往外跑。

    蓝袍男子听言,松开手里的袍子,看着红袍男子一口一口地猛灌着,思绪调皮已然悄悄游荡而去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还会相信他吗?

    众闺阁小姐倚窗,看到外面的总算清静下来的街道,这才各自让身边的奴婢们通知自家的小厮驾着马车过来接她们,三三两两从茶馆饭店酒楼······里面走出来,

    心道:温太子真是让人目眩,如此的出色,如此的温煦,如同天上飘着的白云,纯洁得让人向往,今晚的宫宴,她们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,回去就吃药啊!

    定要病到北延国的太子走,她们才好出门找长平郡主翻盘。

    菊花雅间里面的那位小姐,勾的她们心痒痒,引的她们心思,自然就来了心思。

    大家伙齐出力,都想着法子打听,可枫林晚的的人嘴巴闭的死紧,多少钱都不肯透露出来,真气死她们了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竟是从大街上的百姓口中知道了,真憋屈死她们了!

    长平郡主这朵白莲花,定然早就知道,还拱着火儿诱着钱宰相府的钱雪,带着她们一起下赌注······好么!

    结果,钱雪带领的她们齐齐赌输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