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 害人精混蛋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林二小姐,真是个蠢货!无聊,收眸,转身,踏步······

    林二小姐小脑袋‘轰轰’直响,“今天枫林晚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,为什么这个人就有位置,而我们却没有?”

    隔桌着黄衫的小姐一见,瞳眸一沉,拂衫端坐,暗鄙:个草把货,她看在她哥的分上,相帮一把,她竟然还看不上,真是烂泥扶上墙!

    ”这位小姐,您·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“您什么?现如今天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让我们砸了枫林晚,二是把她的雅间让给我们,大掌柜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轻叹一口浊气,转身,好看的丹凤眼斜斜鄙‘睨’整个大厅,音色森冷缓缓道:“凉——办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“再有人闹事,全部请出去!”

    众食客一听,不得劲了,纷纷放下手中的茶杯,筷子,瓜子,点心······举眸而视。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听一看,自认有理,瞬间就有了精气神,满满的鸡血激活,忍不住叫嚣道:“有本事,就把脸露出来,鬼鬼祟祟的连是哪个府的,报上名来,竟还命令枫林晚的大掌柜了,你到底算是那个蒜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大掌柜大家都来这儿吃饭,可不能眼高手低。众位小姐来了明明说是没雅间了,这位小姐一来,立马就有了这话确实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言出,不少人脸色跟着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吉祥眸色微闪,看了眼刚进门的五六个人,踏步上前低语道:“主子,这位是平等王府的长平郡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爱敲鼓棒害人精的妹妹?

    “大掌柜,请晟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音落,转眸,“自然长平郡主人美心善,那就把林二小姐顺去自己的的雅间吧。”音落,厅内瞬间静寂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,她心因混球的话,现在乱的很,再见那害人精混蛋,铁定更乱!

    不想见那害人精混蛋,免的小心脏不停地鼓跳,左右她思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身份?长平郡主的事,轮到你来安排!”

    大掌柜一听一见,头皮发麻的不行,太阳穴青筋一个劲地蹦跳,忙转身吩咐小厮去中院请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眸色冷冷地扫了下长平郡主身后的丫头后,很是无奈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,抬臂伸手扶上吉祥的手腕,脚下步子微移,顺着楼递儿,一步一步,摇曵生姿似飘地下了来。

    二掌柜眸眯,巴巴地亲自从柜台后面,搬出一张大椅子,汗嗒嗒地移了过来,拱手不停作辑恭敬道:“您坐,您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茶!”

    “主子!”梅儿手端着菜盘子,一身糕点味儿,音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这吃货!抬手接过,轻‘啜’一口,梅儿一看,忙伸手做托盘,接过。

    众小姐眼一听,眸珠子齐齐瞪直,她到底是谁?枫林晚的二掌柜为何这么殷勤的为她搬椅子。丫的这做派,就跟里面的娘娘似了!

    呼呼,吹气!

    今儿,这事——大条啦!

    长平见状,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,脸色如调色盘变幻,尤不相信的腹诽:她刚说什么?把林二小姐安排到她的雅间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就林府现在烂大街的名声,还有林二小姐的身份,也配跟她坐到一起?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听,故意忽视那个‘顺’字?眸露喜色,如果能和长平郡主坐到一起,对她的身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赵晟温雅翩翩踏步而来,心尖不受控制自动忽略厅里一众站立小姐们,眸色定定地流漾那稳坐在楼递口的关锦兰,唇绊弧度莞尔上扬,露出上好的八颗晶亮银牙,静如清水的眸色,潺潺奇亮直晃人眸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垂首,叛徒小心脏果然欢人起舞了,睫毛轻眨两下,不能等走近,必须快速把事讲清楚,抬臂略一拱手,“这事,你尽快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欠我的晚膳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今晚,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小姐眸见两人一问一答,俏面瞬间红至粉耳窝,心惊内暗叹:公子修眉如墨,顾盼出尘,玉兰芝树般轻轻溢出一股,谁也没有办法模仿的神采气韵,可,为何跟这不知名的小姐关系这样熟?

    齐眯瞳眸,神色瞬间诡异难叙。

    赵晟点头,脚下的步子不停,直走到她身边,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,潋滟似碧水荡漾道:“菊花茶凉,少喝,我帮你备了八宝茶,现在上去喝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惊见害人精混蛋,不收步子一个劲儿地往她这边走,早就骇的收了如水之姿,瞬间站立一边,保持三步之外的距离。

    八,八宝茶吗?可不就是她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哼!不要你管!”音落,转身,步伐急促,卷起裙边成串的白莲花儿,刹那间溢满众人眸色,嗯,好疼!抬头,怔,这妮子搞什么鬼?

    赵郡王听言见状,声线急切,“怎样,疼了!”音落,抬起的手臂愣在半空,竹节般白皙修长的长指,微握成拳,才默默收回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俏脸瞬间发烫,小心脏欢舞如漫云端,急咬唇绊,回神,暗道:果然是个害人精——臭混蛋!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音儿,嗔怪,直埋怨,转身,顺着如意隔开的长平,身体作不可思议的弧度,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哥!”

    好气哦!

    那里不好撞,偏撞的她胸口,蹙眉,一阵阵的发疼,又不能抬手揉,自家大哥眸内还只有她,却没有她。

    赵晟眸见,只觉心尖万鼓齐奏,闻音回神和煦一笑,难得不好意思轻言道:“长平,过来,别闹,一会哥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?”嘟嘴,委屈啊!

    赵晟剑眉微挑,举眸闲闲扫过众人,好恼,她女儿家的娇状,竟然落了别人的眸,暗气,收眸,依然好脾气和煦道:“你没听到大掌柜说了吗?人家先前就定好的。”

    众小姐一见虚惊,娇羞侧头颅,面色瞬间绯红烧至玉劲,刚刚晟公子看的是自己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