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2章 您到底是那路神仙
    难道烨儿也要跟他一样,呈受那爱而不得情伤?握拳,心底里似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戾气,开始不停地往上涌,长长睫毛下面投射下一片森人的冷凝之气······半晌之后,再次转眸,看着躺在床上的赵烨。

    松拳,轻叹一口气,他的皇儿这么好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

    那孩子,怎么就成的莲花宫了圣主呢?

    眸色深深,这事,到底要怎么办?妖宫,神器逆天惊人,他就是想整人,也整不着。

    他的皇位,还等着烨儿来继承,怎么可能跟别的男人,分享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准许,这种滑天下之稽的事情,发生在他的烨儿身上,起身,掩床纱,踏步轻轻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小心守着,别让人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公公应声,心里暗测着齐帝离去的身影,这才抬起躬着行礼的身子,转身小心翼翼地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几时了?”

    李公公听言一愣,一脸的献媚,弯腰小意回道:“世子,亥时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坐起身子,眸光绵远悠长,在烛光之下,瞳眸泛起淡淡的幽暗,深不可测,“备冷水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愣,要冷水干吗?补品,燥过头了?有‘茶壶嘴’真好,啊,唉,呸,年青真好!

    “世子,您先等一下,奴才这就给您传去。”音落,转身快速地挪动着脚下的步子,满额的冷汗,照世子爷这个音色,情况不妙啊!

    赵世子起身转眸,看了看身后的龙床,若有所思:他明面上大齐国鲁阳王府之后,可是他实际上却是齐帝的奸,不能这说,母妃从头到尾都瞒在鼓内,只当自己做了一场春梦。

    他因此事,性格大变,一个不高兴,在齐帝城随便跺上一脚,整个大齐国也要跟上,抖上几抖。

    齐帝为日后计,这几年来,哄着他掌管监察司。

    他心情郁闷之时,免不得拿些人开刀,现如今,那些朝臣看到他就像老鼠看到猫儿一样,吓得四处躲避。

    就是有哪个不开眼的,齐帝也会帮他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竟然给自己定的女人给骗了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游浅水遭虾戏?

    很多念头在心里盘旋而过,如刀雕刻般的精致面容上气色淡淡,但周身盈绕的冷气却在悄然散发,“水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,心口一窒,身子一僵,腹诽:一群找死东西,今儿怎么这么慢?

    “世子,就快了,奴才先帮您去浴房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挑眉心,他有这么可怕吗?

    那为什么小东西还敢装聋作哑,“不必了,去温泉池。”音落,披着袍子,脚尖一点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一看,躬身子,这混世魔王活祖宗哎!

    “世子,您,您再等一下,那是只有皇上才可以用的·······”话儿说到此处,后面强硬着吞了回去,冷凝彻骨的气场寒意,比任何言语都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赵世子甩袖轻拂,李公公无解,连翻好几个跟斗后,浑身冷的直哆嗦,嗓子眼腥甜不止,看着头也不回的混世魔王,嘴一张一口鲜血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愣愣,抬手擦嘴角,愣在当场原地就是不敢动。

    半盏茶之后,微微侧头颅,竖耳朵听着那迅雷般的风破之声,皇上,你可不要怪老奴啊!世子爷,这性子都是您纵的,不关老,小奴的事?

    看来,还是怪他拿补品了!补过头了!

    ===

    齐帝沉着脸,跟在满面红光的赵老祖宗身后,侧头颅一看,“你个狗东西,怎么趴在这里,不是让你在里面守着的吗?”

    李公公闻言,秒间弹起,头颅一阵的发晕,身子微晃好几下,头下一刻直垂到腰带间,“禀皇上,世子,他,他去温泉池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唇角一勾一笑,瞳眸暗沉,“你拦他了?”

    李公公,“是,老奴没用,没拦住。”

    齐帝冷哼一声,“小李公公,你辛苦了,往后一月,就辛苦你打理下朕的恭房。”

    小李公公一听,内里绝倒,表错功了!你说你拦什么拦,你就应该敲锣打鼓欢送着去。内里忍不住哀嚎:世子爷,您到底是那路神仙啊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虐着他玩!

    他身上这个伤,没三个月肯定是养不好的,竟然还被罪责去倒马桶了。师父,您老人家什么时候,再回来啊!

    赵老祖宗脸色不变,嘟着嘴扬着银白的胡须儿,只觉天边波影宁和,泻下来的全都是皎洁的金光,道:“好了,吵吵什么劲,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烨儿那是我私底下就答应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赵老祖宗闻言,眸色冷冷瞟了眼齐帝,“我有说什么?一起去泡澡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面色瞬间就转睛了,“好呀!好呀!”他还没和烨儿一起泡过温泉呢,想想心里就有一种难言的欢喜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世子泡在温泉里,端在手里轻曵的醇酒,瞬添了几分魅惑,郁闷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下来,小东西没有跟他说,应该是她,根本就没想过和那几个人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是清楚,小东西说她有洁癖,就连他以前有过两个通房,小兰儿都耿耿于怀,说他什么来着?哼,说他,说他是二手货!

    睁眸,神线深幽······

    身上的白色亵衣,此时尽数的敞开了,露出了完美的线条,白晰得好似一块美玉,烛火下闪着莹润的光泽,溢射出无限的风情,随着水波的波动,隐在亵衣下的两颗红豆时隐时现,就像两朵红梅,魅惑天成!

    赵世子似在所感,侧头颅,慵懒斜‘睨’一眼,移了移身子,一口饮尽杯美酒,闭眸,不理,任乌如绵缎的发丝盈着脖子垂落胸前。

    赵老祖宗修长的银白胡须一吹一扬,不错!不错!果然上的祸国殃民的本事,不然怎么会入莲花宫圣主的瞳眸呢?

    “小崽子,老祖宗带你皇叔来,咱们一块泡泡啊!”音落,扯衣袍下温泉池啊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面色淡淡,抬手自倒眸瞄微晃,再一次一口而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