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3章 要的就是这效果
    赵老祖宗乐呵呵干笑两声,暗道:不错!有性格,是他们赵家的种。

    齐帝抿了抿薄唇,讪讪一脸惭愧地对着赵老祖宗说:“烨儿,他不懂事,您不要跟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你哪只眼看到我跟他计较了?”

    音落,傲娇转身,猛一阵吹气,银白胡子在袅袅的热气中猛一顿狂飞乱舞后,还是忍不住腹诽:这滚犊子肯定地不好,脑子发育不健全,没见过这么没眼力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可是很慈祥的老人!

    赵世子挑剑眉,抿唇,斜睨了眼齐帝,“我不爱看鸟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身子那个僵硬,动作停顿,哪个说给他给看鸟了?他没这嗜好,低头一看,老脸再次一红,他只是习惯了自己一个泡浴泉**身子吧,他,他好在还没脱光······

    微直了直脊骨,不经意笑骂道:“怎么,在军队里混了两年,就学了这混账话儿。”音落,转眸。

    赵老祖一见,老脸无奈地挤成一团,“你个免崽子,乱瞄什么呢。”音落,一脚踢在齐帝的腿上,继续嘟啷道:“个不省心的熊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唉,是那个混蛋玩意儿,跟他说勤能补拙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话音一落,齐帝面红,搓手顿足,“那,那个,在小辈面前,给,给我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还要面子?你有面子吗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前世没修,这辈子为了那个位置,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让给自家大哥,睡的是比狗晚,起的比鸡早,还得不到好!

    赵烨睁眸,轻‘噗’一声,身子微动,游荡到对面。

    齐帝干嘛了一声,怎么也不给他在小辈面前留点面子,探身下水,“烨儿,你······那贾公子现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一听,忙坚起耳朵。

    赵烨半天也不理人,老祖宗就狠了眼齐帝,意思很清楚都是给齐帝惯的。齐帝哈哈大笑,就他惯的,怎样?他自己的儿子爱怎么惯就怎么惯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眉,无语的看了两人一眼,‘哗’身子一跃,起身换衣走人。

    齐帝一见,顿是火烧火撩,出言发问道:“烨儿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府睡觉。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忍不住又狠瞪了眼齐帝,怎么能问出这么白疾的问题?不屑好想抬手揍人,可一看混小子已然步子宽阔地踏步而出,急的他随手一扯,往身上一披,脚尖一点,借力运起轻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薄辰勾起一刃般的弧度,“老头,你干吗?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,“你个混小子,尊老,你会不会?”

    “你若再跟来,我就与她一拍两散。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闻言,老脸一红,抬手扶须,恬着脸吼道:“你个混小子,老夫关心下后代不行?”

    “光着身子,要去看后代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齐帝手里拿着一件灰袍一听,忍不住了出两声短笑,儿子最牛气,帮父皇出气!

    赵老祖宗一听,瞳眸瞪的滚圆,撇了撇嘴,火爆道:“还不是你个混小子走得这么快,老夫这是着急了,才会出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他这不是好容易听到莲花宫主的下落,着急了嘛!再说他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道:“爷不舍得给你看。”音落,拂袖挥转之间,黑发激荡飞扬,背后传来嘭嘭的树木摇摆之声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眸色晶亮,好在接力转移化解的快,有他年轻时的风采,动内力声音洪亮道调侃道:“混小子,有本事别走!”

    也不怕牙酥倒了,还舍不得?他有喜欢的人好不好!对吖!他可以去看翠花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干吗?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闻言,脚下的步子一顿,眸线悠远,混小子自幼性子别扭,一个信念就能风雨无阻修行不辍七八年,功力到是扎实浑厚,这要真落在人身身上,定能击人魂散。

    “袍子!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收视线,视线相接撞,满腔的狠铁不成钢,抬臂伸手裹了齐帝手上的袍子,冷‘哼’一声,身躯如云掩月线,如履平地越过高高殿墙,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,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,当第一缕旭光透过窗户的帘纱,投射进厢房的梳妆台上时,某女眨巴眨巴瞳眸,深吸一口空气里的清新空气,神清气爽地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周妈妈竖着耳朵,听到厢房里的动静,忙隔着门帘请安道:“给公子请安!”

    “嗯,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周妈妈推门掀帘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眉心一跳,“有事,就说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头凝成深深的沟渠,心里如窝着一群兔子,乱的直晃神,“老奴,老奴也没什么事,就担心公子的身体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奶娘精心为我准备的膳食,身体怎么可能吃不消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,您千万不要生老奴的气,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微言一怔,“嗯,那看出我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好啦!放心啊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奶娘,饿!”

    “老奴,一早都准备好,正在炉子上煨着呢,都是您爱吃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“嗯,奶娘最是会心疼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一听,眸眶子泛红,激动道:“老奴,老奴,这就去摆膳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端坐,垂眸吃着精心准备的早点,脑袋瓜子的思绪早就游漾出去浪荡,哼哼,她到是要看看臭混球憋的什么坏?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吃完,转身又快速地将自己收拾了一番以后,再踏着优雅的步子,徐徐地出了忆兰院,往迎春阁走去。

    周妈妈愣怔,扭着圆润的身子,迈着精壮的腿儿,惦惦地踏着急促的小步子,跟在后面小声的嘀咕:“公子,您这是出去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公子,如果撞到熟人该怎么办?还有公子您这身白色男子的长裙,实在是太显腰身,太显眼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微滞,懵圈片刻,丫的,本小姐要的就是这效果,轻盈旋转两圈,垂眸细看,甩袖子,得瑟道:“没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