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9章 八宝鸭舌
    “朋友?当然是照拂下我这个朋友。”音落,耳尖微红,确是朋友,只不过,此朋友非你想象中的朋友而止。

    楼顶,一红袍公子瞳眸微眯,看着头顶悠悠的蓝天白云,唇角微扯,闪过一道诡异的弧线,腹诽:呸,真是够扯谈!

    你有什么爱心?狡黠黑心烂肺如狐的女人,为了争银子,阴险诡诈的天上地下都没有。师弟真是瞳瞎,也不怕天上的菩萨答不答应,你这样夸大。

    吉祥瞪眼,抿唇,看着梅儿和如意惬意地喝茶嗑瓜子,面色那个复杂,心时亦是五味俱全,主子怎么能叫晟公子的名字呢?

    梅儿和如意,这状态又是个什么节奏?

    赵晟闻言,心尖莫名一颤,净如春水的眸色潺潺漾起月色般的柔光,温柔的往关锦兰身上瞄了一眼,伸手挟着菜放进关锦兰的碗里。

    启唇如静流,“你试试八宝鸭舌,可是我用你送给我的八宝茶腌制的,存放三天才出坛的,再加上各式的佐料喂足一个时辰,然后再放入锅爆炒,我觉味道很是可口,你快尝尝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怔片刻,瞪眸,暗卒:叫什么鬼名字?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妈蛋,真心好头疼,一个两个都如此,她吃不起!

    “真不吃,在下让人撤了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音落,拿筷子夹过赵晟递在碗里的小鸭舌,放入口中,细‘嚼’爱撤不撤,反正她都吃到嘴里了。丫的傻妮子,别人说亲手做的,你就当真了,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的二货?

    太实诚也是罪啊!

    “这鸭舌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,可以作为招牌菜推上一个月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放筷子,垂眸不敢看他的眸色,精致的粉耳朵却瞬间竖了起来,清楚地听到茶盅叩茶杯的清脆的声音奇迹般的变成音韵,惊愕,握筷子的手陡然显露邮骨结,内里忍不住苦笑一声,“还行,凑和着吧!”

    赵晟眸色潺潺,深深地落在对面莹白玉葱般纤细的小手上,神色恍惚飘远,就这样坐着,就这样坐着,看着她吃他亲自为她炖煮的鸭舌······

    饮鸩止渴亦甘之如饴,这词语竟然也是可以用在此处了!

    楼下

    众人食客公子小姐们继续恶补:定是长平郡主与先前那位不对盘,至于,为何不对盘,肯定是同时喜欢上那家公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好家伙,这一见面,还不往死里掐架啊!

    楼上,隔壁,雅间。

    长平蹙眉无解,移步窗前,抬手掀窗纱,街面门庭若市、人山人海、熙熙攘攘,堵的水泄不通,真是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,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,新进的才女?

    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,大哥跟她是什么时候有的交集?

    大哥的向来瞳高于顶,一般女子定入不了他的眸。可,现在这个情形看来,何止入瞳眸这么简单,这是入了心尖尖,拔不出来了!

    瘪嘴,关大小姐到是会过日子,混的到是风声水起,切,配自家大哥,那勉强还是配的上了,要说她家大哥的优点那是一匹布似的,怎么说也说不完。

    就一样,就能让所有帝城的大家闺秀为之疯狂,她家大哥一直洁身自好,不要说小妾了,通房也没要一个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闺秀之间小道传言,关大小姐跟烨哥哥才是一对,思绪百转,咬唇绊,现在到底是几个意思?关大小姐要是敢伤害她家大哥,她可是不会放过她的!

    扭帕子,林成浩亏的还是个新科状元郎,鼠目寸光的臭儒生,读书读傻了!居然会跟忠勇一个庶女凑成一对,真是脑袋给驴踢了。

    雅间正厅,众小姐久等不见长平过来,忍不住掀了珠帘,踏步迈了进来,“郡主,就等您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北延国太子中午前能不能到?”

    “俞嫣,你心急了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我,那有!”

    “呦,脸红了,放心啊,一早就让人去城门口打探了,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传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!”

    “好啦!好啦!不闹你!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接待北延国太子的事情交给了六皇子和赵世子,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朝俞嫣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长平闻言,面色微滞,骤然僵了一下,侧眸,“你不入朝为官可真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朝俞嫣脸色通红,“郡主,你打趣我,下次我可不敢跟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暗中磨牙,实在是承受不了雅间内暧昧的气氛,再看晟的眼神,“吉祥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奴婢这就去!”

    赵晟手中的筷子微顿,都说一醉解千愁,可是他喝酒从来都不会醉,所以余下的只能是苦涩。

    眸中光芒闪闪,伸手拂起她额角的几缕发丝,轻轻扫到她精致莹白如玉的粉耳边,“急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愣怔,面皮子烫的可以煎鸡蛋,握筷子手突然一松,‘啪’的一声,掉落桌面,唇角也不自然哆嗦两下,话音儿骤然结巴,“呃,我,我不急,你,你别管我,别,别缕我的发丝。”

    这北延国的太子是属蜗牛的吗?现在竟然还没到。

    门口

    一男子头冠束一红宝石,衣着冰蓝长袍,无意顺着门缝儿,正好看见里面的这一幕,周身瞬间笼罩着幽冷之气,双手微握成拳,脚上步微滞抬起。

    心如巨浪咆哮,肝胆俱裂般难受,很想不管不顾地冲进去,撞破她女扮男装的事。

    这小女人真是的,什么时候竟然会赵晟搅和到了一起?还是,这段时间,她都和他在一起?

    真正该死!

    他到底那里不好?她对赵烨的对子表明心意,又能跟赵晟在这里暧昧,为何独独对他不假辞色?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短暂安静之后,陈二小姐借尿盾,左避右躲,总算是如愿地见着雨,满脸盛放成一朵鲜艳欲滴的花儿。

    “二掌柜,我听说你的名字叫雨,我叫你小雨,小小雨好不好?”

    雨抿唇急急侧身闪开,抬头望天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?这阵势蛮横的劲啊,真心吓人,生扑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