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1章 突如其来的刺杀
    一连两句,像手雷一下子就把人都炸开了一般,更多的人传起话来,“北延国太子和使臣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人声瞬间盖过远处的马啼声,精兵成串疾奔着开道,马车缓缓踏着步子,慢慢地往前移动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看着镶着宝珠的华丽马车出现在人们的眼前,珠帘垂挂,忍不住暗自磨牙,丫的!

    这情景,里面肯定坐的是——女人!

    堵气,翻白眼,嘟樱桃粉唇,哼,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,没个老实了!

    后面一溜烟地跟随行数名侍从,一个个虎背熊腰地身着黑色劲装,眸露精光高昂地越过两边的居民百姓,将瞳眸之光落在两边的茶馆酒楼之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放窗纱,呵呵······一看,就是高手啊!哼,能的你咋不上天啊,来来,最好来一群杀手,杀的你们屁滚尿流,看你的头还能昂天头顶去。

    马车哒哒缓缓而来,朝着皇宫方向悠悠驶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转,耳鼓仍似两边居民百姓热烈的欢迎之声,各车轮碾压路面的声音,真是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“公子!公子,开窗了!开窗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梅儿兴高采烈的语调声,步子微闪,身子一扭飘去窗口,眯着眸色儿,顺着细小的窗纱缝儿,再次悄悄地瞄了过去。

    哼,果不其然,北延国车队中的一辆马车,车窗微开,一只修长的大手伸了出来,得瑟的轻摇摆的同时,微微掀开了车窗,露出了一张清俊异常的面容来,精美的五官上鼻梁坚挺,淡淡的微笑盈在唇边。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发出尖叫声,喊叫着,“快看,快看,那就是北延国的太子啊!”

    梅儿眸色退后,撇嘴,“切,世子才俊呢,他连我们世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。”可惜,姑爷整天冷着个脸。

    还是晟公子好,事事把大小姐的事情放在前面,就像现在也陪着大小姐解闷啊!

    关锦兰放窗纱,垂眸,耳边仍不停地传来,街面窃窃私语的声音:谁说的,我觉得长的都不错!

    俊!

    天下三杰竟然一次见了两个,值了!

    车队之外百姓欢呼连连,车轿之中,温子安眼色深邃,缓缓放下手中的窗帘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挪步子,顺手接过赵晟递过来的茶杯,“赵晟,这人长的还抵不上你好看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晟微言,眸底里划过一道极快的亮色,郁闷之气全无,手臂微抬,白皙般竹节修长大手微抬,一把将人拉去身后,顺便一脚,轻踢在梅儿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啊!砰!锵!

    突如其来羽箭骤然划过高空,掀起彼伏的尖叫地同时,几股强大的气场亦在空中相激的卷起,顺着羽箭来时的痕迹到射的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几声微不可闻闷哼的响起,树上屋顶,随即滚下几个口吐鲜血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众居民百姓一见,个个心跳不稳,面色惨白,六神无主到处乱撞,眸看有些胆小的已然惊瘫,踩踏事件就要发生。

    却在些,一道意想不到的白色气场流光霎时出现,卷起东倒西歪一群居民送去分街,然空中的羽箭却如雪花飘落,惊恐的吼叫声顿时响彻云啸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!踩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顿时哭声,叫声,妇人们的哀嚎声,此起彼落,没得消停。街道上直乱成了一祸粥,商铺酒楼茶馆却已在第一时间关紧的门窗。

    兵士们只能尽力维持秩序,输送人群,还要小心谨慎自己千万别被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,惊见众居民的惨状,心底瓦凉瓦的,好想显露一手,用莲花宫的音波功,震死这群为了自己的利益,连普通百姓都不放在眼内的渣渣。

    “兰儿小姐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低头,梅儿脸色惨白,瞳眸‘瞪’成灯泡状,唇绊抿的死紧,如八脚鱼似地死死地抱着她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“别轻举妄动,我去!”

    “你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离窗口远一点,我师哥在上面,别怕,别动用武力!”音落,白皙般修长如竹节般的大手,轻轻控过她的脸庞,缕了下她额角如墨的发丝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惊愣,空气似有一股甜蜜的幽香席卷而来,愕得当即转开视线,“你,管好你自己!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什么我都记着。”

    音落,脚尖点地,瞬息打开窗口,逸飞出去的同时,大手微挥,吱呀一声,顺势关紧了窗户,腰间软剑也在秒速抽握在手,轻轻一晃,抖出几朵剑花,快、狠、准、地打落疾飞而来的羽箭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赵世子身躯微晃,犹如灵云飞龙直透目标,剑气划过,一朵朵鲜艳的红线溢出,带着腥气急速落下,拉出长长的血丝线儿,“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音落,蹙剑眉,狭长的瞳眸微凝,赵晟?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三声惊人的呼啸声,在空中响起,凌厉秒速在众居民头顶划过,直窗口爆射而去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忍不住冷笑一声,一青一浅蓝的身影都随着箭的光芒疾射而来,两人同时挥剑砍落,速度又快又准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

    “抓!”

    音落,隐在人群中的京虎威身影,终于如鬼魅的倒射了出去,屋顶楼面城墙,身影腾飞,扯气而动,青光现,哀号见一道道的血线丝雨随着空气落下。

    三道挺拔的身躯形成三道诡异地风景,就这样盘旋于高空瞬息后,身躯微晃,分散立于四个方位,就这样看着四处飞溅的鲜红。

    枫林晚楼上,一红袍公子捻着兰花指,咿咿呀呀地唱着不知名的戏曲,听着让人直冒冷汗,身边更有数不清的羽箭落在他周围,随着他摆动的衣袍弧度,抖落成圆圈似的舞台。

    众居民百姓,茶纺酒楼的众人惊愕,一个个面色诡异地竖着耳朵,这倒底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唱曲,那个,你,你知道是谁?”音儿哆嗦。

    “切,都不知道有没命在,你管那是谁!”能人?他娘的,就不是个正常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