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 玻璃姐妹情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好看的丹凤眼儿闪过一道极快的亮色,心痒痒,闲着也是闲着,虐虐人有益身心健康。让你丫的以前一直在原身面前扮演绿茶表,哄的原身以为你是真心想当她是嫂子啊!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有礼。”身子端正,优雅曼妙无与伦比行福姿。

    “哼!”侧身,侧眸鄙视轻瞟一眼,傲慢缓缓转头颅,瞧不上,也不知道是那府的小姐出来撞大运,啧,看这身后的几个奴婢,切,不伦不类了!

    身后几位小姐一看,姿态这么低,家世肯定不行。顿时眉眼弯弯,眸色相视,不约而同移脚步,摇晃生姿淡定坐原位,嗑瓜子,静看戏!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看,脸一红,两侧小手瞬间紧握成拳,暗卒:明明说好一起了,现在丢她一个人对持,抿唇,谁让自己的身份最低!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一挑,腹诽:我靠,这智商有进步啊!

    以前,林二小姐一般看情况,一个不对劲,当场就会把原身拉出来挡枪使,实在找不到人,也会果断选择各式花样地盾逃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闪,撇嘴,这戏演还是不演?吐气,开弓没有回头箭,后面那几绿茶表,有机会再找补,玻璃似的姐妹情。

    背手示意身后梅儿和吉祥如意,少安吾燥。

    如意一看,忙伸手就要发飚的吉祥,稍稍微后退了几步,梅儿‘瞪’眸,狠剜林二小姐一眼,脚下步子一拐,直往大堂身后而去,吩咐人冲菊花茶。

    关锦兰咽口水,润喉咙,声线温婉娇柔小意道:“这位小姐,我确是前天就订好的包间,事先并不知道北延国太子会今天到访。”

    众小姐一听面沉,狐媚子!

    左侧隔着屏风的公子们一听,唇角瞬间升起一股说不出邪气,眸色很不能拐弯,穿透屏风瞧一瞧,这是那府的小娇娘。

    这声线,音色潺潺,如山间溪水叮咚,轻送悦人耳鼓,激的人心痒痒,忍不住地臆想······烈火旺旺狂野,霎时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“焱兄,给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青袍翻飞,皮笑肉不笑道:“彼此彼此!”音落,收步子,转身子,掩唇干‘咳’一声,端坐,自品香茗,掩上下没动喉结。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听,转眸一看,交好的众小姐,俏脸瞬间红通半边天,她竟然做了别人的踏脚石,妖里妖气的骚狐狸精,也好拿话把子挪谕讥讽她?哼!

    “本小姐也只不过沾仰一下异国的风情,不像某位小姐,一早就订好包间和人在这里,嗯,会有何私事?”

    关锦兰音落,正内卒受伤无比,忘了自己的音色转变,这下子算是搅了马蜂窝了,有没有变丸这药丸呢?头疼!

    林二姐却在此时,爆出这么一句惊天之语,瞬间把思绪飘移的某女拉了回,妈蛋,反正带着帷帽别人又看不见,自然已经如此,她就做出新高度来。

    音颤,一拐二拐,和煦软糯如三月春风,缓缓像棉絮一样撩拔轻绕厅面好几圈,“这位小姐,定听过这样一句话,就自己是什么人,看谁都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左侧众食客公子们拿扇面,手掌,同时轻敲桌面,发出剁剁的声响,右侧众小姐闻言,齐齐挪身子,抬手捂唇强忍,也不甘莫偷溜出口的笑声。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听一惊一噎,满脸排红,如火瞬间烧耳朵根,瞳眸通红,额上冒出大滴的汗珠,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就要从胸口狂卷而出,却只能死死地忍住,她不能再脸了。

    大掌柜闻言,垂首,憋笑,一脸的献媚恭敬,“这位公子,您请,您请。”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听这话,秒间找到了突破的出口,娇吼道:“你眼瞎了,她明明就是女人。今天枫林晚说不出道道来,我们就砸了这个酒楼。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请注意用词,是你,不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又是一阵兴奋的拍桌子声音,和毫不掩饰的‘嘻’笑之声,如洪水冲开闸门似的‘哗’地一声,咆哮席卷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陡然觉的没意思?

    音色瞬冷,“好了,就这样吧。”音落转身,惋惜道:“林府的家教,还真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    一楼大厅,左侧众公子食客,右侧众小姐们一听,几个意思?

    眸闪,眸色相视,传递信息:瞧着,是逗着林府二小姐玩儿了!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对方,根本就不是一般小门小户的小姐儿,要不然,怎么透过面纱看出来了,急,各自忙抬手检查自己的面纱,轻吐气,好在,好在还好,戴的很牢靠。

    林二小姐先前身后的几位小姐,下意识的侧身子,生怕被波及到,一小姐举帕子掩唇轻‘咳’一声,身后奴婢一看,麻溜上前,搬开旁边的一椅子。

    林二小姐一看,直气的浑身哆嗦起来,竟然这样的不给面子,直接撤掉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隔桌一身着嫩黄衣袍的小姐蹙眉,主动的站了起来,“林小姐,我今天还有事,就不看了,要不你可以坐到这里来,位置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二小姐抿唇,面色时红时青时白,手中的小帕子早就扭成了麻花装,眸眩欲泪,她竟然轮落到要一个庶女相让位置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死都不能过去坐!

    转眸,看着平时千好万好的小姐妹们,心伤不止:本来大家伙来晚了,坐在大厅里也没关系,反正视线也不错。大家没意见,她自然就更没意思了!

    更何况枫林晚大掌柜一见她们,就不停地作辑,一个劲儿恭敬着说:雅间没位置了,请她们多多包涵!

    她们自持贵重,也不好在此时发难,只得委屈于大厅,可眸前的这位小姐一来,画风就变了!

    众姐妹全都恼了,不停地拿话,挤兑她,激她,威胁诱哄她······她没有办法,林府势微,她不抱紧这姐妹团,往后不知道安嫁去那府做继室······所以,她再硬着头皮,咬牙出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