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 又会生出何种奇景
    瞧刚才那做派,十有**,定是差不离。

    其中更有一人,眸色深远地朝北呶了下嘴,意思不用说的太明白,大家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关锦兰定定看着桌子上的八宝茶,一声叹息暗潜,仿若游梦道:“拿走······”音落,闭眸,掩帘色。

    吉祥见状一喜,惦着步子上前,动作麻利,一伸一缩间,空气中似有残影划过。

    梅儿见状抿唇,踏步上前,“公子,奴婢帮你马杀鸡?”

    “嗯,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举手,轻扶太阳穴缓缓用力。

    吱,门响。

    “放下!”

    音落,动作奇怪地从吉祥手抢过杯盏,唇角温雅和煦一笑,“长平不懂事,你不要怪她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看门口,忽悠人,还真是有一套!

    “你,外面正忙着,你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梅儿一看收手,眸示吉祥各如意,躬身行礼,退至侧厅。

    “看不上这茶?”音轻,似清泉之水,澈澈流入人的心中,激的某女直气的满脸通红,害为精臭混蛋,又来撩拔她不听话的小心脏。

    关锦兰睫毛忽闪忽闪,空气似在渐渐升温,握拳,这该死的感觉!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嗯,怎么的吧!”

    “你高兴就好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扭头,气馁,不想理,她好像在劫难逃了!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吉祥一听,忙从侧间窜了出来,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看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转身,抬臂开门,一看一怔,“你是何人?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在下雨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耳一听,抓瓜子的纤细小手一停,“吉祥,让他进来。”这雨来的真是及时,本小姐快抗不住了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倒退一步,垂眸,恭敬站一边,撇嘴,这到是怎么回事?她越来越搞不懂了!

    关锦兰的动作落入赵晟的瞳眸,侧身,微转,举眸细看,心沉如石,雨?难道这就是莲花宫挑选过来的人,神伤。

    雨瞳眸微闪,抬腿踏步进入,空气中似有一股无法与人道的气尴尬气氛瞬间在雅间内流转,托盘行礼,“见公子!”音落,衣袍微漾,清新的松木香儿染尽一雅间微沉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嗯,你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,我,我做的桂花糕,圣,公子,您要不试试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面抽,妈蛋,这日子要怎么过?

    “谢谢,放下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踏步上前,眉心抑制不住地轻跳两下,这位应该就是晟公子了,那么到底谁会是他们的夫主呢?

    “今天,事儿比较多,你多看着点,多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行礼,转身眉眼聚笑,迈步轻快退出。

    梅儿直愣愣,六神无主似地关门,真心听不懂啊!耷头搭脑,退回侧间。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微暗,修长白皙的竹节般的大手缓缓伸出,优雅无比递过一茶杯,“通达钱庄那里的大掌柜求到了成日享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按规矩办啊,自然想借银子,他就给利息,咱们正经的商户人,不来虚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囧囧的那神色瞬间收回,看着对面的男人,又顿觉不好意思,抬手讪讪理衣袍轻笑两声,乐的赵晟帮忙转移的话题,精神抖擞地顺着梯子‘嗖’一下子,顺溜无比接过话题。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微闪,身子前顷,气场全开,直逼人而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眸内全是赵晟俊逸的容颜,小心脏骤然顿停,手足顿时无促,喉咙很不争气咽起口水来,似记不起如何呼吸,面上更是升起可疑的绯红色,瞬间爬满整个俏脸,隐有不停主下发展的趋势。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内全是她的倒影,她的反应,他越看越喜,越看眸色越明亮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谈正事!”

    音落,强转头颅,背手轻掐一把,嗯,瞳眸瞬间瞪成灯炮,丫的,这酸爽,真特么的醒神!眸珠子滴溜溜直转,蹙眉思索,必须竟快地接上先前的话题。

    听情形,端木府定是和北延国搭上线了。

    赵晟奇好的心情一滞,翩然收回身子,轻言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嗯,混,呃,那个,晟公子,你说现如今,突然有一那么股春风,传出端木府和北延国有关系,会如何呢?”

    赵晟看着关锦兰面皮发烫绯红的样子,唇角一张一翕,“这股子春风,已然传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那个人精,这么给力?”必须找机会认识,认识!

    赵晟,给力?

    “你正喝着人精,亲泡的八宝茶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捂唇,干‘咳’好几声,不要脸,有这么自夸了吗?呛死宝宝了!

    “本公子觉着吧,再加点料,可能会更精彩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,往后退退,呼吸不了。”音落,面皮子红成煮熟的虾子,说的什么鬼?你个缺心眼的二货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银白贝齿倒叩,轻咬樱桃粉唇道:“这时候如果传出,六皇子为了东北府的灾民,亲自到端木府求食,而端木府竟却想哄抬高价,如若不然,定把粮食卖到北延国,又会生出何种奇景?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·还真是让人期待!

    赵晟看着关锦兰,想到了端木司马要是听到这话,还不得恨的牙痒痒,不想掐上好的小玉劲,他就不姓赵了,跟她姓关,她可愿意?

    关锦兰太阳穴突突,急忙收手藏袖袍,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见状,转眸,俊脸微热,唇角弧度轻扬,溢出风霁雪月般神采奕奕气韵,“东北府的灾民,真是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傻眼,妈蛋,这混蛋笑成这样,她的小心脏又不受管了,这个要怎么破?

    “哼,本公子一向心善仁慈,有一颗悲天闽人的心肠,是个活菩萨。”音落,藏在衣袖里的小手微动,互‘掐’一把,挑眉,嗷呵呵······好疼!

    “活菩萨可否抽时间,也照拂在下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哼,赵晟,不是说好,只做朋友的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